第一百三十七章 冷战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沈心愿一听,不干了,上班了还有自由吗,还怎么和自己的小姐们出去嗨天嗨地!

    “妈,这事不急哈,你让我好好做下心理准备。我知道你最疼爱了我,好不好嘛!对了,妈妈,我给你买了顶级燕窝,你要记得按时吃哦,这样才能一辈子这么漂亮。”

    她使出自己平生所学的各种撒娇模式,各种夸赞恭维,软磨硬泡的硬是让傅思暂时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你呀,小机灵鬼!”傅思慈爱的摸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沈心愿心里一松,今晚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阴沉着一张脸回到了自己家里。

    霍子桦正在客厅抱着一个平板浏览新闻,看见沈心愿回来,连忙迎上去,关心的问道:“愿愿,你回来了?怎么了?不开心?”

    沈心愿一下子将他推开,愤怒的吼道:“我能开心吗?宋轻笑那贱人告状都告到我母亲那里去了,要不是我机灵,今晚少不得又要挨一顿骂了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只要一看见霍子桦,就会想起宋轻笑来,她心里越恨宋轻笑,看见自己这个丈夫,心里就越膈应。

    果真如宋轻笑说的那样吗,自己捡了她不要的?

    霍子桦冷不防被一推,心里有些受伤,也有些怒气,这是一个妻子对待丈夫的态度吗?比对待佣人还不如吧?

    但他不敢表现出来,只得忍下,好脾气的上去哄她,“愿愿,不必为了不相干的人气坏了自己的身子,厨房里我给你煲了汤,你喝点暖暖胃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突然古怪的盯着他,口气嘲讽,“煲汤?你曾经为那个贱人煲了多少次汤,才练得这一手好厨艺?啧啧,真是看不出来嘛,果然像别人所说,你就是一家庭煮夫的命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神情一暗,垂在身侧的手在衣袖里死死握成了拳头,胸膛上下起伏着,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。

    沈心愿才不管他,她现在心情不好,见着谁就逮住咬谁。

    谁叫他这么不开眼,在她愤怒的时候非要凑上来挨骂。

    她头发一甩,就向楼梯口走去。

    佣人们见了她都躲得远远的,深怕被殃及池鱼,同时心里也在感叹,霍子桦被自己的夫人这么骂,却不敢还口,真不知道是爱惨了她,还是懦弱呢。

    霍子桦突然出声,声音中带着淡淡的悲凉,“愿愿,你是不是后悔嫁给我了?”

    沈心愿没回头,但声音仍旧清晰的传了过来,“呵,我后悔的事多着呢,不差这一件。”

    她突然发现,她对霍子桦再也没有了当初那种感觉,甚至有点想不通,自己怎么会看上这个男人呢?

    一没事业,二没能力,她每次出去聚会,都会被自己的小姐妹们调侃,说这哪里是嫁人,分明是娶了一位“夫人”供在家里。

    调侃久了,她也就对霍子桦心生不满了,好像还真的是这样,比起她的舅舅傅槿宴,简直是云泥之别!

    宋轻笑那个贱人凭什么就这么好运?等着吧,她不会让她好过的。

    这一晚,两人结婚以来第一次分房睡。

    霍子桦也没有再自讨没趣的凑上去挨骂,一个男人的尊严,已经被沈心愿踩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二人自此陷入了冷战。

    宋轻笑并不知道,因为自己对傅槿宴的那番哭诉,导致沈心愿被骂,从而导致她和霍子桦的冷战。

    不过,她要是知道了,怕是会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在悠闲了一段时间过后,宋轻笑在不知不觉中又变得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下午上班的间隙,她接到一个电话,是她的老师田清益打来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有点好奇,毕竟这个老师很少跟她用电话的形式来沟通,通常有什么都是在指导她时时当面说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老田和蔼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丫头,在干嘛?”

    宋轻笑笑眯眯的回道:“老师,我在公司,刚忙完一个设计稿,这会准备休息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丫头,”田清益在电话那头搓了搓手,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开口,“我明天要去一趟法国,去看看我妈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愣,老师去法国,跟给她打电话有什么关联吗?

    她还没说话,就听那边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“正不巧,我手上有两个平面设计的案子,比较着急,怕是等不到我回来做了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觉得有点底气不足,虽然宋轻笑是他的徒弟,但这两个平面设计的案子比较复杂,时间也相当紧急,现在一股脑丢给她,总有种抱歉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好交给你来做了,师傅相信,你一定可以做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并不觉得有什么,不就是两个平面设计嘛,况且作为弟子,为老师分忧是天经地义的事,于是也没多想,顺口就应下了,“好啊,那老师你一会发我邮箱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老师,您是几点的机票?我去送您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,笑丫头,我这把老骨头应付这些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松了一口气,喜滋滋的说道,然后就屁颠屁颠的跑到电脑跟前做交接。

    宋轻笑下班后回到家,傅槿宴还没回来,他提前发消息告诉她今晚要加班,会晚点回,让她自己先吃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空荡荡的别墅,突然有点不习惯,觉得一个人干啥都没劲。

    她有点疑惑,那她以前是怎么过来的?

    难道真应了那句老话: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?

    她还是做好等他回来一起吃吧。

    上次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要下厨,最后还是没做成,她总有一种欠债未还良心不安的赶脚。

    将冰箱里的食材拿出来,她洗好排骨就上锅炖,这道菜超级简单,一点都不费事,莲藕炖排骨,秋天滋补靓汤,看在她这么贤惠的份上,不知道傅槿宴看到了会不会感动得痛哭流涕?

    宋轻笑发痴的兀自yy了一会,才想起自己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,于是疯一样的跑到楼上,打开电脑下载邮件。

    等看到这两个平面设计的要求时,她有一瞬间的懵逼。

    what?这是啥玩意?难道她平时做的都是些假平面?为什么她觉得她的智商有些不够用呢?

    这么难的平面设计,咋不上天!

    她甩了甩脑袋,将那些念头压下,苦哈哈的坐在电脑跟前,双手托着下巴,开始抓耳挠腮的冥思苦想。

    但半个小时了,她都没想出个头绪来,有些苦恼的喃喃自语:“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呀,不知道老师摸自己良心了没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