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一章 拜师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二十分钟后,车子缓缓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欧宫越先下车,很绅士的为宋轻笑拉开车门。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受宠若惊,大bss为自己开车门,这待遇简直绝了有木有!

    她看着那块低调的招牌,收敛好自己的情绪,就和欧宫越一起进去了。

    老田看见他们,很热络的打了个招呼,看上去似乎等他们很久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甜甜的问了一声好,有些疑惑,难道今天这次拜访并不是即兴的?而是这两人早就商量好的吗?

    唔,到底是什么事呢?

    她越发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随便坐,笑笑,小越越。”田清益不改老顽童本色,很不给面子的这样叫欧宫越。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看向宋轻笑,“其实我本来是想请你帮个忙的。”

    被设计界的泰斗说请帮忙,宋轻笑一下子就愣了,搞设计的人多如牛毛,她不过是其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,能帮上什么忙?

    况且,只要这位前辈放话说自己需要人帮忙,来的人估计能踩破门槛,还都是免费自愿来的。

    看见宋轻笑那呆萌的样子,田清益了然,“看来小越越没给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田老,承蒙您看得起我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说,我很乐意为您效劳。”宋轻笑立马端坐好,一副“我是乖宝宝我认真听话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欧宫越在旁边噗嗤一声就笑了,“我说笑笑,你这么文绉绉的说话我还有点不习惯。”

    一排乌鸦从宋轻笑头顶飞过,还嘚瑟的赏她几颗鸟屎。

    bss大人,您习惯什么?我很二的语气?还是严肃的样子?

    田清益也摇摇头,一张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。

    “笑笑,在我这里不用太拘束,我就是喜欢你那活泼的性子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点点头,脸红了,原来,她在众人眼里已经是一副逗比样了么?

    有点忧桑哎!

    田清益继续说道:“我手头有一批重要的设计案,需要一个助手帮忙,这个助手不仅能力要强,人品也要过关,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才见过一面,但我看人的眼光一向很准,你绝对是一颗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被人当面夸奖,还是自己崇拜的人,宋轻笑难得忸怩起来。

    她嘿嘿傻笑一声,“田老,您这么表扬我,我会骄傲的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看着宋轻笑不做作的样子,和调皮的话,一下子哈哈大笑起来,开心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欧宫越也满脸笑意的看着不同于平时的宋轻笑,这个女人,果然很有趣。

    田清益笑够了,用手在桌子上有节奏的叩着,说了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话,“我突然很想收个徒弟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和宋轻笑听到他的话,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还是欧宫越反应快,他淡淡的瞅了一眼被这个消息惊得还没回过神的宋轻笑,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眼前不就有一个绝佳人选吗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却是一本正经的看着宋轻笑,“丫头,这事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怎么看?”宋轻笑有点跟不上他的脑回路,说话都有些口吃了。

    果然是自己老了吗?

    “就是收徒这件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,蛮好的。”宋轻笑嘴快,这几个字一下子就顺溜了出来,然后低头装死,内心一副捂脸痛苦的qq小人头表情,这就是脑袋跟不上身体的悲剧。

    田清益用力一拍桌子,大笑,“哈哈,真是爽快人,那就这么说定了,笑丫头,来,喊声师傅。”

    “我?师傅?”宋轻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,不可置信的重复,像中了五百万大奖一样,心跳越来越快,有种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田清益看见宋轻笑那傻愣的表情,心里又愉悦了几分,果然,这个徒弟收得没错,能让自己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不是已经答应拜我为师,继承我的衣钵了吗?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哦,我可是认定你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捋清楚这神奇的剧情之后,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,最后自己都没办法控制了,这种感觉特么的比中了五百万还要爽,她好想仰天长啸哈哈。

    她在三秒钟内做了一个决定,利索的跪下,磕了三个头,清脆的嗓音如黄鹂出谷,“师傅在上,请受徒弟一拜。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田清益和欧宫越被惊到了,没想到宋轻笑竟然如此有行动力,不过能这么有决断,说明她眼亮心亮。

    宋轻笑站起来后,这才想起刚刚一直被她忽略的话,真诚的看着欧宫越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学长,能让我遇到一个这么好的老师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露出一个灿烂得蛊惑人心的笑容,“我也不过是举手之劳,顺水推舟罢了,如果不是你的能力过硬,人品优秀,我再怎么推荐怕都是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见你跟田老在性格上也很投缘,这就是缘分呀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将碎发别在耳后,不好意思的笑笑,“还是要感谢你当时带我来拜访老师,不然缘分哪里来。”

    简单的拜师过后,几人这才正式坐下来谈设计案的事,这一聊就是一下午。

    一直到回家后,宋轻笑嘴角的笑容都没消失过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到她这副二傻子似的笑,猜测道:“有喜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丫的才有喜了!”

    宋轻笑抓狂,这男人,怎么说出来的话就不是那个味呢!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玩心大发,“哦,那我再来猜猜,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的……久旱逢甘霖?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才明白傅槿宴这厮在逗她,抓起一个抱枕就朝他扔过去。

    哼,她看上去很好欺负吗?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哦,今天我拜师了哈哈,我以后就有师傅了。”她得意的仰着小脑袋,打算跟傅槿宴分享自己的小秘密。

    傅槿宴好奇道:“你拜师?谁呀?”

    “就是设计界的擎天柱——田清益田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她话里是毫不掩饰的开心。

    傅槿宴一愣,没想到宋轻笑竟然能拜他为师,他这个外行都知道田清益的名声,据说这人眼光很高,性子古怪,从不收徒,没想到他家的傻丫头竟然能被他看中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他家丫头确实是个很优秀的人,在设计上天赋很高,就是生活中有些二,不过这些都是小事,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这对宋轻笑来说,确实是个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他当即穿上外套,一手揽住她的小蛮腰就往外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