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章 丧权辱国条约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我还有今天姑姑交代的课后作业!要学习你说的‘上层礼仪’。”某人撅起小嘴表示不服。

    傅槿宴翻了个白眼,压根不为所动,“姑姑夸你学得很快,这个课后作业相信也难不倒如此聪明的你。”

    他特意在‘聪明’二字上加重了语气,宋轻笑听着这话,又看了看那双皮鞋,突然觉得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扎心了,老铁!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爆发了,不管不顾的吼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卧槽傅槿宴你丫的到底想干嘛?劳资一天都要忙成狗了,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瞅瞅我这黑眼圈粗毛孔黑头和粉刺,你摸摸我瘦骨嶙峋的身体,你竟然忍心这样做!不就是踩了你一双皮鞋嘛,劳资赔行了吧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眼睛一眯,周身的气势突然沉了几分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既然你说要赔,我也不好意思拒绝了你的好意。这双皮鞋也不贵,是我在意大利定制的纯手工皮鞋,全世界只有三双,原价八万,这样吧,念在我们夫妻一场,我给你打个九折,你赔我七万二,这双鞋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宋轻笑当即吐血三升,卧槽这是什么鞋,这么贵,抵她半年工资了!

    她后悔了行不行,她收回她说的话可以吗?

    呜呜呜,她是个蠢货吗?为什么要提赔钱的事,这下好了,雪上加霜啊尼玛!

    “傅大爷、傅老板、傅总裁、傅大人,刚才我说的话您就当没听见好吗?求你啦,拜托啦!”

    宋轻笑迅速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,一双大眼睛眨啊眨的,可怜兮兮的看着傅槿宴,博取同情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是眼睛抽风了,还是脑子抽风了?在你眼中我就是个聋子?这么快就忘记刚才的话?”傅槿宴阴测测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小人不敢!”

    我都给你低伏做小了,混蛋你还揪着我的小辫子不放。

    “不管你敢不敢,反正这七万二你是赔定了!”傅槿宴口气强硬,一步也不退让。

    宋轻笑炸毛,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到底想干嘛?反正我赔不起,你把我杀了也赔不起,劳资不赔了,哼!”

    她挺起小胸膛,一副为了抗日胜利甘愿英勇就义的造型。

    傅槿宴拿过她手中的平板,扔到沙发上,一步一步向宋轻笑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你你,你想干嘛?我给你说哦,杀人是要坐牢的,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他迫人的气势下,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,直到后背抵上墙壁,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傅槿宴双手撑着两侧,将她笼罩在自己身前狭小的空间中,修长的身躯紧紧贴着她的,温热的呼吸吐在她脸上,压低了声音,深深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?哼,太便宜你了,我有更好的办法来让你还债!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脸黑人问号脸,她这是被傅槿宴壁咚了?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?

    卧槽,真特么刺激!

    怪不得那些脑残三流言情剧里的男主角动不动就爱来这招。

    感觉温热好闻的气息钻进鼻腔,宋轻笑的脑袋突然有些晕,她从被壁咚的中回过神,结结巴巴的问道,“什、什么更好的办法?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绽开一个灿烂又阴险的笑容,“陪睡!”

    宋轻笑蓦地瞪大了眼睛,大眼睛里的惊慌让她看起来就像一只迷路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们之前有约法三章的,不能那啥啥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不屑的嗤了一声,“你都不遵守规定,非要当个老赖,我又怎么好意思一个人遵守约定呢,那多不公平呀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听着他斩钉截铁的语气,宋轻笑一双小手抵在他健硕的胸前,都快哭了,“大哥,直接说一个我可以接受的办法吧,我这颗小心脏实在经不起您的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低低的一笑,眼中浮上一抹商人特有的算计的光芒,“这样吧,陪睡是一定要的,但我不碰你,这七万二你也可以不必还,但是你得把我整理好的这些视频看完,然后写一篇总结心得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旧事重提,“不然,下一次再踩我的鞋,就不是这么轻松就能了结的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略微思考了一番,陪睡什么的,反正自己也已经习惯跟他盖棉被纯聊天了,这点可以接受,至于看视频写心得嘛,虽然自己很不想看,但一想到那七万二,她觉得看视频简直是太轻松了有木有。

    于是她点点头,签了这份“丧权辱国条约”。

    在她低头的瞬间,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计谋得逞的笑,终于又让这丫头名正言顺的跟自己睡一起了。

    想逃开他的手掌心,门都没有!

    随后,宋轻笑抱着平板,遵守约定,乖乖的爬到傅槿宴的大床上,看起了视频。

    傅槿宴满意的点点头,也上了床,在宋轻笑看得入神时,将自己的胳膊伸过去,垫在她脑袋下。

    宋轻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,仍旧盯着屏幕看,身体很熟悉的在他怀中找了个舒适的位置窝着。

    傅槿宴摸摸她的小脑袋,心里满足极了,温水煮青蛙就特别适合这个笨丫头,嗯,慢慢来,等她跳不出那个锅时,再将她慢慢的吃掉。

    周末,宋轻笑没有去傅清雅家里学习,而是坐在书房苦逼的写心得,她一边写一边烦躁的抓自己的头发。

    没办法,像她这种搞设计的人,习惯了去感觉,捕捉灵感,写心得什么的真的不是她的强项啊。

    要疯了!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她东拼西凑的终于将一篇心得写好,屁颠屁颠的拿去给傅槿宴审核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鸡窝一样的发型,又扫了几眼上面的内容,很是嫌弃的大手一挥,“不合格,拿去修改!”

    宋轻笑扁着嘴,又沮丧的回到书房修改去了。

    求教了万能的网友后,她涂涂画画,将它润色了一番,半个小时后,再度拿去给某人审核。

    这次,傅槿宴虽然皱了皱眉,但也没过多为难她,勉强通过。

    “耶,万岁!”宋轻笑开心得在他脸上啵了一个。

    傅槿宴摸着被非礼的地方,眼中是弄得化不开的宠溺:这丫头,这么容易就满足了!

    下午,宋轻笑给欧珊珊打电话,约她出来参谋买鞋事宜,顺便吐槽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再不吐槽发泄一下,会分分钟原地爆炸的。

    欧珊珊爽快的答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