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我这样是不是太不矜持了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叹息般的轻轻说道:“道理我都明白,可是槿宴,我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,有时候发着呆,莫名其妙的就被一股力量拉扯着,回到往事的漩涡里。我也好希望有一个人能够拯救我,因为那种被分离、被遗忘的感觉,让人很痛苦、恐惧,我越是想要逃离,就越是被吸进那个漩涡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捧起她的脑袋,摸着她凉凉的脸,定定的看着她,“傻丫头,你现在感觉一下我手上的温度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明所以的眨眨眼,然后轻哼,“嗯,很舒服,像被温水包裹着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感觉温度的时候,有没有被往事牵绊住?”傅槿宴突然绽开一个笑容,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宋轻笑似被这笑容蛊惑了神智,好一会,才后知后觉的惊奇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?好像是没有,就像现在,我专注的和你说着话,看着你的笑,也并没有陷入那种情绪中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,那种新奇与激动包裹着她的每根神经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往事已矣,未来也不可得,往事对我们最大的价值就是吸取其中的经验,如果任由自己沉溺进去,就是被那些莫须有虚幻的东西牵着鼻子走,从而让自己当下这一刻像是白活了一样,多不划算呀!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化身得道高人,高深莫测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噗,槿宴,你这一本正经的跟我谈论这些,我总有种你就要羽化飞升的感觉,哈哈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的样子逗乐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终于不再愁眉苦脸,露出一个真心的笑容,揉揉面前水嫩的脸,吃够了豆腐,才宠溺的说道:“你呀,身边有我这个得道高人,还怕什么痛苦恐惧的妖魔鬼怪吗?让他们放马过来,我是你最坚实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凑上去,在他的唇上轻点了一下,“谢谢你,槿宴。我知道该怎么做了,该吃吃,该睡睡,该哭哭,完了继续吃喝拉撒。”

    “你除了吃和睡,还有什么追求吗?”傅槿宴无奈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,就是一辈子吃和睡!”宋轻笑一副“我的志向很远大”的样子,神气的看着无语的某人。

    晚上,在次卧睡得正香傅槿宴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在盯着他看,他警觉的倏地睁开眼,就看到宋轻笑游魂似的抱着枕头站在他床边,穿着一身纯白的睡裙,披散着头发,双眼红肿的盯着他发呆。

    妥妥的一部现实版“午夜凶铃”。

    他掀开被子下床,轻轻走到她身边,发现她并不是在梦游,松了一口气,这才低低的问道:“你怎么不穿鞋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向自己光着的脚丫子,傻傻的回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,被吓到了,不敢一个人睡,就、就…”她此时终于神魂归位,看着自己这副模样,有点懊恼自己太不争气了。

    被一个噩梦吓到,就巴巴的跑到傅槿宴房间里来,这种投怀送抱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傅槿宴轻笑一声,好听的男低音在室内弥漫,酥炸了宋轻笑的一颗少女心,“上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宋轻笑被蛊惑似的爬上了他的床。

    爬到一半又停住了,她尴尬的回过神,脸色发烫,不好意思的看着只穿着单薄睡衣的男人,“那个,我这样是不是太不矜持了?我是不是应该稍微拒绝一下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安静的室内蓦地响起愉悦的笑声,傅槿宴这次是真的被她逗乐了。

    这个傻瓜,怎么这么可爱,简直就是个活宝!

    傅槿宴在某人羞愤欲绝的眼神中停下来,他憋着笑说道:“夫妻之间,不用这么客气,你想干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落下,宋轻笑又成功的想歪了,顿时英勇就义般的一躺,扯过被子就把自己捂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傅槿宴也跟着上床,继续自己未完的梦境,只是,他总会分出一丝心神,来关注身边这个女人的情况,睡得不怎么踏实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末,由于昨天晚上后半夜有某人在,宋轻笑睡了个踏实觉,于是一大早就起床,没有打扰傅槿宴,换了一身运动装,去跑了个步,又去早市买了点早餐和蔬菜后,就开始在厨房忙碌。

    傅槿宴醒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宋轻笑,下楼时才听到厨房里哐当哐当的声音,他好奇的走过去,见到她正手法生疏的切着菜。

    “早啊,难得见你早起做饭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猝不及防的出声吓得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,她恼怒的回头,“快去洗漱,乖乖去餐厅等我,二十分钟后开饭!”

    傅槿宴被她这副大厨的模样唬得一愣,然后乖乖的去洗漱。

    他坐到餐桌上时,上面已经摆好了早餐,看起来很丰盛。

    小米粥、灌汤小笼包、凉拌黄瓜片、蜜渍红番茄。

    还有那个黑乎乎的一坨,看上去似乎是煎蛋?

    宋轻笑殷勤的给他夹了一块,看上去卖相最好的西红柿,“你尝尝,这个甜度如何?”

    在她一脸求表扬的眼神中,傅槿宴斯文的咬了一口,顿时满口酸爽。

    啧啧,这傻姑娘莫不是把盐当成糖来使用了?

    忍着满腔怪异的的滋味,他很有职业道德的给了个五星好评,“味道不错,很有创新意识。”

    “啥创新?”宋轻笑这一根筋的没太明白他的意思,于是也给自己夹了块,刚吃进嘴里就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卧槽,我放错调料了!”

    傅槿宴似乎看到她头上的毛发都竖起来了,心情很好的夹了块黑乎乎的煎蛋,刚咬下去,蛋液一下子就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真不能报太大期望么!

    他平静的扯过纸巾擦了擦嘴,如实的评价,“没想到这煎蛋看上去很黑,里面竟然这么黄。”

    刚喝下一口粥的宋轻笑一下子就被呛到了,内心流着两条宽面条泪:你丫的才黄!黄段子张口就开真的好吗?

    我说大哥,您能不能不要这么语出惊人,我会得心肌梗塞的!

    傅槿宴很好心的为她拍了拍背,秒变体贴丈夫,“傻瓜,又没人跟你抢,着急什么,放心,这一大桌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生无可恋的将头埋在桌子上,不要啊,救命啊,这些黑暗料理全部吃下去会进医院的。

    傅槿宴优雅的夹了一个从外面买回来的包子,一边细细品味食物,一边欣赏某人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