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章 给你看一样东西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擦了擦额头的汗,其实这汗不是累的,是被傅槿宴那厮吓的,这个男人的脸黑得跟包公有得一拼,她很怕他一个控制不住自己,就把她给掐死了。

    傅清雅好笑的看着二人斗嘴,看过瘾了,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宴儿,我想笑笑一定不是故意的,她只是身体有些不协调,许多刚跳舞的人都是这样的,慢慢的熟悉了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开始学的时候怎么不是这样!”傅槿宴不动声色的给某个笨蛋暴击。

    宋轻笑偷偷翻了个白眼,但面上还是努力恭维这位爷,“那是因为傅总您天资聪颖,一学就会,哪是我这等凡夫俗子比得上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丫的好想把她的嘴堵上怎么办?

    傅清雅又愉悦的笑出了声,她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,笑的次数比之前一年的都多。

    音乐开启,宋轻笑继续她的踩脚舞。

    几个小时下来,傅槿宴的鞋已经不能被称之为鞋了,活生生了上演了一出“变形记”,用惨不忍睹都不能准确形容了。

    惨绝人寰更贴切些!

    同样的,他的脸也不能称之为脸了,叫锅底更符合现实情况。

    宋轻笑那个战战兢兢呀,都不敢胡乱开口说话了,还是缩起头来做人比较安全,外面的世界简直充满了恶意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后,二人在傅清雅的依依不舍中驱车离开。

    车里,宋轻笑一本正经目不斜视的开着车,今天下午踩傅槿宴踩爽了,她这会主动要求当司机,以表达自己的愧疚之情。

    对此,傅槿宴只有一个字可以表达他的心情:哼!

    两人就在这种诡异的沉默中回到了家,宋轻笑鸵鸟似的溜到电脑前,假装工作的样子,实则是在网上偷偷求教——跳交际舞总是踩舞伴的脚怎么办?在线等,急!

    评论很快就刷爆了微博,当然大多都是些调侃。

    “教博主一个不外传的秘方:让你的同伴穿铁打的鞋!”

    “我只想对博主的舞伴说:节哀吧,阿门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得是有多大的仇恨呀。”

    “为你的舞伴买几双好鞋吧,说不定他会老怀安慰而心甘情愿让你踩呢。”

    “让舞伴成为老公,就不怕被掐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+1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看着这些不着边际的话,宋轻笑气得只想保持微笑,脸色一会红一会白的,简直不要太精彩。

    傅槿宴上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,宋轻笑咬牙切齿的盯着电脑屏幕,脸上却是在微笑,怎么看怎么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他冷不防的出声,宋轻笑打了个哆嗦,赶紧关掉页面。

    开玩笑,要是让傅槿宴看到这些评论,她估计活不过今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在画稿子,对,画稿子。”某人信誓旦旦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这副心虚的笑,就知道肯定没好事,而且多半还是跟他相关的,但他现在没时间去追究。

    他还有重要的事要去做,堪称人命关天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他几步走过去,不容反驳的将宋轻笑拉起来,“走,给你看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踩了他的鞋,现在顺从得跟绵羊一样,哪里会反抗,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卧室走去,不过还是有些好奇,“你想给我看什么呀,槿宴?”

    傅槿宴回过头诡秘的一笑,“你看了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忽的打了个哆嗦,忽然想起了上次爱情动作片的事,该不会是这厮为了报复自己踩他的脚,而强迫她看那些羞羞的东西吧?

    那她是该接受,还是接受呢?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宋轻笑突然发红的脸,有些诧异,这货怎么了?

    难道是脑子里又在想些什么儿童不宜的画面吗?

    他突然起了逗弄她的心思,手指轻轻抚过她的嘴唇,低沉暧昧的说道:“一会你一定要好好学几招哦,我会身体力行考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原本只是微红的脸这下彻底红了,尼玛,她猜得果然没错,这丫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些啥!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,傅槿宴这个妖孽,来个人将他收走吧!

    直到傅槿宴淡淡的扔给她一个平板,便冷淡的转身离开,宋轻笑那个疑惑惊奇呀。

    卧槽反差也太大了吧?

    这个色胚这么快就性冷淡了?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压下内心的期待激动害羞和心慌,害怕自己接下来会因肾上腺激素暴升而流鼻血。

    等看清里面内容的内容时,宋轻笑只想骂娘。

    特么的竟然是一堆交际舞视频!

    重点还落在怎样不踩舞伴的脚上!

    “卧槽,这个混蛋,竟然不是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?”傅槿宴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在她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宋轻笑吓得平板差点从手中滑落,“卧槽,吓屎我了,你属猫的吗?走路都不带声音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走到她面前,弯下腰,很有压迫力的朝她继续说道:“这些视频不是你上次给我看的那些,你是不是很失望呢?我的好笑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这张俊美的脸,有一瞬间的恍惚,随后立即不受他的攻势,理直气壮的反驳,“我才不是这个意思,还有,你的笑笑很不好,一点都不好!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这货是来逗比的吗?

    “不管你是几个意思,这些视频你今晚必须全部给我看完。不然,哼哼,后果你懂的!”傅槿宴扬着好看的下颌,下了最后通牒,明目张胆的威胁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就草泥马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,凭什么?”

    傅槿宴指了指那双摆在显眼处的皮鞋,不,这个不明东西坑洼一片,堪比月球表面,已经不能称之为皮鞋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理由!”

    宋轻笑倒吸一口凉气,这个理由很好很强大,她竟无言以对!

    可是要看这么多,不是要了她的老命吗。

    想到傅槿宴的性格,宋轻笑决定走迂回的战略路线。

    她使劲掐了自己的大腿一把,顿时影后上身,狂飙演技,泪眼汪汪的看着傅槿宴,“大爷,你就饶了小女子吧,我还要上班还债嘤嘤嘤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债主,还债的事不着急!”某人毫不留情的接话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噎。

    “哇,你好狠的心呀,我还有老师布置的设计作业肿么办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的作业,又不是我的作业,问我怎么办,不觉得有些问错地方了吗?”傅槿宴直接将皮球踢回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再一噎,真是郎心如铁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