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三章 泡温泉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五百万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,”傅槿宴又手痒的捏了捏她的脸,“好了,小猪,快起床了,明天就要结束行程了,今天我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好地方?

    宋轻笑的睡意分分钟跑光,起床气也顿时没了,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他,“去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傅槿宴嫌弃的一撇嘴,“先去把你的眼屎洗掉我再告诉你!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麻蛋,作为一个女人,好受打击!

    她动作迅速的起床,然后动作利索的刷牙洗脸。

    看着她元气满满的站在自己面前,傅槿宴不得不佩服,一个女人,能用十分钟收拾好自己,简直是个天大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这下可以说了吧?咱们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傅槿宴挑眉一笑,“这附近有个很出名的温泉,咱们就去那里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可以玩水,宋轻笑笑得眼睛都眯了,哇咔咔,她最爱玩水了。

    温泉,她来也!

    二人优哉游哉的来带本地最有名的温泉,一进办理手续的大厅,里面的小姑娘都唰唰唰的一致朝这边看过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还隐隐约约的听到她们的谈话。

    “哇塞,我要是有个这个帅气的男朋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和这样的帅哥来泡温泉,要我下一刻去死也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就是我的男神标配吗?模特身材,俊美五官,邪魅气质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偏过头,用一副怀疑的目光打量着傅槿宴,气质邪魅?

    这些小妹妹是眼瞎了吧,她怎么没看出这厮哪里气质邪魅了,流氓还差不多!

    傅槿宴在众人要吃人的目光中,淡定的办好手续,拿过泳衣,揽过宋轻笑的腰就走。

    宋轻笑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,突然有种当盾牌的感觉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跟着指引进来,越往里走人越少,宋轻笑觉得有些不对劲,拉了拉傅槿宴的胳膊,疑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哎,我们是不是走错了?这里怎么没几个人呢?这里不是本市最有名的温泉吗?”

    不该是大家挤在一个池子里,傻不拉几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吗?

    “放心,没错,我不会把你卖了的,我们要去的是个单独的池子。”傅槿宴脚步不停,解释道。

    wt?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有些接受不能,结结巴巴的说着,“我、我什么时候答应跟你单独泡温泉了?”

    用心险恶的傅大总裁停下脚步,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,“难道你很喜欢待在一个充满了别人身上细菌、头皮屑、脚气的池子里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很“善解人意”的说道:“没关系,你要是喜欢这些的话,就去跟别人一块挤挤,我单独泡一个池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不给她考虑的时间,迈开脚步就走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见傅槿宴的描述就打了个抖,头皮一阵发麻,细菌、脚气、头皮屑……咦,想想就很恶心。

    “槿宴,等等我。”她急忙跟上去,不情不愿的拉着傅槿宴的胳膊,“算了吧,那些光是想想就觉得接受不能,我还是跟你一起。”

    在她看不到的地方,傅槿宴嘴角翘起一抹猎人捕捉到猎物时的兴奋光芒,要是让这丫头不单独和自己待在一起,那此行的意义何在?岂不是白白辜负了田老的一片“好心”?

    况且,他才不愿意让别的男人看着这傻丫头身穿得这么少的样子,要看只能给他一个人看。

    二人在温泉入口处分别去浴室换衣服,傅槿宴是男人,动作快,早就已经换好惬意的泡在池子里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单人间的更衣室拿着那套衣服,皱巴着一张白嫩的小脸,苦恼了好久。

    麻蛋,傅槿宴这丫的怎么给她这么露的衣服?

    就几片布料,能遮住what?这样穿出去岂不是就被人看光光了?

    她真的hld不住呀!可以申请换一下吗?

    纠结了好久,宋轻笑终于上断头台一般换上了,死就死吧,反正也只有他们两个人,再便宜一次那混蛋好了!

    她红着脸,穿着此生最露的衣服,外面披着一条纯白浴巾,就小心翼翼的出去了,小脑袋左看看,右看看,生怕从哪里蹦出个男人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扭扭捏捏的走到外面,隔老远就看到傅槿宴双手搭在池子边上,远远的朝她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。

    她越走近越紧张,怎么办怎么办,心跳好快呀麻蛋!

    第一次别人泡温泉,想想就很那啥。

    温泉池子边上有水,宋轻笑光顾着紧张了,没仔细看下面,突然脚下一滑,她惊恐的大叫一声,就朝傅槿宴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还好傅槿宴部队出身,紧急时刻头脑反应快,身手敏捷,一下子就站起来接住了某个投怀送抱的人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没有砸在坚硬的路面,宋轻笑感受到温暖结实的触感,长长的呼出一口气,一颗心这才落到了实处。

    “夫人这算不算投怀送抱?”

    低沉的笑声从头顶传来,宋轻笑一下子连耳朵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”她挣扎了下。

    傅槿宴的呼吸蓦地一重,危险的警告道:“别动!”

    宋轻笑此时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,一得到自由,她大呼一口气,嗖的一下往旁边蹿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语的看着身形灵活的某人,嗤道:“宋轻笑,你属猴子还是属鱼的?在水里身手都这么好,为夫真是羡慕得紧!还有,你这是在躲瘟神吗?亏得为夫刚才冒着被砸的危险救了你一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他的调侃,将肩膀以下的部分缩到了水里,只露出一个脑袋,“谢谢你,槿宴,不然刚才摔到地上我估计得残废。”

    “光是谢谢二字怎么能够表达我对你的救命之恩,我是个商人,要看到实际的东西。”傅槿宴眉头一挑,很有深意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有些明白他的意思,老脸一红,却还是别扭的问道:“那你想要什么实际的东西?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朝她招了招手,唤小狗似的,“你过来我就告诉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