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章 傅清雅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在那辆1280万的骚包车里,傅槿宴尽职尽责的充当着一个司机的角色,宋轻笑坐在副驾驶,好奇的看着他,“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还没等他回答,她看着前方的一辆电动车,立马咋咋呼呼的叫道:“哇哈哈,傅槿宴,都让洋马儿给超了,你还敢说自己是个老司机吗。快快,油门来一脚,为了我们1280的胜利而战斗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1280是个什么鬼?是她给他这辆车取的名字吗?

    还真是别致呢,呵呵!

    他斜眼看着这个像从精神病院越狱出来的女人,突然有点担心,他姑姑能不能教好她。

    更担心的是,他姑姑会不会被这个二货吓到。

    哎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

    “带你去见见我的姑姑,她叫傅清雅,你跟着我叫姑姑就行了,你可能对她没什么印象,但接下来你可能要频繁的跟她接触了,因为你的礼仪课就是由她来授课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了然的点点头,“你姑姑性格怎么样啊?是不是很温柔可亲那种?”

    “嗯,要是性格像你这样,我也不敢把你交给她。”傅槿宴随时不忘打击某人取乐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这是裸的人身攻击,你这是羡慕嫉妒恨!我的性格怎么了,我的性格可受欢迎了。”宋轻笑不忿的反驳。

    傅槿宴在心里冷哼一声:还很会招桃花!

    车子行驶了大约有一个小时,才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停下。

    宋轻笑满脸羡慕的看着这里,青山绿水环绕,环境优美安宁,真是个养人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人杰地灵,反过来说也可以,地灵人杰,看中了这块地方的人,想必品味很高。

    她更期待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门口站了一会,大门就自动缓缓打开了,门后逐渐露出一个窈窕的身影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惊艳得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眼前站着一个身穿淡青旗袍亭亭玉立的佳人,她身形小巧,却身姿窈窕,容貌美丽,气质恬淡温和,她看上去三十左右,皮肤白皙水嫩,保养得超级好,一身旗袍和松松挽起的头发,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从画卷中走出来的古人一般。

    她光是站在那里不说话,就吸引了宋轻笑全部的心神,太美了。

    这种美并不是那种长相极其出挑的锐利的美,而是整体流露出来的一种气质,美丽矜贵又温和,光是靠近就觉得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傅清雅将宋轻笑眼底的迷醉与赞叹看了个一清二楚,心里有些好笑,这个姑娘真直白可爱,不懂得掩饰自己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开口,声音如同春日里的阳光,让人浑身都暖洋洋的。

    “宴儿,笑笑,你们总算来了,一路过来累了吧,快进来坐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终于从震撼中回过神,跟着傅槿宴和傅清雅进了别墅。

    整个别墅十分典雅,并非那种常见的欧氏风格,而是浓浓的古典中国风,小桥流水,飞檐长廊,柳树在水面摇曳生姿。

    宋轻笑是做设计的,对这些元素非常敏感,透过有形看无形,一下子就摸清了傅清雅的大致喜好。

    直到坐在沙发上,宋轻笑才缓缓吐出一口气,今天这趟绝对不虚此行。

    她老老实实的跟着傅槿宴喊了声姑姑,傅清雅嘴角的笑容更美丽了。

    傅清雅为他们泡茶,优美流畅的动作让宋轻笑赞叹不已,“姑姑,您泡茶的手法真漂亮。”

    她在分完茶后对宋轻笑温柔的说道:“这些都是你即将要学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认真学习。”宋轻笑调皮的眨了下眼,一副小学生做保证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要学习的不少,不过没关系,我们时间长着呢,慢慢来,笑笑一看就是个聪明孩子,姑姑相信这些一定难不倒你的。姑姑这儿随时欢迎你们来,平时这里也没有人来,安静得都有些寂寞了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神情中隐含着一丝忧郁,被一直注意着她的宋轻笑敏锐的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对了,他们到了这么久了,怎么没见男主人,也就是所谓的姑父出来?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有些懊恼,怎么不提前将所有情况都打听清楚呢,现在都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她顿时老老实实的坐着喝茶,就听傅清雅温柔的声音传来,“品茶的品字有三个口,舌尖品其苦,舌中品其酸,舌根品其甜,这是顶级的君山银针,口味清淡中带甜,笑笑应该能喝习惯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她的话,慢慢的品尝着杯里的甘甜,果真如她所说,滋味甘甜,回味悠长,她赞叹的说道:“姑姑,这是我第一次喝到这么好喝的茶,简直是终生难忘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傅槿宴在一旁为她解惑,“一杯茶的好坏评判,茶叶质量占三分,冲泡的泉水占三分,剩下四分便是泡茶人的心境了。”

    不明觉厉,宋轻笑崇拜的看着他,没想到傅槿宴对这些竟然这么了解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作为一个身居高位的人,不能什么都懂得点,怎么让人信服呢。

    傅槿宴也感慨的看着傅清雅,“没想到姑姑这么多年,心境越发淡薄了,但是我还是从中尝到一丝有别于茶叶本身的苦味,你心里还没放下那件事。”

    傅清雅垂下眼睛,表情平静,语气也淡淡的,“宴儿,生离死别本就是人生大事,哪能说放就放呢。有可能我下一刻就会走出来,有可能我一辈子也走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宋轻笑听她这样平淡的说着这些话,突然有点悲从中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敏锐的察觉到什么,生离死别,不在家的姑父……难道是?

    她蓦地瞪大了双眼,为自己的猜测感到震惊与难过,不由得偏头看向傅槿宴。

    傅槿宴好像读懂了她眼里的意思,对她点点头。

    直到茶喝得没什么滋味了,三人才起身。

    傅清雅一直在暗中观察宋轻笑,觉得这个小姑娘性格耿直、敏锐、有活力,心里很满意,还好宴儿没给她带个难相处的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基本上只有周六周天才有时间来学习礼仪,为了抓紧时间,随后她们便开始了正式学习。

    傅清雅先给宋轻笑讲解了要学的礼仪有哪些。

    听得宋轻笑暗暗咋舌,没想到有钱人的生活也不容易,束缚竟然这么多,得时刻注意自己在别人面前的形象,太特么累了,她在心里为傅槿宴与接下来的她掬一把同情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