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八章 挖坑小能手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夫人有点气愤,又有点伤心,“愿愿那个丫头,真是白疼她了,她怎么就一直跟笑笑过不去呢。笑笑那么好的一个孩子,嫁给宴儿真是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傅军安为她夹了块蛋糕,“我看呀,笑笑那孩子,也不是个尽受欺负的,你放心,她不会被欺负的。来,尝尝你最喜欢的慕斯蛋糕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对,傅夫人嘴角又闲适的挂起一抹笑,优雅的品尝起蛋糕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在傅槿宴身后拉了拉他的衣服下摆,在他看过来时,朝他眨了一下眼睛,甜甜的一笑:好样的,小伙子,不愧是怼怼小能手!

    傅槿宴傲娇的挑了挑眉:那是,也不看看你家老公是谁!

    随后的二十分钟,就是认亲时间,傅槿宴带着宋轻笑将这大厅里的人认了个遍。

    宋轻笑嘴角一直挂着标准化的笑,跟着傅槿宴一个一个的叫下来,将一个初到婆家新婚女人的小意温柔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赞不绝口,没办法,有傅槿宴这座大山在,哪怕是个钟无艳,也要将她夸成西施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这些溢美之词,很是怀疑:他们口中的那个人真的是她吗?为毛她不知道?

    一圈亲戚认下来,宋轻笑双眼都快成蚊香眼了,头晕眼花得不行,脸也僵硬得像打了玻尿酸。

    她十分佩服傅槿宴这厮的脑袋,记忆力怎么这么好,简直是来拉仇恨的。

    她早就已经分不清wh是wh了。

    等到亮相完毕,宋轻笑才终于有心思打量这个大厅。

    说是包间,其实应该是个宴会厅,里面布置得富丽堂皇,大大的水晶吊灯吊在正中间,地板亮得都能看清自己的毛孔了,整个一上流社会奢侈风。

    长长的桌子摆在旁边,上面铺着漂亮的绒布,放满了水果点心热食饮料等,还有很多叫不出名字的食物,简直是五花八门。

    还好,是个自助式的晚会,不是那种大家围着坐一圈的圆桌式晚宴,那样显得多拘束呆板,吃嘛嘛不香,而且也很尴尬,大家都盯着,她不能放开肚皮吃吃吃。

    宋轻笑下午一直忙着清洁皮肤、贴面膜、化妆,早就饿了,但她硬是撑到现在肚子才咕噜咕噜叫,想想就给她争气有木有。

    傅槿宴交代她几句,就去和那些亲戚们寒暄去了,毕竟这样的场合,他总不能高冷的独自一人缩在角落。

    宋轻笑正准备拿碟子取食物,就看见傅夫人在不远处朝她笑容满面的招手。

    她放下碟子,矜持优雅的迈着模特步走了过去,亲热的喊了一声:“妈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重新给她取了一块蛋糕,推到她面前,“笑笑,听宴儿说你忙了一下午,饿坏了吧,先吃点这个垫垫肚子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叉了一块放进嘴里,微红着脸,不好意思的解释,“其实是我太久没化妆,有点生疏了,才耽搁了这么久时间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慈爱的摸摸她的脑袋,不以为意,“咱们女人出去呀,就是要穿得美美的,装扮得美美的,花再多时间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宋轻笑的小脑袋一点一点的,看上去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在傅妇人和傅军安面前,她收敛起了自己内心所有的咆哮,秒变乖乖女,内心戏神切换而不ut。

    她都很佩服自己!

    这边,宋轻笑与傅夫人两人吃得正嗨,沈心愿穿着那条不合身的裙子,不知道又从哪个旮旯里跑出来怒刷存在感了。

    她一屁股坐傅夫人旁边,殷勤的献上一块寿司,“外婆,您尝尝,这个寿司做得真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愿愿呀,不过我已经吃饱了。”傅夫人将盘子往外推了推,语气淡淡的,脸上也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她盯着沈心愿的裙子看了几秒,若无其事的移开目光,“还有啊,愿愿,做人呢,做好自己就行了,不必跟风去学他人,那样只会是个四不像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端着一副老名媛的派头,看上去跟平时的平易近人和慈爱差别很大。

    沈心愿冷不防的被这话一噎,心肝脾肺都不爽起来,心不甘情不愿的说道:“外婆说的是,愿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自顾自的吃着美食,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知道了管毛用,你丫的又做不到。

    傅夫人这明显的变化沈心愿自然看得一清二楚,她在心里已经把“罪魁祸首”宋轻笑上满清十大酷刑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在旁边吹什么妖风,外婆才不会这么对自己呢。

    沈心愿还想说点什么来挽回自己的形象时,就听见音乐响起,顿时眼珠子一转,一个主意浮上心头。

    她优雅的站起身,往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余光瞥见她的动作,挖蛋糕的手一顿,为嘛她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?这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在每次沈心愿想整自己时就会浮出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这种感觉果然就被证实了。

    沈心愿找服务员要了一个话筒,站在台上,用温柔又调皮的语气说道:“各位长辈们你们好,我是傅老爷子的外甥女沈心愿,我在这里有个提议,想请各位听听。”

    见台下陆陆续续有了回应,她矜持的一笑,继续卖力挖坑,“大家都知道,我的小舅舅刚结婚不久,小舅妈也是第一次在大家面前亮相,所以我提议,今晚的第一支舞蹈就由小舅舅和小舅妈来跳怎么样?”

    人群中顿时响起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余音还在敞亮的大厅回荡,宋轻笑却已经食不知味了,她茫然的放下叉子,懵逼的看着台上那个作精,彻底傻眼了。

    尼玛她不会跳舞呀!

    傅槿宴在沈心愿一开口说话时就知道不妙,停下与别人的交谈,走到宋轻笑旁边,弯下腰轻轻喊道:“笑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回过神,在隐秘的地方哭丧着一张脸,小声抱怨,“槿宴,卧槽我不会跳舞,要死了要死了!”

    还是在这么多人面前跳,尼玛的沈心愿存心要她出丑是吧,这个挖坑小能手!

    沈心愿看见傅槿宴的动作,故作调皮的一笑,又继续说话,“小舅舅小舅妈,看你们应该已经准备好了,那我就吩咐他们放音乐咯。”

    她非得把宋轻笑的缺点公之于众不可,小门小户小家子气,上不得台面的东西,以为自己嫁给傅槿宴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吗!

    有她在,没都没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