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二章 鼓励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叹了口气,心有戚戚焉,“是呀,当时心里还有些难过与沮丧,毕竟是自己最满意的作品,在别人眼里却处处都是毛病,这种感觉,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淡淡的说道:“这种事经历得太多了,所以才会成就现在的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认真的看着他,突然有些心疼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这一路走来,怕也不是表面上那么轻松吧,虽然有傅家在背后支持,但经营这么大一个公司,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可想而知,遇到的麻烦也数不胜数吧。

    “我只难过沮丧了一会,就领会到老师这次带我来的真正目的了,他是想我遭受些挫折,毕竟,温室里的花能经起什么暴风雨?没有冲破困境的力量,就不能大大的往前跨步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欣慰的摸摸她的头,叹了一口气,宠溺的说道:“我家笨丫头终于长大了,不枉为夫我操这么多的心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翻了个白眼,“切,我一直都很大好吗,还需要长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张牙舞爪的鲜活样子,傅槿宴突然又将话题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笑笑,我一直都觉得,你是个很棒的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冷不防被他夸奖,有些没反应过来,“啊咧?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干劲、韧劲,而且你做事很专注,这是我特别欣赏的特质,很优秀。虽然今天被挑刺了,但我相信,你一定可以拿出让他们满意的作品来的,而且时间不会太长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认真的看着她,鼓励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的话感染了,瞬间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,笑得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,脸上都放着光芒,“是吗?哈哈,你这样一说,我突然觉得好有动力。不行,我的感觉来了,我得去搞事情,你困了就先睡吧。”

    她小手一挥,转身投入工作了。

    瞬间被打入冷宫无情抛弃的傅大总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,说弃就弃,这个女人的心是什么做的?

    他这算不算挖坑让自己跳?

    看着那全神贯注投入工作的某人,傅槿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,起身去浴室沐浴去了,今天马不停蹄的奔波,还真有点累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这几天,宋轻笑一直都干劲十足,整天坐在电脑前忙,除了吃饭,否则不会踏出房间一步。

    傅槿宴只好陪她窝在酒店。

    田清益来这里也有他自己的事要忙,看到宋轻笑一副拼命三郎的架势,心里很欣慰。

    终于这天,宋轻笑兴奋着一张脸,献宝似的将自己的作品给田清益看。

    田清益在看到设计稿后,眼睛一亮,开心得连连点头,“不错不错,笑笑你的进步很大,孺子可教,这次一定会让他们刮目相看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老师的使命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就是让徒弟来超越的,如果这个徒弟不能超越,一直都在老师后面,那么这个老师就是不合格的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件事,宋轻笑很有些感慨,“老师,我觉得我就像一个弹簧,需要有人往下按,才能弹得更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弹簧好啊,能把逆境当做踏脚石,一步一步成就更好的自己,这样的人,不成功都困难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的设计之路也是这么走过来的,当初他设计的东西处处被人嘲笑、批判,而且还是那种恶意的打击,但他没有放弃,一直坚持走自己喜欢的路,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,他成功了,用实力狠狠打了那些当初嘲笑他的人的脸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就因为别人的眼光退缩了、放弃了,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旮旯呢。

    田清益再度将宋轻笑带去拜访三位前辈,果然不出他所料,这次宋轻笑的设计稿得到了他们一致好评。

    陈力感慨的看着田清益,“老田呀,你收了这么好的一颗好苗子,弄得我都想收徒弟了。”

    徒弟被同行夸赞,田清益毫不客气的一笑,骄傲的翘起小尾巴,“那是当然了,我捡到一块宝。你们就羡慕嫉妒恨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无语的看着这四人,年龄加起来都超过两百岁了,还这么幼稚,老话说得果然没错,老小孩,人老了可不就是跟小孩子一样嘛。

    随后几天,宋轻笑这才享受到此行出来的放松,每天到处吃吃吃,逛逛逛,玩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好久没这么轻松过了,日子真特么美好呀!

    来这边出差的傅大总裁没有忘记自己的真实目的,当然是一路陪着。

    宋轻笑翻了个白眼,哼了一声,“不是说过来出差的吗?怎么整天赖在我这里不走?”

    傅槿宴好脾气的笑笑,脸上的笑容特别蛊惑人心,“当然是陪老婆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的笑容慌了神,心咚咚直跳,暗骂一句:妖孽!

    晚上吃饭的时候,田清益突然问起他们,“槿宴,你们这几天玩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轻笑埋头与碗里的酱骨头奋力作战,没注意他们在聊些什么。

    傅槿宴为她擦了下嘴,回道:“马马虎虎吧,这几天都在市内玩,没去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突然调皮的一笑,状似无意的透露,“听说这边有个温泉很出名。”

    他点到即止,然后为自己盛了一碗汤,慢悠悠的喝起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也是个聪明人,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,这是在为他们相处制造机会呀,这个田老,还是个有趣人。

    他感激的笑笑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傅槿宴躺在床上,看着在自己怀里呼呼大睡的某人,无声的一笑,用手戳了戳她的包子脸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耐烦的一挥手,继续埋头大睡。

    傅槿宴再戳戳戳。

    某人终于不胜其烦,闭着眼睛暴躁的大吼一声,“还要不要让人睡觉啦!卧槽姐可是有起床气的!”

    傅槿宴噗嗤一笑,低低的性感的声音在房间里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费力睁开眼睛,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,“你笑什么?中五百万了?大清早扰人清梦,还好意思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