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挨批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田清益主动介绍,“这三位分别是设计师陈力、莫思辉、张逸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很简单,并没有过多的介绍,好像在说这是路人甲、路人乙,宋轻笑却在心里暗暗咋舌,果然都是一些设计界的牛人,大师级别的。

    她恭敬又乖巧的鞠了一躬,“陈老、莫老、张老你们好,我叫宋轻笑,久仰三位大名,一直无缘得见,今天终于有幸见到三位了,真的是太幸运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含笑点点头,随后落座。

    田清益与老友重逢,自然少不了一阵寒暄,几人交谈得非常愉快。

    宋轻笑默默的坐在旁边,当一个小透明,这种场合她完全插不上话,还是喝她的茶好了,不过也竖起耳朵专注的听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毕竟,大师们的闲聊当中就包含着许多信息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田清益突然话锋一转,“这丫头是我最近刚收的一个徒弟,所以就带她来拜访下你们,你们这些前辈也好顺便提携一下后辈,不至于让我们设计界后继无人。”

    他面含鼓励的看着宋轻笑,“笑笑,去把你的作品拿来,让几位前辈给你指点下。”

    在出发前,田清益就交代好宋轻笑,让她带上自己的作品。

    宋轻笑自然明白他的意思,于是将自己最满意的作品挑选了一些随身带着。

    这下终于来了,她神情一肃。

    宋轻笑恭敬的将自己的作品呈上去,紧张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一时间,热闹的会客室安静得过分。

    暴脾气的陈力最先说话了,他摇摇头,毫不客气的批判,“设计的内容不够创新,让人印象很浅,不能直入人心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被人这么批判,宋轻笑的心一紧。

    看起来很和蔼的莫思辉也摸摸胡子,认同的点点头,“灵气倒是有了,但就是还差那么点味道,改进的空间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缺少的实质性内容是由生活阅历累积来的,这个也急不得。”张逸看着宋轻笑的脸都有些发红了,笑眯眯的安慰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见自己最满意的作品被批评得一无是处,小脸有些垮,显得沮丧与灰心。

    田清益端着茶杯喝了一口,看着她这幅样子,眼中闪过一道光。

    他此行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磨磨宋轻笑,没有遭受过挫折的设计师也许可以走很远,但走不高,只有在困境中奋起直追,有冲破束缚的力量,设计稿才有震撼人心的力量传达出来。

    不然,永远都只是处于差不多的状态,一个差不多先生,可不是他想要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此时还不明白她这个老师的目的,只是仍旧很虚心的接受各位前辈的批评。

    “谢谢三位前辈的指点,我明白自己的不足之处了,这就是我要改进的方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几句话后,宋轻笑若有所思的顿了顿,坏情绪神奇般的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一张小脸顿时神采飞扬,露出一抹了然的笑容,“我想,我能体会到老师这次带我来的目的了,老师真是用心良苦。顺境对人是一种滋养,然而,想要有所成,向更高层次迈进,逆境才是最大的催化剂,若果一直活在众人的赞扬、恭维中,而没有警惕心,那么这辈子就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陈力突然大喝一声,哈哈大笑起来,“老田呀,你的眼光真不错,我一开始还不明白你收徒的原因,这下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莫思辉也笑道:“老田,这真是颗好苗子,一个人的心性才是成功的最重要因素,这丫头,我看很不错,有韧劲,有悟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莫名被夸,显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田清益看见宋轻笑后来的反应,和他们夸奖的话,像个小孩子似的,开心的笑了,“我当初也是看中了这丫头的性格,有原则,有韧劲,做事细心又努力,再加上很有灵气,要是错过这个徒弟,我估计会捶胸顿足、嚎啕大哭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这下好了,你做梦估计都会笑醒。”

    几人笑成一团,氛围一时和谐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五人小聚了一番,吃过午饭后,田清益就和宋轻笑回到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宋轻笑午睡刚起来,就听见扣扣扣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她揉揉眼睛,疑惑的走过去开门,难道是老师?可是他说了整个下午都没事了呀。

    当门打开的时候,宋轻笑的眼睛瞬间瞪成了铜铃,大脑当机,只不断的重复着两个字:卧槽卧槽卧槽!

    傅槿宴神奇般的站在了她面前!

    明明上午还在市的傅大总裁,此时竟然站在了酒店门口,这个世界玄幻了么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一副被惊吓的了样子,宠溺的笑了笑,大长腿一迈,走进来将门关上,然后一把将呆愣的某人抱进怀里,低头亲了亲她的唇,声音低沉又充满磁性与诱惑,“怎么?见到你夫君从天而降,高兴傻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偷袭后,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,将他推得远了些,但仍旧被他禁锢在怀中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边的子公司出差,顺便过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某人其实是放心不下宋轻笑一个人过来,毕竟自从结了婚,他们两人就没有分开过。

    还有,独守空房的滋味,傅槿宴真是一点也不想再尝试了。

    看见她走后,他第一时间就给陈盛打了个电话,让他订了来这边的机票。

    宋轻笑将信将疑的看着他,暗搓搓的戳了下他的胸膛,“真的?”

    她怎么觉得,这个理由听起来很熟悉?

    傅槿宴在心里发笑,这个笨蛋现在变警惕了嘛,但还是相当厚脸皮的点点头,“当然是真的,要不,我明天带你去子公司转一圈?”

    what?

    宋轻笑想到那个场面就打了个抖,连连摇头,小脑袋甩得像个拨浪鼓似的,“别别别,我可不想被人当猴子一样围观!”

    磁性的笑声愉悦的响起。

    于是下午,傅槿宴和宋轻笑就窝在酒店的房间里,宋轻笑在画设计稿,傅槿宴在处理公务的同时,偷看她画设计稿。

    半天没见,他还怪想这个笨蛋的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二人在上班时也整天不见面,但那时傅槿宴知道,她就在离他不远的地方,心里很踏实,不像现在,她突然就跑到隔壁市来了,那种感觉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古人诚不欺我。

    对于某人的偷窥,宋轻笑完全没有察觉,她上午刚刚经历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打击,现在全部的心神都放在稿子上了,准备一鼓作气,来个华丽的转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