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逛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吃完早饭,他自发的去厨房洗碗,出来后,就见到宋轻笑翘着二郎腿,一脸欢喜的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“那好,姗姗,我们一会在哪里汇合?”

    “老地方吗?嗯嗯,一会见亲爱的么么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旁若无人的对着电话卿卿我我肉麻了好一会,才挂掉。

    傅槿宴挑了挑眉头,要不是知道对方是个女人,他绝对会把对方纠出来弄残。

    “你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,“是呀,姗姗约我去逛街,我也好久都没出去逛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发现,我去年的衣服已经配不上今年的我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她画风一转,很忧伤的捏捏自己腰上的肉,“因为特么的劳资胖了呜呜呜,都怪你,做饭那么好吃干嘛,每次都诱惑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减肥,减肥,肥!”

    她信誓旦旦的给自己立了个g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在面前活力十足的自导自演,眼中的笑意都凝成了实质。

    这样的宋轻笑才是最吸引他的吧!

    “你去吧,对了,刷我给你的卡就行了。”傅槿宴大手一挥,很大方的放行。

    宋轻笑开心得一下子跳起来,然后学着日本女人那样三鞠躬。

    “谢谢土豪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不会辜负土豪的期望!”

    “土豪再见么么哒!”

    她说完就蹬蹬蹬的上楼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被这一连串的土豪吓得一时没回过神,等回神时,哪里还有宋轻笑的影子,顿时好笑的叹了一口气,也径自上楼处理公务去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刚下车,就看见欧珊珊站在本市最大的商场门口向她挥手,仍旧是一副烈焰红唇的霸气女王样,惹得周围的人频频注目。

    宋轻笑蹬蹬蹬的跑过去挽住她的胳膊,打趣道:“哎,姗姗,刚才我看见一个帅锅对你放电,你怎么没反应?”

    欧珊珊高傲的仰起脖子,不屑的白了她一眼,“出息,你不知道老娘喜欢的是女人嘛?”

    欧珊珊这个大嗓门没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,周围好多人顿时都齐刷刷的看过来,惊艳、疑惑、不屑、鄙视应有尽有。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就想用爪子在地上刨一个洞,将这个彪悍的女人埋进去。

    大姐,您一出口就暴露了自己邪恶的思想有木有。

    二人在众人频频瞩目的目光中,淡定的一路逛过去,边聊边看橱柜里模特身上当季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姗姗,你有没有什么想买的?”

    “随便呗,买东西这种事,一定要合眼缘才行,买东西就跟喜欢上一个人一样,可遇不可求。”欧珊珊故作沧桑的感慨。

    宋轻笑对此表示非常不赞同,并向对方扔了一个白眼,“您欧大小姐看上的人,哪怕是抢,也要抢过来当压寨夫人吧!”

    欧珊珊挑了挑精致的眉眼,拍小狗似的拍了拍宋轻笑的脑袋,“知我者,宋轻笑也!”

    “麻蛋,劳资刚整理好的发型!拿开你的魔爪!”宋轻笑身型灵活的一偏,恰好不小心撞到一个模特身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宋轻笑急忙站定,扶住摇摇欲坠的模特,视线一下子就定住了,惊喜的看着售货小姐,“你好,麻烦你帮我拿一条这模特身上穿的连衣裙,s号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小姐很有眼力见的说道:“小姐,您的眼光真好,这是我们刚上架的新款,这条连衣裙的设计灵感来自于刚落幕的巴黎时装周,水蓝色很衬您的肤色,s号我们店里也仅此一件。”

    她笑容满面的看着宋轻笑,“二位请坐会,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去为二位取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换好衣服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,欧珊珊也被这条裙子惊艳到了。

    水蓝色综合了宋轻笑身上有些跳脱的个性,显得温柔似水,整条裙子简洁大方,没有多余的装饰与花纹,仅在领口处斜斜的秀了一朵精致的玉兰,收腰的版型将宋轻笑的好身材显露无疑。

    饶是她一向以高眼光自诩,也不得不赞叹道:“笑笑,是不是得请我吃一顿,好好感谢我啊,这一撞就撞出个心头好,果真是可遇不可求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走,我请你吃大餐去!”宋轻笑将裙子换下,很利索的刷卡付账,美滋滋的提着袋子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欧珊珊有些好奇,“什么大餐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…”宋轻笑故作神秘的停顿了一下,跑开几步,突然绽开一个恶作剧似的笑容,“路边摊啦!”

    “去你丫的抠门鬼。”欧珊珊火力全开的追上去,抓住宋轻笑就是一顿“暴打”。

    嬉闹的二人并没有看到,不远处,沈心愿阴沉着一张脸,站在一棵绿植后面。

    沈心愿是特意来买裙子的,为了几天后的家族聚会,每年傅家的家族聚会都会来很多人,她自然得好好准备一番了。

    她在大门口就看见宋轻笑了,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她一路尾随着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此刻,见二人走远了,她才面色不善的出来,走进刚才那家专卖店,不悦的看着售货小姐。

    “刚才给那个女人拿的裙子,也给我拿条一模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售货小姐见沈心愿的穿着及刁蛮的口气就知道,这是个不好惹的主,尽管心里很讨厌这种一有钱就作威作福的人,但她还是完美的隐藏起了自己的情绪,面带笑容的看着沈心愿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小姐,这条裙子的s号我们店里也只有一件,已经被买走了,要不我给您推荐另外一款,您看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卖给我就直说,不用找那么多借口。”沈心愿顿时怒气上涌,脸色黑得都快能滴墨了。

    售货小姐顿了顿,又挂上一副公式般的笑,“小姐,我没有这个意思,顾客就是我们的上帝,它是真的被买走了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恶狠狠的盯着她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这里没有不会从别的地方给我调货吗?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‘上帝’的?信不信我投诉你,让你直接失业?”

    被人明目张胆的威胁,售货小姐很想骂娘,今天这是走了什么霉运,遇到这么个没素质的主。

    “真的非常抱歉,小姐,别的地方也没有,这条裙子的s号当时工厂就只生产了一件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见自己拿工作威胁她都不管用,深吸了一口气,也许裙子是真的没有了,于是不客气的指着模特,“那给我拿一件中号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