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七章 回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傅清雅,忽然有些心疼,她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几岁,正是一个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,却生活得如此清心寡欲,不问世事,几乎是半隐居状态了。

    如果换做是她的话,这样的日子,她估计一个月都过不下来。

    也许是一个人寂寞太久了,傅清雅看着面前这个可爱直率的小姑娘,忽然升起了一股倾诉的。

    她问道:“笑笑,你第一次来的时候,没有见到这个房子的男主人,是不是有些奇怪?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想到自己那点小心思被她猜中了,被抓包似的讪讪一笑,“呃,是有点,姑父他?”

    “他很早就去世了。”傅清雅淡淡的说道,语气里却是掩饰不住的悲凉。

    宋轻笑已经知道这个了,但从傅清雅口中说出这件事,怎么就这么让她难过呢?

    “姑姑,节哀。”

    除了这几个字,她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傅清雅看着宋轻笑的样子,淡淡一笑,神情缥缈得好像陷入了回忆中。

    “我呀,我与他是自由恋爱,你知道的,在豪门里,想要随心随欲的选择自己喜欢的伴侣是多么困难,不过好在我们傅家对这些并不太看重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了然的点点头,从她自身就可以看出来,傅家对家世并不在意,只要人品好,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“他是一个画家,叫苏钦,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很落魄,但他的画非常有灵气,让人看了觉得这个世界都是美好的,充满希望的,他整个人也非常的儒雅温和,言谈举止一点都看不出来自身的窘境,那么一个人,站在人群中,一下子就吸引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像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,羞涩的一笑,“遇到自己喜欢的人,家里又不反对,我就自然而然的去追求他啦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诧异的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的说道:“哇,姑姑,你好有勇气,能主动追求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捂着嘴笑了笑,“我曾经并不是这种性格的,我那时大约也跟你差不多吧,性格比较跳脱、外向,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都主动去追求,当然,人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苏钦一开始并没有答应,还多次拒绝我,他觉得我们两个人的身份地位相差太远,豪门闺秀与落魄的穷小子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了然的点点头,有这种想法很正常,毕竟她一开始对于傅槿宴的举动也很接受不能,碍于世俗观念,会各种纠结、挣扎。

    傅清雅一看宋轻笑的样子,就知道她在想什么,拉过她的手拍了拍,“你和宴儿好歹也修成正果了,而且过程并不波折。不像姑姑呀,费力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苏钦打动,外界的人都笑我魔障了,毕竟那时追求我的富家公子哥不少,我却偏偏看上了一个籍籍无名的穷画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结婚之后,很是过了一段美好的日子,那也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结婚后,我被查出不能生育,苏钦安慰我说还有他陪着我,我虽然难过,但也不至于太过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那一天……”傅清雅眼底泛着泪花,声音也有些哽咽。虽然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了,但她只要一想起,仍旧悲从中来。

    “那天,苏钦在画画时很突兀的晕倒,将他送进医院后,检查结果竟然是癌症,还是晚期。这就像个晴天霹雳,将我打晕了头。我简直无法接受,整个人都崩溃了。苏钦他还反过来安慰我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化疗磨灭掉了他的生气,也磨灭掉了我的心。你知道了,癌症晚期就是一个死亡通知书,痛苦的挣扎了半年后,他还是离开了我。不管我家多么有钱,仍旧留不住我的爱人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眼中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掉下来,一滴一滴的晕开在旗袍上,像一朵朵凄绝的花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用了多久才接受这个事实,那个时候,我整天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,吃不下任何东西,靠打营养液为生。我甚至几度想跟随他一并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时常在想,为何老天这么不公平,让我们来经受这些磨难,明明,明明我们经历了多少艰辛才走到一起,明明美好的日子已经握在了手中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她哀哀戚戚的话,也难过得眼含泪花,双手捧着傅清雅的手以示安慰,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地下害不害怕,没有我在身边,他孤单吗?如果还有来生的话,但愿他可以等等我,我还想跟他在一起,做我们今生未完成的事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两眼出神的盯着某处,浑然不觉的喃喃吟道:“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?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

    “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还没落下,宋轻笑就啪嗒啪嗒直掉眼泪,心里很痛,喉咙像哽咽着什么一样,让她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今晚听到了这么一段前尘往事,他们的爱情故事,让她终生难忘。

    客厅里静默了好一会,傅清雅才从悲伤的状态中回过神,抱歉的看着宋轻笑,“抱歉,笑笑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会跟你说这些,或许是一个人生病后意志力比较薄弱吧,还害得你也哭了。”

    她用手帕替宋轻笑擦了擦眼泪。

    宋轻笑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用略带鼻音的声音说道:“姑姑,没关系,我很幸运今晚能听到一段这么美丽的爱情故事。姑父他纵使人不在了,姑姑你也要保重,照顾好自己,替他活出他的那一份精彩,相信姑父在天之灵,看到你身体健康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,也一定很欣慰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想到自己和傅槿宴,对比之下,他们现在是多么幸福。

    她心中第一次生出了珍惜这份感情的心,他们也许走不到最后,但在自己还能把握住的时候,为什么不选择让自己更幸福的活法呢?

    傅清雅欣慰的摸了摸她的脑袋,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,叮嘱道:“时间也不早了,姑姑也不留你了,你开车回去慢点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担忧的看着她,“那姑姑你的身体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,你不用担心,况且明天家里的保姆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朝她笑笑,以示安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