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要招惹宋轻笑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你闭上眼睛,我给你看个东西。”她想起了正事,从傅槿宴腿上跳下来,蹬蹬蹬跑到门口,从外面拿了个东西,又蹬蹬蹬的跑回来,像只快活的小鹿。

    “可以睁开啦,当当当当,送给你的,看看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手中小巧的盒子,和上面的lg,有些猜到是什么,但他仍旧控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拆开了,就像第一次收到礼物似的。

    这个傻丫头,每次都能让他变得这么激动。

    唔,一会该怎么好好“奖励”她呢?

    傅槿宴小心翼翼的将领带拿出来,双眼亮晶晶的,温柔的看着宋轻笑,“谢谢你,笑笑,这条领带我很喜欢,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夫人可否为我系上呢?”

    低低的声音掩饰不住他口气里的期待。

    宋轻笑有一瞬间的为难,她是个活生生的手残呀卧槽,系领带难度系数这么高,万一打成死结了肿么办!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不动手,知道她有顾虑,继续轻声诱哄,还带着几分撒娇的味道,“老婆为我买的领带,当然也要老婆亲自为我系上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副黄继光炸碉堡似的神情,悲壮的点点头,死就死吧,打了死结大不了解开再来!

    她踮起脚尖就开始运转小脑袋,这样挽,好像不对,这样挽,也不对哎。

    宋轻笑试啊试啊,最后终于费力的歪歪扭扭的系好了,她后退一步,盯着那个结看了几秒,觉得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傅槿宴低下头,看着那个结,突然就抑制不住的笑起来,“我老婆为我系的领带真是别具一格呢,领带系成红领巾,世上独此一份,别无二家!”

    听着他戏谑的声音,宋轻笑终于明白为什么不对劲了,小脸顿时爆红,卧槽,特么的她把领带系成红领巾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手误,手误。”

    她很没有诚意的解释了一番,捂脸遁走,不管身后笑得越发开心的某人。

    到晚上吃饭的时候,傅槿宴仍旧没有把这条领带取下来,大咧咧的带着,还自拍了好几张,也不嫌难看或者丢人。

    当然,丢人的肯定是某个手残的笨蛋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将脑袋埋在了碗里,都不敢去看她的杰作了,她寻思着,什么时候得把那厮的手机抢过来,将照片删掉,不然这是要被笑一辈子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沈家,沈心愿去看望傅思和她爸爸,自从她和霍子桦结婚后就搬出来住了,只是偶尔回去看看。

    家里只有傅思一个人在,沈建北不在,她走过去,一把将自己的东西甩给了佣人,然后朝他们挥挥手,示意他们下去。

    傅思看见她,脸色蓦地一沉,淡淡的说道:“愿愿,你来了?过来,妈妈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傅思的脾气一向很好,但并不代表她没有脾气,这种人,一旦被惹怒了,发起脾气来不是一般的恐怖。

    沈心愿心里咯噔一声,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,别看她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,还是有几分怕她这个母亲,毕竟豪门出生,威仪还是在的。

    她强装镇定的挂起一抹笑容,“妈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脸说!”傅思一巴掌拍在大理石茶几上,顿顿的声音显得很沉闷,她呵斥道:“你做了什么事,自己心里还不清楚吗?你舅舅都给我打电话了,非要我一一说出来你才承认?”

    沈心愿委屈的撇撇嘴,自然知道她母亲指的是哪件事,心里把宋轻笑恨了个千百遍,一定是她去傅槿宴那里告状了,傅槿宴才告诉自己母亲的。

    好呀,该死的贱人,还有脸告状,看她怎么整死她!

    她暗中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顿时疼得双眼浮上了泪花,神色委屈的看着傅思,“妈,我又不是故意的,是宋轻笑自己厨艺不精,切菜切到手,我好心给她说,她还拿刀来威胁我,这能怪我吗?况且那天,小舅舅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吼我,我的委屈上哪儿说去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沈心愿倒打一耙的本事还真强,将事实颠倒了来说,味道就完全变了。

    傅思头疼的看着沈心愿,她这个女儿是什么性子她哪能不清楚,但听到宋轻笑拿刀来威胁她,顿时又有些不高兴了,万一伤刀没拿稳,不小心到哪里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招招手,示意沈心愿过来坐。

    沈心愿期期艾艾的坐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愿愿呀,妈妈早就告诉过你,不要去招惹宋轻笑,以前就不说了,自从她和你小舅舅结了婚,你小舅舅这么宠她,你外婆又疼她,你觉得你去招惹她能有几分胜算?”

    沈心愿听着傅思这口气,知道她是相信了,至少也信了几分,不然口气不会转变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她一脸乖巧的点点头,“妈妈,我知道了,我没有去招惹她,我只是那天碰巧路过那里,就顺便去小舅舅那里看看他们而已,没想到最后却被赶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又开始了她的演戏模式,将一个备受舅妈欺凌的侄女形象表演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傅思几分心疼,又有几分无奈,她从傅槿宴的口气中听出来了,他很不高兴,没准那天愿愿还真的是被赶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沈心愿的脑门,“你呀你,你是什么性子,我还不知道,那次家族晚宴上,不故意刁难宋轻笑,你外婆就很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个,沈心愿顿时撅起嘴大声喊冤了,“妈,那个怎么能怪我呢,宋轻笑顶着一个傅太太的名头,却连交际舞都跳不好,这不是丢人是什么!还好那天只是我们家族的内部聚会,要是传了出去,傅家的脸面都被她给丢光了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诡辩的本事超级一流。

    傅思竟然就被她给说动了,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,又怎么忍心真的责备呢,也只好暂时揭过。

    “你大了,也嫁人了,妈妈不可能护着你一辈子,既然嫁了,就好好和子桦过日子吧,那孩子,虽然能力不怎么样,但好歹对你也是真心的,当初你死活要嫁,得到了就珍惜吧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在心里暗暗撇了撇嘴,面上却乖乖点头,“我知道啦,妈,您真啰嗦!”

    傅思无奈的一笑,拉过她的手拍了拍,“你既然成家了,就好好收心过日子,一天不要再出去鬼混了,这样吧,我让你爸爸在公司给你安排个职位,你去上班怎么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