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四章 你这是在跟我发脾气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见自己被忽视了个彻底,很是恼火,顿时就控制不住说话的音量,“宋轻笑,你这是在跟我发脾气吗?”

    回应他的是床上那坨越来越快的抖动频率。

    他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,弯下腰一把将被子拉开,印入眼帘的就是一张布满泪水的脸。

    宋轻笑闭着眼睛,哭得很厉害,眼泪珠子似的往下掉,掉在身下的床单上,晕染出了一团墨色。

    傅槿宴慌了,走过去将她抱起来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使劲挣开他的怀抱,睁开有些肿的双眼看着他,淡淡的说了一声,“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约法三章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到这个,有点不知所措,他很少见宋轻笑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跟他说话。

    忍下心头的疼痛、烦躁,他还是将她抱住,固定在怀里,“我不信,除了这个,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,你不说,我就不放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力气不如他,索性不动弹了,扯过他的睡衣毫不在意的擦擦眼泪,擤了下鼻涕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脸黑线的看着她的动作,矜持点不好吗?

    这是在报复吗?

    “傅槿宴,你带我去参加你的家族宴会,你的好侄女三番两次的来坑我,尼玛的我忍了,谁叫我俩八字不合呢。但你是什么意思,想教我学礼仪,懂规矩,是嫌我家没教养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简直要被这个女人的奇葩逻辑气笑了,他深吸一口气,压抑住自己内心躁动的草泥马。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的思维果然不在一个频道上,他明明只是就事论事,也是真的想帮助她成长,来抵御外界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听我说话可以吗?”他低头看着她,见她一副拒绝的表情,立马恶狠狠的说道,“你不好好听我说话,那就别怪我吻你了,反正你也肖想我很久了不是吗!”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捂住自己的嘴,不甘示弱的瞪回去,却也乖乖的不怼他了。

    这丫的一向说到做到,她虽然很喜欢和他亲亲的感觉,但并不喜欢这种强迫式的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嫌弃你,嫌弃你的话我就不会跟你结婚,哪怕是假结婚,你明白我的心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深深的看着她,“只是上次的经历让我明白了,只有让你强大起来,让自己无懈可击,才能抵御来自外界的伤害,我并不是每次都能及时赶到你身边,万一我哪次没来得及保护你,面对众人的挑衅、嘲笑、不屑,我不知道你会是怎样的难过、伤心。”

    他将她扶正,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水,“笑笑,只要你一日挂着‘傅太太’的名头,就总会面对来自部分人的攻击,我不想你受伤,因为那样的话我也很难过。我只想你能像之前一样,坚强独立又自信的活着,开开心心的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下次,如果沈心愿还要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舞,我更希望看到你用实力打脸,跳给她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垂下睫毛,看不清她眼底的神色。

    沉默了很久,她淡淡的说道:“我明白你的心了,是我钻牛角尖了,我只是想起了每次沈心愿骂我时说的那些话,我家穷,我没教养,小家子气,配不上你,我就觉得,其实她说的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知道了她的心结,也放心了,毕竟知道了就可以对症下药了。

    他眉目温柔的摸着她柔顺的长发,耐心的表达自己的心,刚才的愤怒抓狂早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沈心愿是沈心愿,我是我,即使她是我亲姐姐的女儿,我的亲侄女,她也无法代表我一丝一毫,更无法代替你在我心中的地位,明白了吗?小糊涂蛋!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下次,我不希望你这样一个人闷在被窝里哭,要哭,也只能窝在我怀里哭。有什么话就直接对我说好吗?我们之间不必忌讳这么多,你不说,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我们说的话就不在一个频道上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吐出一口气,扯了扯嘴角,“刚才只是不小心被沈心愿留下来的坏情绪控制了,你放心,我一定在心里将她踢得老远,才不管她是谁的侄女呢!”

    “还有,窝在你怀里哭也行,不过你的衣服得借给我用一用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眨了眨红肿的眼睛,想当霸道总裁,就得要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终于恢复正常了,又看了看自己不忍直视的睡衣,“衣服借你用也行,不过你得帮我洗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开始脱衣服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呆呆的看着他美好的,流畅的线条,紧实的肌肉,只觉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,荷尔蒙爆棚,这男人的身材简直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下子就将她打横抱起,宋轻笑吓得一把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作为今晚你把我锁在门外的惩罚,你要陪我睡!”

    “这个理由太牵强,我不接受!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甩小脑袋,为他无耻的借口汗颜,磨了磨牙,一口就咬在了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嘶,你还真咬啊,你这个女人怎么下的去口。”傅槿宴眉心一蹙,无奈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把它当成红烧肉就下得了口了。”某人得意洋洋的传授她的秘诀。

    傅大总裁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不是他全身上下每一块肉,包括骨头,在这个吃货眼里,都是可以下饭的盘中菜?

    周六一大早,傅槿宴就把宋轻笑从被窝里拉出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睁着迷蒙的睡眼瞪了他一眼,“你干嘛!扰人清梦最讨厌了!”

    姐可是有起床气的,小心被伤害掉血。

    傅槿宴倏地凑近了,静静的看着她好一会,看得宋轻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才轻启薄唇。

    “你有眼屎,就别跟我撒娇了,会起反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面目狰狞,很想将他扔到恐龙时代。

    她拖拖拉拉的洗漱好,随便吃了点早餐。

    说随便却并不简单,是傅槿宴一大早就起来做的杂粮粥,还有三明治和煎蛋,还有一盘精致的水果拼盘。

    “谁娶了你真是有福。”宋轻笑啧啧感叹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脸黑线,这女人说的是人话吗?

    他为什么就听不懂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