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在开车回去的路上,宋轻笑一直在想今晚听到的事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她突然开始有些担忧,上天会不会也给她安排点什么挫折?

    她是否能经受得住呢?就像当年爸爸与爷爷的离开?

    她满怀心事情绪低落的回到家,家里一片漆黑,客厅没开灯,卧室也是黑黢黢的一片。

    她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,晚上十一点了,傅槿宴还没回来?顿时有些疑惑,他很少超过晚上十点回家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疲惫的摇摇头,今天真是有些累了,伤神,她去泡了个澡才缓解了些疲惫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躺在床上,怎么都没有睡意,索性拿起一本书靠在床头翻看,不知道过了多久,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是被开门的动静吵醒的,睁开朦胧的睡眼,见傅槿宴正在轻轻关门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,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,疑惑的问道:“槿宴,你怎么才回来?都快凌晨一点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她手里还拿着一本书,挑了挑眉,温声说道:“你是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想法被人轻易拆穿,宋轻笑脸红了红,却还是嘴硬的反驳,“不是,我就是睡不着,想看看书,今天去姑姑家,姑姑说起了她和姑父的往事,哎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,宋轻笑就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傅槿宴了然的点点头,走过来,坐在她旁边,正要开口说点什么,就见宋轻笑凑过来,在他身上轻轻嗅了嗅。

    傅槿宴疑惑的看着她小狗似的动作,想说的话也忘了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身上……”宋轻笑再嗅了嗅,确定无误后,欲言又止,脸上一片复杂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怎么了?”傅槿宴被她的动作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,也嗅了下自己的衣服。

    没什么呀?她怎么这副神情?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。”宋轻笑淡淡的说道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心好疼,鼻子也酸酸的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不打算说点什么吗?”看着他这副无所谓的态度,宋轻笑不知道为什么,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我说点什么?”

    傅槿宴有点摸不着她的想法,作为一个公司的管理者,出去应酬是必不可少的,虽然他已经身居高位,很多应酬都可以丢给手下去做,但有些还是必须他亲自上阵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听见他这话,当即就炸毛了,死死的瞪着他,“傅槿宴,你回来得这么晚,身上还带着其他女人的香水味,你不觉得需要解释一下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今晚应酬喝了点酒,本来加了一天班就有些头疼,顿时烦躁的情绪上来,控制不住自己的口气,“有什么好解释的?我又没做亏心事,你不要用一副爬墙的眼神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宋轻笑眼眶一下子就红了,她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,好让疼痛将眼泪逼回去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

    她动作利落的起身,穿上自己的鞋就走。

    傅槿宴顿觉不妙,一把拉住她,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我管不着,同样的,我去哪里用得着你管?”

    宋轻笑头也没回,气呼呼的说道:“你别忘了我们的约法三章,不同房,不得干涉对方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补充,“刚才是我僭越了,你傅大总裁爱上哪儿上哪儿,凭什么轮到我来管?我是谁?我不过是一个名义上的妻子,一个打工还债的人。狗改不了吃屎,你们男人嘛,就是爱左拥右抱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着她这番嘲讽的话,周身的气压顿时一低,精致的眉目也沉下来,有几分不可置信,“宋轻笑,你就是这么看我的?”

    “呵,我没想着怎么看你,反正契约时间一到,我们就该说拜拜了,现在您暂且就将就忍耐一下吧,要想偷吃至少也先提前告诉我一声,我们离了婚你随便玩。还有,请放开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忍着即将掉下来的泪水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。

    她知道,她一旦在傅槿宴面前哭了,那么就预示着这场游戏她输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在乎啊!

    傅槿宴没说话,手却放开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以为他是默认了,两行眼泪顿时蜿蜒而下,心里更难过了。

    她疾步走出房间,来到客房,一下子就将门反锁了。

    将自己全身都埋进柔软的被子里时,她才轻轻啜泣,仿佛这时才安全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哭了多久,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梦里,她看见傅清雅和苏钦幸福的生活着,二人琴瑟和鸣,神仙伴侣似的。

    画面一转,就梦见苏钦在雪白的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躺着,身上插着很多仪器的管子。

    傅清雅坐在病床边,握着他的手一直在流泪,“阿钦,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?我们当初说好的要过一辈子的,你忍心抛弃我,让我一个人孤独无依的活在世上吗?”

    然而苏钦还是慢慢的闭上了眼睛,再也没有睁开过。

    整个世界都回荡着傅清雅的哭声,还有那一句诗: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

    宋轻笑在梦里终于不用抑制自己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画面再一转,就看见她去找深夜未归的傅槿宴,在一个高档会所里,傅槿宴正左右拥抱,两个穿着极少的女人正以口来喂他喝酒,傅槿宴神色迷离的任她们动作。

    宋轻笑想过去拉开那两人,然而她发现自己没有身体,过去的时候穿过了他们。

    她眼睁睁的看着让自己心痛至极的一幕发生,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噩梦纠缠着,不停的翻身,却清醒不过来,满头大汗,几缕头发黏在额头,眼泪一直在无声的流,脑袋下的枕头全打湿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找出备用钥匙,开门进来时,见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,眉头皱得紧紧的,心里疼得很难受。

    这个傻丫头,又一个人躲起来哭。

    哎,今晚也是他做得不对,任谁看见自己丈夫深夜回来,身上还带着别的女人的香水味,恐怕都会忍不住发脾气吧。

    其实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了,如果是宋轻笑这么晚回来,身上染着其他男人的味道,他恐怕会忍不住杀了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走到床边,擦掉她脸上的泪,将打湿的头发拨开,轻轻将她抱起来走回主卧,自己也顺势躺下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没有醒过来,但整个人却不自觉窝进了这个熟悉的怀抱,奇迹般的不翻身了,也不哭了,就那样安安稳稳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傅槿宴却睡得不怎么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