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六章 发病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屁颠屁颠的凑上去,看见自己最爱的虾,口水流了三千尺,伸手就想摸一个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疾手快的一下子打在那只小贼手上,嫌弃的看着她,“洗手去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宋轻笑吐了吐舌头,行了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傅槿宴突然开口,“笑笑,明天是周六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周六。”宋轻笑将脑袋埋在碗里,吭哧吭哧的享受着美味,傅清雅教的东西在这一刻又抛之脑后。

    “姑姑见到这场面估计会哭吧!”傅槿宴毫不客气的打击她。

    “啊?”宋轻笑茫然的抬起头,终于想起来自己明天还有什么事了,顿时哭丧着一张脸,嘴里叼着虾,含糊不清的说道,“明天要学礼仪课嘤嘤嘤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送给她一记白眼,淡淡的交代,“你知道就好,还有,我明天公司有点事,不能陪你去了,你自己开车过去,路上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赠他一个同情的目光,周六加班夫妻档。

    咦,这说法?

    没毛病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傅槿宴就去公司了,宋轻笑幸福的赖床赖到十点,太阳都晒屁股了。

    “真是美好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她舒服的伸了个懒腰,傅槿宴不在家,没人一大早就将她从被窝里拖出来,好久没有睡到自然醒了,真特么爽。

    她慢吞吞的去厨房煮了点东西吃,就收拾下开车去傅清雅家了,早点过去,还能和姑姑说会话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宋轻笑敲了敲别墅的大门,好一会都没人来开门,她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宋轻笑推了推门,发现门并没有锁,便径自走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姑姑,你在吗?”她来到客厅,发现也没人,更加疑惑了。

    今天有点不正常啊!

    她加大了音量,又喊了一声,“有人吗?姑姑,你在不在?”

    傅清雅虚弱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,“笑笑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呼出一口气,傅清雅在就好,平时别墅里还能见着几个佣人,今天一个都没有,真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她蹬蹬蹬几步走过去,推开卧室门就看见傅清雅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耸然一惊,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,焦急的问道:“姑姑,你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

    傅清雅朝她安慰的一笑,略显吃力的说道:“我没事,笑笑,不用太过担心,不过是多年的头疼发作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一张小脸,关心的神色显露无疑,“姑姑,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吗?”

    傅清雅心里涌上一股暖流,这真是个好姑娘,宴儿娶了她,不亏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指了指对面的柜子,苦笑,“那个柜子的第三层里面有头疼药,你帮我拿过来就行,我浑身无力,怕是起不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按照她的指令将药取出来,又倒了一杯温水,将傅清雅从床上扶坐起来,给她喂药。

    傅清雅吃了药,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,慢慢的跟宋轻笑解释。

    “今天保姆家里突然有急事,就临时请假回去了,不巧我又头疼病发作,所以你来见到的就是这个样子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并不知道她有这个头疼病,第一次遇到她发病,还有点懵逼,还好总算是有惊无险。

    “还好我今天没事,早点来了。”她心有余悸的拍拍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姑姑,我去拿块毛巾给你擦擦额头上的汗吧。”

    一番折腾下来,傅清雅稳定之后,天色都有些晚了,看样子今天是学习不成了。

    她看傅清雅满脸苍白,恹恹的样子,心疼的问道:“姑姑,您还没吃饭吧?你想吃什么,我去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也确实饿了,头疼病一发作,整个人都脱力了似的。

    她笑了笑,苍白的唇色看起来像一朵清雅的花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笑笑为我熬点粥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见她的话,微不可查的舒了一口气,她还真怕傅清雅要吃那些技术难度很高的菜,以自己这厨艺,她吃了怕是会加重病情啊汗!

    她拍拍自己的小胸脯,眨眨眼,模仿古代店小二的调调,调皮的说了声,“好勒,您等着!”

    傅清雅一下子就被她逗笑了,脸也有了点血色,整个人看上去比刚才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来到厨房,将要用的米和锅找出来,动作不甚熟练的淘米熬粥。

    她打开冰箱,看见里面还有一些新鲜的蔬菜,于是又拿了几样自己能驾驭的菜,总不能让一个病人光喝粥吧,多没营养啊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伟大的杰作诞生,宋轻笑正准备去卧室,就看见傅清雅自己扶着楼梯慢慢下来了,还朝她摆了摆手,意思是不用人扶,她可以。

    傅清雅在餐厅坐好,看见桌上放着两碗清粥,和一些清淡的家常小炒素菜,深深闻了一下,毫不吝啬自己的夸赞,“闻起来很香哦,我要来尝尝咱们笑笑的手艺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还有点紧张,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动作,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做给除傅槿宴意外的人吃。

    傅清雅不愧是名媛,即使身在病中,又特别饥饿,仍旧很注意自己的用餐礼仪,这些东西已经深深的刻进她的生命中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佩服的看着她,这才是活的教导啊,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她这样呢。

    傅清雅优雅又斯文的夹起青菜尝了一口,顿时眼睛放光,竖起大拇指,“唔,很不错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好意思的笑笑,也埋头用起餐来。

    饭后,宋轻笑很主动的承担起刷碗的职责,毕竟在家里已经达成了共识,傅槿宴做饭她刷碗。

    所以这点小事难不倒她。

    客厅,傅清雅兀自坐着在那里出神,连宋轻笑出来了都没察觉到。

    “姑姑。”

    直到宋轻笑喊了一声,她才回过神来,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姑姑走神了。”

    或许是生病的缘故吧,让傅清雅看起来多了几分羸弱的美感,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,即便是身为女人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今天辛苦笑笑了,白跑一趟不说,还为姑姑做了一顿饭。”傅清雅温柔的看着她,眼中是毫不掩饰的笑意。

    宋轻笑摆摆手,压根没放在心上,“嘿嘿,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,你是槿宴的姑姑,也就是我的姑姑啦,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个好孩子。”傅清雅眼神沧桑的看着她,美丽的脸上有些遗憾,“可惜我没有孩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