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九章 解开心结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宋轻笑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在傅槿宴的怀里躺着,而某人正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早!”她习惯性的打了个招呼,却突然想起来什么,一下子坐起来,质问道:“我怎么会在你床上?我明明记得昨晚我是在客房睡的!”

    傅槿宴摸摸她乱糟糟的头发,宠溺的说道:“昨晚你一直在做噩梦,叫我的名字,我就把你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拍开他的手,气呼呼的反驳,“别在这里编故事了,我怎么不记得我做什么噩梦了,还叫你的名字,你是在开玩笑吗?还有,别随便动手动脚的!”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还没忘记昨晚的事,无奈的笑笑,突然说了一声,“对不起,笑笑,昨晚我回来晚了,让你等了这么久,还没有向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摆摆手,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,“打住!你千万别跟我解释,我消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没理会她的气话,自顾自说道:“昨晚我是应酬去了,但我并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,我身上的香水味也是那几个领导故意弄的,一场恶作剧。”

    他摊摊手,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博取同情心,“这不,这恶作剧成功了!让你误会我这么深,还让我一个人独守空房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满是怀疑的打量着他,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一向洁身自好,不管婚前还是婚后,从没传出任何一点绯闻,你不信的话可以去查,或者问陈盛的话也行。”傅槿宴见宋轻笑防备心这么重,也是头疼,仍旧耐心的解释,开玩笑,这可关系到他的终身幸福。

    正在往这边赶来送文件的陈盛冷不丁打了个喷嚏,紧了紧自己的衣服,将车里的空调上调了几度,这一大早的,还有点冷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他这么诚恳,态度也不错,顿时撇撇嘴,“好吧,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,我就暂且原谅你了,但是,没有下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今天我要吃好吃的,把昨天消耗的精力补回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摸摸自己的肚子,有气无力的说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又恢复成以往那个吃货了,心落回了原地,笑了笑,打起精神起床做饭。

    宋轻笑窝在沙发上看新追的一部言情剧,看得正入迷,门铃响了。

    她穿起拖鞋就走去开门。

    陈盛看见她,笑眯眯的打招呼,“嫂子早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对他也是一回生二回熟了,扬起一个笑脸回道:“早啊,陈助理,你是来找槿宴的吧?快进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陈盛走进客厅,刚准备说话,就听宋轻笑说:“陈助理,槿宴正在做饭,咱们不急哈,有什么事吃了早饭再说。那个,我向你打听一个事。”

    陈盛疑惑的点点头,“您说,嫂子,我一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昨晚槿宴去应酬了你知道吗?”宋轻笑也不跟他绕弯子,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是的,昨天合作公司的几个领导请傅总吃饭,我也跟着去了。”陈盛隐约感觉到宋轻笑要问什么,虽然他没谈过恋爱,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。

    宋轻笑神情一肃,“那中途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?”

    陈盛如实回道:“那倒没有,只是一个领导喝了点酒,恶作剧的往傅总身上喷了点香水,他说是送给他老婆的,不知道她喜欢不,刚好拿来让傅总试试,看看嫂子你的反应。”

    wt!

    宋轻笑额头唰唰唰冒出三条黑线,尼玛就因为一个恶作剧,导致她昨晚大哭一场?

    卧槽,好想将那个吃饱了没事干的人摁在香水里洗个澡!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放下心,冷不防一巴掌往陈盛肩膀上拍去,笑眯眯的看着他,“小陈啊,这事你干得好,等会就在这里吃了早饭再走吧,今天周末你还加班,真是不容易。就这么说定了哈,我去叫槿宴加几个菜。”

    陈盛看着宋轻笑欢快的往厨房蹦去,拒绝的话堵在喉咙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啊啊啊,不要啊,和他们夫妻一起吃饭,他会消化不良的麻蛋。

    他有预感,他这个超级无敌大灯泡要被他亲爱的总裁大人歧视、嫌弃。

    在看到傅槿宴围着碎花围裙出来的时候,陈盛很不厚道的笑了。

    这厮也有今天,要是让公司那些人看到堂堂总裁大人这么“贤妻良母”的样子,不知道会不会捶胸顿足?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陈盛一副二货样,哪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,危险的眯了眯眼,“很好笑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一点也不好笑。”陈盛急忙摆手。

    他刚想开溜,就被心情大好的宋轻笑逮住留饭了。

    三人坐定在餐桌上坐定后,就见傅槿宴一个劲的给宋轻笑夹菜,还温言软语的说:“来,笑笑,这是你爱吃的,多吃点。”

    陈盛将脑袋埋在碗里了,边喝稀饭,口中边默念:我什么也没看到,什么也没看到!

    这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如沐春风的男人,一定不是他家高冷的总裁大人,假的,特么的都是假的!这个世界玄幻了!

    一顿饭陈盛吃得食不知味,好歹傅槿宴没有关注他,而是全程哄自家媳妇去了。

    陈盛心里有点庆幸,又有点失落,庆幸的是没有被嫌弃,失落的是,他活生生的一个大男人,在这小夫妻眼里,就像空气似的!

    好忧桑,好蛋疼。

    狗粮吃多了不消化啊麻蛋!

    吃完饭后,傅槿宴就和陈盛去书房商量公务去了,宋轻笑主动揽下了洗碗的活。

    她今天心情超级好,做什么都觉得美美哒。

    在画设计稿和追剧中纠结了半个小时,宋轻笑终于决定追剧了。

    没办法,谁叫这剧里的男主角这么帅,要颜有颜,要身高有身高,声音还特别苏,一点都不比傅槿宴差,帅人一脸有木有!

    她心安理得的找了个借口,就美滋滋的坐在沙发上追剧去了,看到激动处,还挥舞着小拳头,嘴里兴奋的喊道:“女猪脚,ggg,赶紧扑上去,这么个盛世美颜放着不追,简直是女同胞的耻辱!”

    “对,压倒他,翻身做女主人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得已然走火入魔的某人压根没注意到,她背后站着两个大男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的眉头皱得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,这女人,看起电视剧来像疯了一样,看到以后得给她找点有意义的事干,免得整天看这些脑残剧,还要人命的荼毒人的耳朵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