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章 吃狗粮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歪歪,干嘛动手动脚的!”宋轻笑扭了扭身体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脸黑线的看着这个逗比,歪你个头,好好说话会死呀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出去吃饭,给你庆祝庆祝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故意歪曲他的意思,“你这是偷懒不想做饭吧,才拿我当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没良心的臭丫头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傅槿宴将她禁锢住,就挠她的痒痒。

    宋轻笑平生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痒,立马“跪地”求饶,“哈哈,小女子口无遮拦,求大侠饶命!”

    “晚了!”

    二人一路打打闹闹的来到一家高级西餐厅。

    坐定后,宋轻笑毫不客气的点了一堆好吃的。

    用她的话来说就是:庆祝嘛,当然要放开肚皮吃了!

    傅槿宴头顶飞过一只乌鸦:是谁才说了要减肥来着?这么快就吃吃吃真的好吗?

    当然,他也很乐意见到宋轻笑放开肚皮大吃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摸着下巴,看着眉飞色舞的某人,将自己那点小心思掩藏得很好。

    不养胖点,摸起来怎么有手感呢。

    丝毫不知自己被yy的宋轻笑正在给傅槿宴讲述拜师的整个过程,当然也不可避免的提到了欧宫越。

    傅槿宴收敛起脸上的笑,眼中闪过一抹暗沉,真是哪里都有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又在吃醋了,声音低沉得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说来,我们还得好好感谢感谢你的欧学长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打了个寒颤,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的欧学长?听起来怎么这么渗人呢!

    还有,这口气,比千年老陈醋都还酸,啧啧。

    她故意眨了眨眼,好奇宝宝似的看着那个黑脸包公,“槿宴,你这是在吃醋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人一语戳中了心思的傅大总裁尴尬的咳嗽了一声,脸微微有些红,不过毕竟是老江湖,一会便压下这种尴尬,犀利的回道:“对,我就是在吃醋,笑笑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自然知道他在委婉的表白,心中有只小鹿在乱撞,垂下长长的睫毛,遮住了眼里的羞涩。

    他们都相处这么久了,在傅槿宴这撩人的本事面前,她还是会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不好意思的样子,笑而不语,拿起手机打开微信轻点几下。

    随后,提示音响起,他看了看对方的回复,这才满意的锁屏。

    “我叫了个人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抬起头,疑惑的看着他,“不是我们两个人的聚会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神秘的笑笑,“等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十五分钟后,欧宫越在服务员恭敬的指引下,走到他们这一桌。

    宋轻笑意外的看见他,先是一愣,再一喜,她其实想要感谢下欧宫越的,毕竟没有他的引荐,她也不会找个这么有名气的老师,但是又怕家里这个醋精生气,就忍住了没说。

    没想到傅槿宴竟然自己邀请欧宫越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请欧宫越坐下,然后很自觉的坐到宋轻笑旁边,又招来侍应生点了些东西,这才对欧宫越笑道:“今天拜师的事笑笑都告诉我了,谢谢你的引荐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毫不在意的摆摆手,“槿宴,你这么客气干嘛?凭咱们的关系,还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东西端上来以后,宋轻笑就绿着一双眼睛开始吃吃吃,这两个男人天南地北的聊,几乎不怎么动叉子,除了偶尔碰碰高脚杯。

    傅槿宴边跟欧宫越说话,边为宋轻笑切牛排,拿纸巾擦嘴,全程就像在照顾一个没有自理能力的婴儿,就差没有喂她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瞧你吃得,像个小花猫似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好意思的埋下头,她今天确实是饿惨了嘛,整个下午都在谈事情,用脑量很大的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,她有哪天没被饿惨?

    欧宫越看着这二人的互动,在其中流动着的默契与暧昧,顿时心里很不是滋味,略带羡慕的说:“你们的感情真好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挑了挑眉,摸摸宋轻笑黑顺的头发,宠溺的说道:“是呀,这个笨丫头,没了我估计活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,这厮不要脸的睁眼说瞎话,她这么多年是怎么活下来的?靠上天垂怜吗?

    不过这种场合下,有外人在,她忍住了自己的暴脾气,没有开怼,只是嘴里嚼得更狠了,像是在吃某人的肉似的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不服气的小眼神,继续半真半假的编故事,挑了挑眉,煞有介事的说道:“是谁做了噩梦半夜往我怀里钻的?”

    宋轻笑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:不要乱说,劳资明明只是借你的床一睡!

    欧宫越却越听心里越堵,这下终于明白傅槿宴叫他来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一是感谢他从中牵线搭桥,二是让他看清楚,他们的感情有多好,好让他知难而退。

    他无奈的一笑,这个傅槿宴,心思还是这么深,这么具有危机意识。

    今天这顿狗粮,看来是逃不开了。

    他索性端起酒杯,冲傅槿宴示意了一下,“你们感情真好,很让人羡慕,这杯,我干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明所以的看着欧宫越,他们感情好,跟他干了这杯酒有什么直接或间接的关系吗?男人的心思果真很难懂,尤其是这种久居上位的人,她还是做一个幸福的吃货吧。

    欧宫越最后是被傅槿宴扶着上车的,给他叫了个代驾送他回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在赶走潜在的情敌后,一脸满足的搂着宋轻笑的肩,将半边身体靠过去,美其名曰:头晕,借一下肩膀靠靠。

    可怜宋轻笑这个矮子,扶着这装醉的大高个,路都走不稳了。

    她嘟起小嘴,不满的抱怨,“你今晚喝这么多酒干嘛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眯起眼睛,口气中却满是轻松与笑意,“今晚我开心呀,怎么?你难道不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没,没,我很开心。”

    吃得很开心!

    宋轻笑摸了摸鼓起来的小肚子,满足的喟叹一声,突然又想起什么,急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欧总喝那么多干嘛?不要命似的一杯一杯的干。”

    她只要想起后来的场景,就觉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欧宫越一开始还好好的,后来却越看越不对劲,那架势,颇有些借酒消愁的意味。

    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吗?

    可是她连洗手间都没去,全程一直在听他们说话,他们聊得相当愉快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