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五章 婆媳逛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市里最繁华的商圈,宋轻笑挽着傅夫人的手,亲热得跟姐妹似的,一路有说有笑的逛着。

    两人算算也有好久没见了,这会见了面,自然有说不完的话。

    “笑笑,最近宴儿有没有欺负你?对你好不好?”傅夫人突然话锋一转,八卦的问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脸色发红,被自己婆婆这么直白的问起,还有些不好意思,“妈,你放心啦,槿宴他对我一直都很好,没有欺负我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满意的点点头,和蔼的看着她,“那就好,宴儿要是欺负你了呀,跟妈说,妈一定为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轻轻嗯了一声,在心里想到,傅槿宴倒是没欺负她,但沈心愿却找茬找到新家来了,不过这事也不好跟傅夫人说,毕竟沈心愿还是她的外孙女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的手怎么了?”傅夫人突然看见她的食指,虽然伤口已经愈合了,没贴创可贴了,但疤痕仍在,顿时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暗叹一声,自己真是不留意,竟然让傅夫人发现了,有几分心虚的说道:“这是我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,已经没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都是真的,只是没提为什么不小心。

    傅夫人也是个人精,哪能不知道宋轻笑没说出口的原因,但也没有追究,只是在心里记下了这事,想着晚上问问傅槿宴。

    走到一家品牌女装店,傅夫人眼尖的一下子就看中一条简约大方的连衣裙,神情端庄的怼售货小姐说道:“麻烦给我取一条这个s码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小姐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看傅夫人的穿着气度就知道她很有钱,于是笑眯眯的取了一条,恭敬的递过去,嘴里连连夸赞,“夫人,您的眼光真好,这是我们新上市的一条裙子,卖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点点头,将裙子递给宋轻笑,“笑笑,去试穿一下,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咬着下嘴唇,有些犹豫,“妈,我的衣服太多啦,都穿不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嘛,再多衣服都是配得起的,而且这是妈送给你的,妈还从来没给你买过衣服呢,你就不要推辞了,乖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挣扎了片刻,终于抵不过她眼里期待的目光,去试穿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条裙子真的很适合宋轻笑,及膝的裙子,温柔的水红色,不扎眼,却又很有存在感,设计简约大方,却又凸出了几分小女人的可爱俏皮。

    傅夫人眼睛发亮的看着宋轻笑,凹凸有致,青春活泼,在感慨自己选衣服眼光的同时,也骄傲自己选人的眼光,当即拍板刷卡买下。

    “笑笑穿起来真好看,我家宴儿的眼光真好,没想到这几十年的光棍也没白打,这不,一下子就娶了个这么乖巧的媳妇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夸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急忙低下头,但眼神里有一丝黯然,可惜,他们只是暂时的夫妻。

    两人继续逛街,走到一家男装店时,傅夫人突然装作不经意的提醒道:“宴儿那孩子也没个别的什么爱好,但就是喜欢收集领带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想起某次沈心愿送给他的东西,也是一条价格不菲的领带,不过还好,没见他用,不然她分分钟想勒死他的节奏。

    她立刻心领神会,挽着着傅夫人的胳膊,转了转眼珠子,“妈,我想给槿宴买个东西,不如你帮我参谋参谋吧?”

    傅夫人在心里夸她一声机灵,随即笑眯眯的点头,她这样做也是有私心的,宴儿那个不懂风情的孩子,看在笑笑这么为他着想的份上,总得对人家女孩子好一些吧。

    一番挑选后,在傅夫人的建议下,选中了一条宝蓝色的领带,傅夫人本来要刷卡付钱的,但被宋轻笑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妈,这是我为槿宴买的东西,怎么还让您付钱呢。不行不行,这个说什么都要我来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见宋轻笑这么主动,也就不再坚持。

    售货小姐在一旁发自内心的赞叹,神情中是妥妥的羡慕,“夫人,您和您儿媳关系真好,跟母女似的,现在很少见到关系这么好的婆媳了,你们真是有福气呢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和蔼的点点头,颇为赞同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手拎着两个袋子,一手挽着傅夫人。

    傅夫人见自己此行的目的达到了,就借口说累,提议回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体谅她的身体,懂事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,还是下午时分,傅槿宴在书房处理邮件。

    宋轻笑轻轻打开门,踮着脚尖走过去,恶作剧似的一把拍在傅槿宴的肩膀上,“喂!”

    傅槿宴耳尖的早就听到了动静,只是他想看看,接下来这个小女人会做点什么,就没拆穿她。

    他突然转过身,一下子将宋轻笑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“哈哈,放开我。”宋轻笑没吓到别人,自己倒是被吓到了,顿时边挣扎边笑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也行,不过……”傅槿宴邪肆的挑起一抹笑,侧过头,指了指自己的左脸,意思是你懂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挣扎不开,只得不情不愿的凑上去,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以为这就完了,哪知道,傅槿宴那个不要脸的,又指了指自己菲薄性感的嘴唇。

    看着近在咫尺的嘴,宋轻笑一下子就炸了,不满的斥道:“你耍赖!”

    “我有说过只亲脸就行了吗?”傅槿宴摆明了就是要耍赖到底。

    某人秀才遇到兵,没办法了,只好再退一步,“那可说好了,这是最后一次,亲完你就放我下来。再耍赖小心我揍你哦。”

    她见傅槿宴神色莫名的点点头,又想故技重施,决定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哪知道,她刚凑过去,后脑勺就被傅槿宴扣住了,被他固定在怀里亲了个够本。

    一个长达几分钟的亲亲结束后,宋轻笑喘着气,一张脸也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,无力的躺在他臂弯,控诉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可是按照你的规矩来的,这就是一次,只是时间长了那么点而已。”傅槿宴理直气壮的看着她,心里涌上一阵柔情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小丫头,生活似乎变得有趣起来,生动、活泼。

    “时间长了那么点?而已?”宋轻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“你这么能,咋不去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呢!”

    “只要夫人愿意,傅某上刀山下火海也相陪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甜言蜜语张口就来,撩人于无形之中。

    宋轻笑捂着乱跳的胸口,默默的咆哮:麻蛋受不了了,老夫的一颗少女心哟,分分钟被融化的节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