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你这样,我很高兴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外面,沈心愿娇娇的声音传来,带着几分委屈,几分撒娇,“小舅舅,那个女人刚才拿刀威胁我,要赶我走。小舅舅,你要为愿愿做主呀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没说话,来到厨房就看到宋轻笑的指头正在往外汩汩冒血,顿时周身的气压一低,眼中聚集起了风暴。

    沈心愿摸不清状况,不死心的要再度开口,就看见傅槿宴回过头,死死的盯着她,朝门外一指,“现在、立刻、马上从我家里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沈心愿不可置信的摇摇头,心中震惊不已,双眼迅速浮上泪花。

    “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。”傅槿宴直截了当的下了逐客令,不再多看这个惹事精一眼,转身就去拿医药箱。

    沈心愿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,有些受不了,哭哭啼啼的就跑出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回到厨房,看见宋轻笑还在那里愣神,拉过她就来到客厅坐下,开始给她消毒、上药。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缓过神,见他正要往伤口上贴创可贴,一把将手缩回来,冷冷的说道:“你做出这幅样子干嘛?不去安慰你那亲侄女,反而理我一个外人?”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看着她耍小脾气,知道她今晚在他不在的时候受委屈了,否则,一般的小打小闹,宋轻笑根本不会这样子。

    他放软了口气,心疼的哄道:“笑笑,抱歉,刚才我去接了个电话,不知道厨房的情况,沈心愿跟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想起这个眼底就浮上泪花,她扭过脑袋不理他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想说话,一点都不想。

    傅槿宴不容她拒绝的拿起她还在流血的手,将创可贴仔细贴好,坐在她旁边,将她的脑袋掰正,眼眸深深的又问了一句,“跟着我你受委屈了,对不起,笑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这柔情攻势中一下子败阵下来,眼泪簌簌往下落,心里的委屈也爆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有个“优良”的习惯,一哭就忍不住打嗝。

    “沈心愿、嗝,她说我家里穷,人丑,一无是处,连饭都不会做,怪不得会被甩。麻蛋,嗝,劳资被甩,还不是因为这个小三插足,她现在还有脸说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眼里凝聚起了极大的怒意,看起来可怕极了,刚刚对沈心愿那样,还算轻的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越来越不知道好歹了,找茬竟然都找上门来了,看来有必要给他姐姐打个电话,不好好管教一番,以后还不得翻天!

    他看着宋轻笑这副凄惨的可怜样,心疼的擦掉眼泪,信誓旦旦的保证,“下次沈心愿再过来,我一定在你身边半步不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见这句话,突然破涕为笑,眼睛红红的,鼻子也红红的。

    “谁要你寸步不离啦,放心,我还没那么弱,我的战斗值也不输她,刚才还差点将我的四十米大刀砍过去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我本来不想哭的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挑了挑眉头,似乎猜到了什么,但他就是要她亲口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轻笑忽然有点后悔,转折个毛呀,现在骑虎难下了吧?作死了吧?

    酝酿了一会,她鼓起勇气豁出去了,反正伸头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死吧死吧!

    “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你就更委屈了,很想哭,止也止不住啊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笑意,他自然明白这是为什么,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,神情温柔得像三月的春风,“傻丫头,你这样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脸红红的某人一脸幸福的靠在他怀里,突然一下子跳三丈高,扯着嗓门大吼一声,“卧槽,我的汤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这神转折的剧情,以及那个向厨房跑去的身影,内心很有点草泥马!

    谈情说爱什么的,还是不如吃喝拉撒重要,哦,多么痛的领悟。

    宋轻笑揭开锅,看着黑糊成一片的锅底,欲哭无泪,汤都煮干了麻蛋!

    都怪那个死作精!

    放着好好的大小姐不做,偏要来瞎参和什么,真尼玛闲的蛋疼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的将锅端到水池里,正要放水洗,却不妨从她身后伸出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来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,你去休息下。”温柔的嗓音酥炸了某人的少女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愣愣的看着这个貌似暖男的人设,有点不适应,却也乖乖的让出了位置。

    自己却没离开,站在一旁欣赏美男出浴,啊呸,美男做饭图!

    当然,最终还是傅槿宴再度上阵,做了一桌子香喷喷的菜。

    宋轻笑忧桑的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指,这一切倒是爽快了,但怎么感觉有点对不起傅槿宴呢。

    说好她下厨的,看来老天都不让呀!

    折腾的一天终于结束,宋轻笑刚躺上床就累得睡着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貌似还在打呼噜的某人,坏心眼的拿起手机录了个视频,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了。

    傅家大宅,傅夫人坐在沙发上,戳了戳在一旁看报纸的傅军安,“哎,老头,你说我要不要给宴儿和笑笑他们打个电话,问一下进展?”

    傅军安从报纸上移开目光,好笑的看了一眼自家这个可爱的小太太,“你呀!想打就打吧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有点纠结,“你说,我会不会打扰到他们两个谈情说爱呀?”

    “婆婆关心儿子和儿媳天经地义,又不是晚上,哪来什么打扰不打扰。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傅夫人一张略有皱纹的脸绽开了花,看上去风韵犹存,美得更加有气质了。

    她笑眯眯的拿起手机,看到上面的日期,想了想,跟宋轻笑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在忙什么呀?”

    宋轻笑正在家里进行每周一次的大扫除,接到傅夫人的电话时,很开心,声音甜甜的回到道:“妈,我和槿宴正在进行大扫除,不过快结束了,好久没看到你,我都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心疼的说:“大扫除可以请外面的保洁公司来做,你和宴儿别累坏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们也是闲着没事做,才亲自动手的,不然,再这样懒下去,整个人都要长蘑菇了。”宋轻笑俏皮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呵,随你们,你们高兴就好。笑笑,你下午有时间吗?陪妈逛逛街吧?妈好久都没逛街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刚好顺路,一会我开车去接您!”宋轻笑一口就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这货和自己老妈聊得那么开心,心里也很高兴,家庭和谐才是一切的保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