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六章 学习进行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虽然要学的东西繁琐又陌生,但宋轻笑有个好处,就是一旦自己认定要学习的,就一定会跟它死磕到底,不学会誓不罢休,所以当初在学校里成绩一直都很好。

    她脊背挺直,乖乖的坐着,认真的听着傅清雅的话。

    呆板的知识被傅清雅讲得绘声绘色,生动极了,宋轻笑渐渐的听入迷了,全然没察觉有个人正在“偷窥”自己。

    傅槿宴坐在旁边,手里拿着一本线装书,却很久都没翻一页,视线一直落在宋轻笑身上。

    花园里,温和的阳光洒下来,为宋轻笑全身踱上一层温柔的金光,一张小脸看上去认真极了。

    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,在他看来,认真的女人也很有魅力。

    草熏风暖,花树生香,岁月静好,这一刻,傅槿宴心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:时光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多好。

    他无声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上午我们就讲到这里,笑笑、宴儿,你们该饿了吧?”傅清雅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,润了润有些干燥的嘴。

    宋轻笑的三魂七魄这才归位,这是她第一次听得忘记了时间,这个姑姑果然厉害,一举一动浑然天成,连讲出来的东西都这么有深度,她觉得这已经不仅仅是礼仪了,而是涉及到了更高的层面。

    怪不得傅槿宴要将她带过来学习。

    外界只怕很多人挤破了脑袋,也换不来傅清雅的一句提点吧?

    宋轻笑发自内心的赞道:“姑姑,你讲得真精彩,我都听得入迷了,我还是第一次进入这种状态呢,真是受益匪浅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捂着嘴轻轻笑了笑,“笑笑,你别把我夸得这么厉害,你受益匪浅,那是因为你骨子里本来就有这些东西,而我仅仅是一个引导者,引导你打开这扇大门罢了,你受益匪浅,说明你自身潜力无穷,很棒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再一次咋舌,哇,这个姑姑好会说话,她太喜欢了嘿嘿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闪过一丝笑意,打趣,“这个礼包大不大?”

    宋轻笑笑眯眯的顺从的点点头,像只可爱的小狐狸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到中午了,三人移步到饭厅,佣人开始上菜,别墅里人不多,但该有的做饭清扫阿姨还是有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一盘盘绿油油白嫩嫩的东西被端上来时,小吃了一惊,这些都是啥菜?

    如果她没老眼昏花的话,这是全素的?

    傅清雅察觉到了她的惊讶,有些抱歉的说道:“笑笑,宴儿,我吃素好几年了,这里只有素菜,希望你们不要介意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自然明白她为什么会突然改吃素的,心里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宋轻笑天真的摇摇头,“不介意不介意,只要是吃的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笑笑你一会多吃点,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被她这话逗笑了,真是个直白真诚的好姑娘,有这么一个开心果在,心里那些忧郁也被冲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傅槿宴额头唰唰唰浮现三条黑线,宋轻笑这二货说的什么话!

    “吃的你都喜欢?你是猪吗?”

    无端被骂成猪,宋轻笑愤愤不平的吐出四个字,“干卿底事?”

    傅槿宴只觉得额头青筋直跳,正要说话,就听见宋轻笑风轻云淡的看着他,“食不言!”

    某人无语。

    宋轻笑将上午学到的知识记得很牢固,尤其是餐桌礼仪这一块。

    在之前,这个简直堪称她的死穴,谁叫她一看见美食立马战斗值飙升,进入狂暴状态。

    现在不同了,傅清雅说过的话像有魔力一般,牢牢的烙在她脑海里,引导着她一步一步的规范用餐。

    第一口菜下肚的时候,宋轻笑的眼睛都亮了,这个素菜竟然做得这么好吃,完全不比吃肉的感觉差,外形精致不说,口味也这么好,简直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宋轻笑的样子就放心了,他还怕她不习惯吃全素,毕竟这一向是个无肉不欢的主,但他姑姑家的素菜做得真不错,不比外面那些高档饭店差。

    改天跟他姑姑要食谱去。

    傅大总裁绝对不会承认,这是要做给某人吃的。

    他一边安静优雅的用餐,一边观察宋轻笑,第一次看见她这么斯文的吃饭,他还有点不习惯,习惯果然是个可怕的东西,啧啧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样子的她也很好。

    宋轻笑静静的吃完一顿饭,神情是前所未有的满足,这种专注在吃上面的感觉,已经很久没体验到了。

    中午,他们三人略微休息了一会,就开始讲动作篇了,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交际舞。

    交际舞在现代社会,已经不仅仅是一支舞这么简单了,它更涉及到人与人交往中的尊重、风度、气度等等不可捉摸的东西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向是用脑比用手厉害的人,讲知识点,她学得很快,一旦涉及到手脚的运用,她就笨拙得不行。

    学习交际舞需要有人伴舞,傅清雅身体不太好,经不住这样折腾,就把这个重任交给了无所事事的傅槿宴。

    “宴儿,我先给笑笑讲一下交际舞的几个注意事项,接下来就由你来带她实践了,姑姑这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啦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半开玩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看着宋轻笑,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接下来的“悲惨”命运了,但一想到傅清雅的身体,他只好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?

    宋轻笑这笨蛋,就让他来度她吧。

    然后整个下午,别墅里就回荡着这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的脚往哪里放?”

    “宋轻笑,可以不踩我的脚吗?”

    “脚下留情,k?”

    “ut!中场休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傅槿宴黑着一张脸,就差没有喊导演换人了。

    在休息的时候,他毫不留情的打击某人,“宋轻笑,你的脚长来,就是为了在这一刻狠狠报复我的是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苦恼的皱着脸,有些心虚的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脚不往你鞋上踩。”

    快看,快看劳资眼神里的怨念!

    傅槿宴气结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“我可以理解为,你就是控制不住自己要报复我的心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偷偷看了一眼傅大总裁脚上那坑坑洼洼的昂贵皮鞋,估计这是傅槿宴这辈子穿得最辣眼睛的一双鞋了。

    在他犀利的眼神下,她赶紧移开目光,底气不足的说道:“我、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让我缓缓,过会我们再试试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