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帮你收拾她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回到属于两人“爱的小窝”,宋轻笑一把蹬掉高跟鞋,很放飞自我的光着脚在地板上踩。

    真爽!

    她情不自禁的自言自语,“高跟鞋简直就是对女人双脚的摧残,这玩意明明当初是给男人发明的,尼玛后来却变成女人的专属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甘心也可以当男人呀?”傅槿宴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怎么当?”宋轻笑没跟上他的脑回路,顺着就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走到她身边,眼神暧昧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嘴角一勾,将宋轻笑一下打横抱起,在她羞愤交加的眼神中,上楼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当然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次日,宋轻笑迷迷糊糊的醒来后,才后知后觉:卧槽,那厮明明睡的次卧,竟然对她用美人计,好让她放松心神,自己趁虚而入,简直是腹黑中的极品!

    周一,欧氏广告,宋轻笑在茶水间遇到接水的欧珊珊。

    见就她们两人,欧珊珊撕下高冷的女王面具,化身八卦小分队。

    “我笑,你上次提到的傅家家族聚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轻笑捂着脑门,立刻炸毛,“你不提这个还好,一提我就一肚子的火。”

    咦?看来宴会上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。

    欧珊珊立刻贼兮兮的将她拉到一个隐蔽的角落坐下,然后用双手撑着下巴,好奇的眨巴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见这架势,有点懵圈。

    “姗姗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洗耳恭听呀,你个迟钝笑!”

    欧珊珊的一阳指在她脑门上一点。

    宋轻笑这才将在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,期间还夹杂着一连串肢体动作,样子活灵活现得很。

    “……就是酱紫了,反正沈心愿跟我过不去又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这个暴脾气哟,一下子忍不住了,愤怒的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个沈心愿活腻了是不是,三番两次的挑衅你,看我去帮你收拾她,让她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欧珊珊这副撸起袖子开干的样子,急忙把她拉下来坐好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别做这动作,有损你女王的气质。”

    “况且沈心愿每次都没有成功,姐有神助攻哈哈。”宋轻笑好心态的自我调侃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欧珊珊却有点担忧。

    “笑笑,你这样的性格,很容易吃亏的,不是我说,没有了傅槿宴,你以后还不知道要栽多少跟头。”

    “安啦,这样子哪里不好啦,说明劳资能屈能伸!”宋轻笑小手一挥,反驳道。

    欧珊珊顿时眼睛贼亮,“能屈能伸?你是在说你家老公吧?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开车,姗姗童鞋!你去了一趟国外,就变得这么奔放了,啧啧,礼义廉耻丢完了没有,要不要我给你教教三从四德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”欧珊珊没好气的敲了她脑袋一下,“就知道跟我贫嘴,姐这是在为你的幸福着想,在外能斗小三,在家还能将某人收拾得服服帖帖的,这才是本事!”

    “那我这个战斗值为渣的不就是被小三斗,被某人收拾咯?”宋轻笑摊了摊手,无辜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欧珊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“被某人收拾??”

    宋轻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温雅关心的看着还在羞耻中的某人,担忧的摸了摸她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没发烧呀?”

    宋轻笑讪笑一声,“我就是太热了。”

    温雅看着在空调的摧残下,就差没有裹着被子瑟瑟发抖的周姐,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呈鸵鸟状,埋头工作去了。

    她这猪脑子说多错多。

    正工作得忘我的时候,电话铃声将她的思绪打断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来电显示上的名字,有些疑惑,她人不是在公司么,欧宫越怎么给她打电话?

    她迟疑了一会,连忙走到走廊上接起。

    “你收拾下东西来门口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简单的吩咐了几句,就挂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头雾水的关了电脑,拿起包包和手机就出去了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,欧宫越坐在车后座上,按下车窗,向她招呼了一声,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越发迷惑了,直到上车后才问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欧总,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?”

    欧宫越听见她又开始这么老气死板的叫他,好看的眉头几不可查的一皱,语气却是平淡无波。

    “带你去拜访一下田老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有点小激动,自从上次他们分别后,这么久了都没去拜访过田老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她还蛮想念那个老顽童的。

    不仅仅因为他寥寥数语就能点拨自己,更多的是,她觉得和他谈话很舒服,大家相处的氛围很融洽。

    谁能相信,外界盛传的脾气古怪的高人,私下里却一点架子都没有,比普通人还和蔼可亲。

    欧宫越话锋一转,面带笑意的看着她,“对了,还没亲口对你说,祝你新婚快乐,上次的婚礼上,嗯,新娘子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自然明白他口中的新娘子是谁,只是被人拐着弯的夸赞,她总觉有些怪怪的,况且这人还是她的上司。

    “呵呵,谢谢你的祝福,欧总你能来参加婚礼,我和槿宴就很开心了,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听着她话里的“欧总”和“槿宴”,还有那客气的样子,心里很不是滋味,宋轻笑将他们两人的称呼分别得这么明显,是个人都能看出关系的亲疏。

    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,完美的隐藏起了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路漫漫其修远兮!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筋没搭对,竟然莫名其妙的就对朋友的老婆有了好感,说出去别人一定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车内一时很安静,司机在前面专心致志的开着车,对后面两人的谈话充耳不闻,极大的发挥出了自己的职业素养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欧宫越笑了笑,便不再说话,突然就有些尴尬和别扭。

    尼玛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?她又没说错什么,别捏个啥?这种感觉来得简直是莫名其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