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九章 买鞋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姗姗呀,你不知道,我最近过得有多憋屈!”

    欧珊珊揉了揉她的小脸,“是谁又欺负我们笑笑啦,来,告诉姐,姐帮你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就开始巴拉巴拉的,将自己的“悲惨遭遇”从头到尾说了一通,末了,还来个总结陈词,“你说我最近是不是很倒霉,明明我啥也没干,偏偏所有的事都降临在我头上了。哎,改天我们去郊外的寺庙上上香,请菩萨保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听完她的吐槽,很没有同情心的哈哈大笑,“我笑,你这样被傅槿宴吃得死死的,这辈子要翻身怕是困难咯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拍了一下她的手,没好气的说道,“好啊,没想到你不但不帮我,还敢笑话我,看我的九阴白骨爪。”

    “求女侠饶命!”

    “哼,现在才来求饶,晚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路嘻嘻哈哈的来到男士皮鞋专卖店,欧珊珊很尽职尽责的帮她参谋,在走遍了商场后,终于买到一双合她心意的皮鞋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满意足的付了账,拎着盒子就和欧珊珊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鞋价格虽然不贵,但是她精心挑选的,希望傅槿宴不要嫌弃。

    欧珊珊很是感慨,“笑笑,我要是个男人,追你没商量,绝对和傅槿宴死磕到底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她逗得脸色微红,“去,整天没个正形,作为一名高贵的女王陛下,就要符合你艳丽高冷的人设,不要动不动就崩人设好嘛!”

    “麻蛋,姐才不喜欢那样呢,把那丫的作者拖出来打死!”欧珊珊挥了挥拳头,惹得路人频频注目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傍晚,回到家,宋轻笑很真诚的将皮鞋拿出来,对着在厨房忙碌的傅槿宴说道:“槿宴,你来试试,这是我下午和姗姗去买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关了火,取下围裙,来到客厅,一眼就看到那双崭新的皮鞋了,不知怎的,心头涌上一股暖流,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几分嘶哑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你特意为我买的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没听出他口中的异样,开心的点了点头,“是呀,我不是把你的鞋给踩坏了嘛,这是我跑遍了商场才买到的,虽然不贵,但也是我的一份歉意,你快来试试合不合脚,不合脚的话我好拿去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眨眨眼,将眼中的湿润眨了回去,沉默着换上了新鞋子,难得不拆她的台。

    “大小刚刚好,鞋也很好看,你的眼光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呼出一口气,拍了拍自己的小胸脯,“哈哈,那就好,不枉我们那快要走断的双腿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我家笑笑买的,什么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又换下鞋子,将它珍而重之的放到鞋柜里。

    宋轻笑猝不及防的被他撩到了,红着脸跑到厨房帮忙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长这么大,送他东西的人多如牛毛,而且都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,但那些人都是别有目的,其中都含着一份利益的交换,或者几分讨好的心思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谁,像宋轻笑一样,出自纯然的本心,毫无介怀的买她能承受的东西,大方的送给他,却又没有小心翼翼,没有讨好,没有交换,只有一份真心。

    傅槿宴收到珍贵的礼物,心情很好,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,晚餐做的都是宋轻笑爱吃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他熟练的翻着菜,啧啧感慨,“真是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全能型人才呀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得意的笑道:“你知道就好,既然你拥有一个这么完美的老公,那还不好好珍惜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随意表扬了几句,看把你能得。”宋轻笑翻了个白眼,丫的真不要脸,给点阳光就灿烂!

    日子在忙碌中总是过得很快,宋轻笑觉得忙碌,但非常充实,某天,她照例去田清益那里学习。

    结束之后,田清益摸摸自己并不存在的胡子,笑眯眯的看着她,“笑笑,你明天收拾下,我带你去临市拜访几个设计界的同行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双眼一亮,能让老田都去拜访的,绝对不是普通设计师,至少都是叫得出名头的。

    要是放以前,她都没有资格去见他们,这可是个学习提升的好机会,于是连连点头,“谢谢老师。”

    随即,两人约定好了时间与地点后,宋轻笑就回家了,脸上一直挂着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傅槿宴下班回来,看到宋轻笑吹着口哨笑眯眯的收拾东西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准备离家出走?”

    宋轻笑抬起头,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,“去你的,你才要离家出走。”

    堂堂总裁大人怎么总在她面前秒变弱智!

    她骄傲的扬起头,“明天老师要带我去临市拜访几位设计界的前辈,我当然得收拾收拾啦,而且最近这么累,趁此机会出去放松下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就像脱离了鸟笼的鸟,欢快的飞走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宋轻笑这副放飞自我的样子,也有些心疼,最近确实辛苦她了,上班设计学习三头跑,他一个大男人看着都觉得累。

    他昨晚抱着她的腰感觉都细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傅槿宴给陈盛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宋轻笑二人很快就到达临市,找了一个五星级酒店略作修整后,便马不停蹄的去拜访那几位同行。

    出租车在一栋别墅前停下后,宋轻笑忽然很紧张。

    田清益看出了她的紧张,安慰道:“丫头,别怕,前辈也是人,不会吃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苦笑着点点头,心里流着两条宽面条泪:我说老师,您会不会安慰人,您这样一说我更紧张了好伐。

    佣人恭敬的将二人引进客厅,宋轻笑看见三个年过半百的人,正坐在一个雅致的根雕前高谈阔论。

    三人听见动静,朝这边看来,见到来者,纷纷起身,热情的跟田清益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老田,我们等你好久了,你还是这么磨蹭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大笑着走过去,“没办法,最近太忙了,都抽不出时间来看你们,这不,一有时间就带着徒弟来了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身,朝宋轻笑招招手,“丫头,过来,见见几位前辈。”

    几人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,田清益是什么人,他们比谁都了解,这个怪脾气竟然会收徒弟,还是一个看上去这么小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宋轻笑深吸一口气,面带笑容的走上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