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一章 年轻真好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等到她终于从专注的感觉中回过头,就看到傅槿宴正静静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知道自己被看了多久,这个男人,眼神那么深邃干嘛,脸微微发红,别扭的转移话题,“那个,你饿不饿?”

    “饿!”傅槿宴被当场抓包,没有任何心理压力,俊美的五官蓦地变得邪肆起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经不住,再加上皮薄,脸又红了几分。

    呸,你个老司机!

    提起吃,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“卧槽,咱们一会吃饭的时候怎么办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一惊一乍的她,有些不解,“什么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晚上会跟老师一起吃饭…”宋轻笑支支吾吾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大总裁不悦的挑了挑眉,周身的空气都冷了几度,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一个人去吃?作为你老公的我,就这么见不得光吗?宋、轻、笑!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的小心肝一抖,察觉到危机靠近,机智如她,脸上立刻堆上笑容,“不不不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苦恼的说道:“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样跟老师说。”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不就得了?”傅槿宴双手抱胸,好整以暇的看着她,“就说我是你老公,反正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公?可是我们明明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说完的话傅槿宴当然能猜到,他们虽然领了结婚证,还办了两次婚礼,但这个丫头还觉得他们名不副实。

    傅槿宴那双好看的眼睛眯了眯,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,走到她身边,一把将她抱起,放到酒店的大床上,“你既然这么担心,我不介意咱们做实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不容她反驳的俯身而上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可怜的宋轻笑,就因为一句话,被某人逮住机会狠狠的亲了个够本。

    晚饭时间很快就到了,宋轻笑无比怨念的带着傅槿宴去见田清益。

    傅槿宴虽然没吃饱,但也算解了个渴,心情很好的走在她后面,听着她嘴里那些碎碎念,无非就是骂他混蛋禽兽之类的,他非常开心的接纳了。

    骂吧,骂吧,反正他又不会少块肉,而且该吃的一口没落下。

    来到事先定好的餐厅时,田清益已经在那里等着了,看见宋轻笑和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过来,他的好奇心顿时上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这个徒弟已经结婚了,但也没八卦的去打听她老公是谁,为此,还为欧宫越错失机会感叹了好久,这就是她老公吗?

    这个男人长相不俗,气质非凡,一看就是人中龙凤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见田清益眼中的调侃,顿时恨不得挖个坑将傅槿宴埋进去,顺便再踩几脚。

    可是,该来的早晚会来,虽然他们之间只是协议,但在这种场合下,也得遵守契约内容,让傅槿宴出来见见光,给这厮加点戏。

    傅槿宴很有礼貌的主动跟田清益握了握手,脸上带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,自我介绍:“您好,田老,早就听笑笑说起过您,一直很崇拜您,只是一直无缘得见,我是宋轻笑的老公傅槿宴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笑呵呵的回握了一下,“来,快坐下,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给他的感觉十分好,有气度,有修养,跟欧宫越不相上下,而且这人一看就是事业有成,对待感情忠贞不二的那种。

    他历经这么几十年,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,也为宋轻笑感到高兴,这丫头嫁了个好老公。

    “笑笑、槿宴,你们两个感情真好,这么腻歪。”

    被老师调笑,宋轻笑脸红红的,呆萌的摇摇头,很实诚的回答,“不是的,老师,槿宴跟我一样,在市工作,今天只是过来出差的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看着她这天真的傻徒儿,心里都快要笑翻了,也就这个笨丫头会相信这番解释了吧,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傅槿宴眼中的深情。

    她上午刚走,他下午就过来出差了,天底下哪有这么多巧合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并没有拆穿,而是恍然大悟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随后这顿饭,宋轻笑吃得食不知味,因为傅槿宴一直在给她夹菜,而他自己却没有吃多少。

    看着田清益打趣的眼神,她干脆将脑袋埋在了碗里,借此来掩饰自己的窘迫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秀恩爱也要挑对象好吧,当着老师的面这样做,她觉得好尴尬。

    傅槿宴并不知道她内心的抓狂,他这么做,纯粹只是想这么做,因为他发现,仅仅是半天没有看到这个笨蛋,他就无比想念。

    田清益突然感慨道:“年轻真好!”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小脸爆红,伸手就在桌下掐了一把傅槿宴的腿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声的挑挑眉,伸手握住了那只作怪的小手,任宋轻笑怎么挣都挣脱不开。

    正餐吃完后,上了一些甜品,宋轻笑是个爱吃甜食的人,尽管已经吃得很饱了,但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。

    田清益和傅槿宴都不好这口,两人就边喝茶边聊天,一个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,见多识广,一个身居高位,也经历了不少事,二人非常谈得来,气氛很融洽,当然,忽略拱食的某只小猪的话。

    回到酒店,将田清益送回房间后,宋轻笑就想下楼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了她,“你干嘛去?”

    “我去一趟前台。”宋轻笑有些心虚,不敢明说要再去开一间房。

    见她这个样子,傅槿宴哪里还不明白,顿时气笑了,将她拉进房间,没好气的给了她一个爆栗,“宋轻笑,麻烦动动你的脑子想想,新婚夫妻在外面开两个房间预示着什么!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想让你老师觉得,你的夫妻关系并不美满?所有展现出来的,都是给外人看的作秀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摸着脑袋,撅着嘴无话可说,干脆坐在电脑前继续加班工作。

    傅槿宴脱下外套,也坐在她旁边,跟一只大型宠物犬一样腻歪着主人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没有什么收获?”

    宋轻笑推了推自己的黑框眼镜,如实回答,反正在他面前,什么丢脸的事没干过。

    “唔,被三位设计界的前辈批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挑了挑眉,聪明如他,一下就猜到其中的关键了,“看来,你这个老师对你很用心。”

    “能将你带来拜访前辈,说明很重视你,也想好好培养你。而这些前辈要是因为你老师在场而违心夸奖你的话,那么你以后多半也止步于此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