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赶鸭子上架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见推脱不掉了,眉目一沉,只好将宋轻笑拉起来,嘴唇动了动,“一会你跟着我的力道走。”

    被人拿着鞭子赶上架的宋鸭子压抑住炸毛的心,紧张得掌心都汗湿了,跟着傅槿宴走到大厅中央,准备赴死。

    傅夫人看见这大转折的剧情,眉头皱得死紧,傅军安也叹了一口气,他很久没有这么动怒了。

    沈心愿越来越拎不清了,做事不分场合。

    音乐响起,宋轻笑深吸一口气,开始跟着傅槿宴的节奏跳。

    被人么多人围观,台上还有一个不怀好意,随时都可能使绊子的沈心愿,宋轻笑越来越紧张,已经踩了傅槿宴好几脚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听到旁边传来的嘲笑声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这时候倒是淡定得很,踩着节奏带着宋轻笑旋转。

    宋轻笑双腿不灵便,脚下一下子绊住了,整个身体一歪,不受控制的往地上摔去。

    她惊恐的紧紧闭上眼,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,千万别脸着地啊尼玛,不然她做鬼都不会放过沈心愿的!

    傅夫人蓦地瞪大了眼睛,一只手抓在了傅军安的胳膊上,担忧的看着即将摔倒的宋轻笑。

    就在千均一发之际,宋轻笑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手紧紧搂住了。

    她心有余悸的睁开眼睛,就看到傅槿宴深深的看着自己,眼中是掩饰不住的担心和心疼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她呐呐的说道。

    正想借他的力道站起来,傅槿宴却在此时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弯下腰,一下子亲在了宋轻笑嫣红的唇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傻眼了,沈心愿傻眼了,围观的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傅夫人突然舒展开眉头,对傅军安笑道:“老头子,你看,有宴儿这孩子在,再糟糕的情况都不用怕了。”

    傅军安欣慰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吻持续了一分钟才停下,这一分钟内,所有人都傻傻的看着他们,没人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直到傅槿宴起身,拉着宋轻笑若无其事的继续跳,人们才惊异的回过神。

    看来真的得小心伺候这位主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后半支舞蹈中,脸蛋红红的,一直在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傅槿宴在大庭广众之下干这种事,他是为了解围,还是真的想这样做?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直围绕着她,像紧箍咒一样驱之不去。

    一曲完毕,人群中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,沈心愿脸色青白的看着他们,不甘心的跺了跺脚,心虚的跑了,她也怕他们找她算账。

    霍子桦随后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安顿好宋轻笑的时候,这才发现始作俑者早就没影了,连霍子桦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按捺下自己的怒气,陪宋轻笑坐着,一步也不敢离开。

    宋轻笑沮丧的看着他们,懊恼的说道:“妈,槿宴,我是不是很没用啊,一支舞都跳不好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仿佛看到宋轻笑头上耷拉着两只小耳朵,慈爱的笑了,拉着她的手拍了拍,“笑笑,你不用自责,没有谁天生就会跳舞,都是慢慢学的,只不过有些人学得早一些罢了,那有什么好骄傲的。你不会跳,并不能说明什么。”

    傅军安也出言安慰,“笑笑,你做得很好,没有临阵逃脱,第一次就能把这舞跳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二老的夸赞、安慰,心里暖暖的,那些沮丧不安懊恼抓狂的情绪很快就被她丢到爪哇国了。

    她刚才其实是想尿遁来着,但手被傅槿宴拉着,她挣脱不开呀。

    看着大厅中那些翩翩起舞的人,宋轻笑很不争气的又饿了,刚才只吃了几口,就被人设计陷害。

    见鬼的宴会,折腾得她今晚就没吃上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的样子,很贴心的取了好些食物过来。

    “哇,都是我爱吃的。”宋轻笑的眼睛都快冒出绿光了,这一刻又觉得人生简直太美好了,她说了句谢谢,就迫不及待的投入到美食中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一副非洲难民的吃相,嫌弃的皱了皱眉头,在心里暗暗下决心,一定要给她培养餐桌礼仪,免得在外面又给他丢什么人。

    傅夫人看着自家儿子,就知道他在想什么,却转身对傅军安说道:“老头子呀,笑笑这孩子吃东西的时候看起来就很香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见傅军安点了点头,傅夫人补充了一句,“能吃好,这样才能生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直竖起耳朵在听他们说话,这会突然被噎住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忙给她拿了一杯饮料,拍拍她的背,见她咕噜咕噜的喝下去,才皱着眉头说道:“没出息,就这点心理素质,以后怎么做好‘傅太太’!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:丫的入戏真深!

    傅夫人见这两人打情骂俏的,觉得自己夫妻俩就是两个超级大灯泡,于是拉着傅军安利索的闪人。

    这身形,怎么看都不像老人。

    傅夫人和傅军安踱着步,走到傅思旁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思思,你看到愿愿了吗?”

    傅思自然知道二老的意思,歉意的看着他们,“愿愿她好像离开了,爸、妈,对不起,是我没有管好愿愿,导致她现在变得这么娇蛮,我以后一定好好管教,不会再放纵她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看着自己这个女儿,也不忍心责怪,“其实她们之前的事,我都略有耳闻,只是没想到,愿愿竟然胡闹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傅思背上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,没想到沈心愿做的那点子事,他们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也是,这么明目张胆的纠缠别人的男朋友,还不知收敛的大肆炫耀,这种事,只要有心人一查,哪里还有不清楚的呢。

    何况她精明的爸妈,人老心不老。

    傅思红着一张脸,丢脸的事被当面拿出来说,即便是她的父母,她也觉得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妈,我当初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。但事已至此,也无法重来,还好笑笑嫁给了槿宴,算是得了一段好姻缘,不然我会内疚死的。我以后一定好好管好愿愿,请你们放心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点了点头,傅军安沉默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这个让人尴尬的家族聚会总算是完了,宋轻笑走出酒店时一背的汗,这事要是再多来几次,她绝壁会累瘫的。

    明枪易躲,暗贱难防呀。

    但她总不能跟贱人比贱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