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章 课程表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同时也有些欣慰,自己这算是勉强攻破她心底的防线了么?

    他在沙发上坐下,摸摸宋轻笑的脑袋,认真的看着她,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来做你生命中的那片天空与大地,你自由自在的做你自己就好,可以吗,笑笑?”

    “槿宴,我……”听着这类似表白的话,宋轻笑心里复杂极了,也有些感动,真想就这么答应他,然而,她终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。

    或许,将自己的一生从此交付给一个人,她还是有些犹豫吧。

    “饿了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泛起一抹失望,很快便掩饰过去,宠溺的点点她的脑门,“你是猪啊,这么快就饿了,两个小时前在飞机上不是才吃过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服气的说道:“飞机上那点东西,都不够本宫塞牙缝的,小宴子,还不快去给本宫准备膳食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一笑,起身往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身后,宋轻笑打趣的声音传来,“哎哎,小宴子,你怎么不说‘喳’?咱们要按照剧本走哇!”

    喳你个头!

    傅槿宴优雅的翻了个白眼,这货脑子里一天都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宋轻笑想着自己还有一天假期,于是第二天就和傅槿宴开车去了傅清雅的家里。

    好久没有看到这位温柔美丽的姑姑了,她还蛮想念的。

    傅清雅接到电话后,掐着时间来到门口接他们,看到宋轻笑先下了车,赶紧迎上去,露出一抹温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去学习了这么长时间,感觉怪冷清了,姑姑都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亲热的挽着她的胳膊,撒娇,“我也想姑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想这里的美食吧?”傅槿宴在二人背后突兀的插话。

    宋轻笑回过头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“回答不对,零分,姑姑与美食我都想好吧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被她逗得噗嗤一下就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来到客厅,几人说了一会话,傅清雅就开始授课。

    授课结束后,给宋轻笑布置了一点作业,傅清雅就跟傅槿宴去到一边,商量着什么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傅槿宴拿着一支笔,在纸上写写画画,与傅清雅低声交谈,还时不时回头看她一眼,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,这种被人盯上的感觉毛毛的。

    果然,没过多久,这种感觉就被证实了。

    看着傅槿宴递给她的一张纸,宋轻笑有点蒙圈。

    e幂?这是课程表?

    “毕业这么久,你竟然还认识课程表,看来脑子没生锈。”傅槿宴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看起来难道像那种很蠢的人吗?

    如果傅槿宴听到了她的心声,一定会回一句:不得不说,大部分时候是的!

    “每个星期六和星期天的晚上到姑姑家学习跳舞和礼仪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那张表,无意识的重复着。

    “嗯,有什么问题吗?”傅槿宴淡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小学生似的举起爪子,连连点头,“有有有,有问题。我还有老师布置的设计稿肿么办?”

    “白天做。”傅槿宴回答得很是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宋轻笑愤愤不平的反驳,“白天没灵感!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事,反正课程表一旦出炉,绝不更改!天上下刀子都得赶过来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嗷!”再也顾不得有傅清雅在场,宋轻笑哀嚎一声,两手一摊,躺在沙发上装死。

    心好累肿么办?接受无能肿么办?

    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,她要回家找妈妈,呜呜呜……

    正在家里研究刺绣的苏梅女士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,疑惑的揉揉自己的鼻子。

    傅清雅好笑的看着鸵鸟般的宋轻笑,柔声安慰,“笑笑,宴儿这也是为了你好,毕竟早点将这些都学会,你应付起那些复杂的状况也更游刃有余,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就要求你出席一场宴会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宋轻笑无奈的点点头,没法拒绝。

    她不活了!

    假期结束,宋轻笑收拾好自己那颗放飞已久的心,乖乖的回去上班。

    公司还是那样,欧宫越还是单身,一群大龄花痴仍旧对着他们的总裁犯花痴,周姐依旧八卦,温雅还是那么善解人意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欧珊珊好像有点心事,一副忧郁女王的模样,惹得不少单身男同事跃跃欲试,想去献殷勤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宋轻笑借着讨论设计稿的名义前去关心,“姗姗,你怎么了?这么没精神,是大姨妈来了吗?”

    欧珊珊趴在自己宽大的办公桌上,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,“没来大姨妈,最近总觉得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,我在想,我是不是需要一个男人?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正在喝水的宋轻笑被吓得一口就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还好欧珊珊闪得快,不然就遭殃了。

    她没好气的看着宋轻笑,嗔道:“我说,宋轻笑童鞋,你是想让我在这办公室上演湿身诱惑吗?”

    “湿身诱惑”这几个字让宋轻笑想起了这次的温泉之行,好久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欧珊珊看着她一副荡漾的神情,啧啧几声,打趣道:“哟哟哟,小妮子这是咋啦,脸这么红!是不是你请假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呀!”

    “去去去,我只是被你这么奔放的话吓到了,朗朗乾坤之下说这种话,在古代,你这样的是要被拖去浸猪笼的。”宋轻笑张牙舞爪的吓唬她,借此来掩饰自己的窘迫。

    欧珊珊捂着肚子笑个不停,高冷女王的人设崩得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宋、宋轻笑,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,你是老天派来逗比的吗?不行了,笑死我了,我得去缓缓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去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,正了正色,仍旧掩饰不住自己好奇心,“你这趟出行有什么收获吗?”

    “这次出去收获可大了。”一提到这个,宋轻笑就激动得不行,巴拉巴拉的就把经历的这些给欧珊珊说了。

    欧珊珊听完,啧啧称奇,“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?”

    “哼哼,你就羡慕嫉妒恨吧。”宋轻笑傲娇的白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忙忙碌碌的一周就这样过去了,宋轻笑刚找到点工作的感觉,就周五了。

    下班回到家,傅槿宴穿着与他气质极不相称的围裙,从厨房里端菜出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场面已经看了很多次了,但每次宋轻笑都有点接受无能,实在是太不协调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倒是很乐意见到这副场面,毕竟预示着有好吃的,哇咔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