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四章 终于找到了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快递小哥的速度挺快,二十分钟后,门铃就响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打了鸡血似的,一下子从沙发上蹦起来往门口跑去,和刚刚奄奄一息的样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打开了门,在看到来人时,口水刷的一下就流出来了,这次却不是为了美食。

    引入眼帘的是一张让人一见就难忘的脸,皮肤水嫩,唇红齿白,五官清秀。

    哇哈哈哈哈,这个快递小哥真特么的帅,明明是块当明星的好料子,却来送外卖,简直是暴殄天物呀,啧啧。

    快递小哥看见这女人要吃人的目光,还有她背后那个英俊高大的男人要吃人的目光,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两个吃人的含义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好,这是你点的外卖,请查收!”

    快递小哥结结巴巴的说完,在傅槿宴那要恐怖的目光中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妈妈呀,这里有奇怪的女人,恐怖的男人,他要回家呜呜呜。

    宋轻笑下意识的接过那几个盒子,有点不明白为啥这人这么着急,她都还没来得及问他姓名性别电话住址身高体重三围呢。

    最主要是,要没有女朋友,家里双亲在否?

    真是鲜肉心,海底针。

    她转身时,一下撞到傅槿宴的胸膛上,她哀怨的揉了揉自己挺拔的小鼻梁,控诉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老腊肉!”

    然而这声低低的吐槽却没能瞒过傅槿宴那灵敏的耳朵。

    他危险的看着在老虎头上拔了毛还不自知的宋轻笑,“刚才那款是你的菜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神不善的看着他,没好气的反驳,“那是你的菜,你全家的菜!”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哪里惹到宋轻笑了?自己犯花痴,还怪他咯?

    宋轻笑提着外卖盒子就去了饭厅,以此生从未有过的速度解决完一顿饭,摸着鼓胀的肚皮,才疑惑的看向一直被冷落的傅大总裁,“刚刚吃的东西都是什么味道的?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桌子上的虾壳蟹壳大骨头凌乱的摆了一堆,淡定了喝了一口汤,优雅的擦擦嘴角,这才不紧不慢的斜睨了她一眼,“你是想告诉我你没吃饱,还要再来一份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用一种“你怎么知道”的眼光崇拜的看着他,换来某人一记帅气的白眼。

    吃完后,两人再度回到客厅,继续寻找那条紫水晶项链。

    吃饱了饭,有了人帮忙,宋轻笑这次不再像之前那么焦急无助了。

    她细细的翻着每一个箱子,时不时看下傅槿宴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一个大高个子蹲在地下找东西,俊朗的五官神情认真,表情严肃,薄唇紧紧抿着,眼神很专注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看着就出神了,直到熟悉好听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这个盒子?”

    宋轻笑条件反射的站起身,因为蹲太久,突然站起来时两眼一黑,摇摇晃晃的身形不稳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状,三两步跨过来将她扶住,嘴里责怪道:“你慢点,又不是小孩子,这么大的人了,做事还这么毛毛躁躁的。”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办?

    当然最后一句话他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抓住他的手臂,站定后,讪讪的笑了笑,“我这不是太激动了么。”

    随后,她惊喜的拿过傅槿宴手中那个精致的盒子,打卡,里面果然放着那条熟悉的紫水晶项链。

    它安安静静的躺在盒子里,绽放着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光芒,似乎不管世事怎么变迁,它永远都是这副安静美丽的模样。

    终于亲眼确认了,宋轻笑激动得一下子不顾形象的抱住傅槿宴的脖子,很不矜持的凑上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找到了,我太开心了,谢谢你,太谢谢你了,槿宴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着她孩子般欢快的语调,嘴角也不由自主的上扬起一个弧度,这么容易就满足,还真是个小傻瓜!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发现怀里的人没动静了,随即,他感到脖子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,心里顿时一紧,这小女人该不会高兴得哭了吧?

    他将她的身体扶正,果然看到宋轻笑满面泪痕,正安安静静的流眼泪。

    傅槿宴的心像被刀子割了一样,钝钝的疼,他用大拇指轻轻擦掉她的眼泪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高兴傻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的在流泪。

    她这副样子让傅槿宴更心疼了,他宁愿她大吼大叫大哭大笑,也不愿她这样默默的哭泣。

    他叹了一口气,将她扶在沙发上坐好,拿纸巾仔细的为她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宋轻笑哭够了,才声音嘶哑的开口,“我其实不想哭的,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爸去世前唯一留给我的东西了,听爷爷说,这条项链是爸爸当年攒了很久的钱买下来,准备送给妈妈的,当年他生病都没舍得将钱花掉,却买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妈妈。”

    说道这里,宋轻笑明亮的双眼有些暗淡,语气也很低沉,“然而妈妈并没有收下爸爸的礼物,爸爸最终伤心的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槿宴,你说一个人得狠心到什么程度,才会抛下自己的丈夫和女儿,抛下自己所有的一切,彻底离开?为了一个男人,呵呵,爱情真的这么伟大吗?伟大到不顾责任与家庭,就那么一去十几年!”

    听出了宋轻笑口气中的不甘于压抑,傅槿宴双手握住她的手,无声的给与安慰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我和爷爷相依为命,每次看到这条紫水晶项链时,我总会想起我的爸爸,还有那个连长相都快忘了的妈妈。这项链像是在提醒我,不要忘了曾经被抛弃的痛苦,可是那是我的妈妈,虽无养育之情,但有生我之恩的人,我又怎么能够真的恨得起来呢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爸爸不笨,很多事他心里应该都有数,但他选择了独自一人吞下苦果,并没有说出来让大家难堪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双眼有些迷离,“我的生命里父亲缺席,母亲缺席,只有爷爷将我辛苦的养大,最后我却抛下了他。你说,我是不是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人呢?”

    感觉到小手死死的抓住他的手,傅槿宴心疼的将她抱在怀里,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“笑笑,这些都不是你的错,你不要把过错都往自己身上揽,在他们每个人的世界里,站在他们各自的角度来说,他们也觉得自己并没错,所以孰是孰非,都没有必要再去争论了,事情已经过了,不要让往事纠缠着你不放,那样子,怎么做一个快乐的笑笑呢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