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章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他这副无耻得很光荣的模样,宋轻笑惊得半天回不过神,长长的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你太无耻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!”某人不要脸的把无耻当表扬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他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,在心里暗骂他铁石心肠。

    她都已经这么惨了,老天竟然还派这个恶魔来折磨她,简直是日了狗了。

    “约定好的契约,你怎么说改就改,是不是太任性了?你的契约精神呢?”

    麻蛋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任性的人,商人不都是讲诚信的吗?

    为什么到傅槿宴这里,整个一副无赖任性样了?

    要是这副模样让他的客户们知道了,他的事业还能做得下去不?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债主,契约上有规定债主不能修改契约吗?”傅槿宴思维敏捷的抓住漏洞问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觉得掉进了一个超级大坑里,是的,契约上没有写明这一条。

    but,遵守契约内容不是大家公认的事吗?这难道不属于伦理道德范畴的吗?

    傅槿宴这丫的偏偏不按常理出牌,上次自己还被他拿这个威胁过,尼玛又来,她好想以头抢地怎么办?

    这个天杀的黄世仁,特么的她就是那个带着红头绳的喜儿!

    终于,宋轻笑妥协了,本来就债台高筑卖身为奴了,哪里还敢雪上加霜呀。

    她眨巴着水润的大眼睛,撅着嘴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“好吧,我收拾就是了,可是,能不能先等我吃了饭,我再收拾?”

    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不是她在做戏,而是她真的饿扁了。

    紫水晶项链她今天找了一天,失落、无助、难过、绝望等情绪包裹着她,哪里还有心情吃饭。

    即使没找项链时,她也傻愣愣的坐在沙发上发呆,想的都是那些前尘旧事。

    她觉得她现在整个人看上去,应该很像一个扶贫对象啊卧槽!

    傅槿宴觉得宋轻笑今天有点不对劲,他早上走的时候,她还是一个元气满满的少女,怎么等下午回家时,就死气沉沉的了,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他按捺住自己上班一天的疲惫和劳累,转身去饮水机上接了两杯温水,坐下来将其中一杯递给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接过,喝了一口,朦胧的雾气中,整个人显得虚无缥缈,又有点忧伤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样子,傅槿宴突然就心疼了,他坐过去,不容拒绝的拦住她的肩膀,让她靠在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妨他有此举动,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,就顺从的靠在他温暖宽广的怀里,她现在确实很需要一个依靠,小猫似的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开始讲今天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并不是有意要把房间弄这么乱的,我是在找一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,有些事情说出来需要一种内心的力量,但想到面前这个男人一直以来对她的好,她就觉得,让他知道这些其实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有些事一个人闷久了,会闷出毛病的。

    “我在找一条紫水晶项链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听到这几个字,眼神动了动,他不久前见过宋轻笑坐在窗台上,细细把玩着那条紫水晶项链的样子,孤独、悲伤、迷茫,像一个找不到回家路的孩子。

    看来,这条紫水晶项链对她一定很重要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声的摸摸她的脑袋,像是在说:我在,一直都在。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觉得自己被顺毛了,不过这种感觉真舒服。

    “那条紫水晶项链是我爸爸去世前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,我的亲爸爸。”

    “搬过来后发现它不见了,我就着急了,才会把家里翻得这么乱,抱歉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很着急。我知道你将家里收拾得这么干净整洁很辛苦,我一会就去整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窝在他怀里,双手不由自主的环上他结实的腰,闷闷的说道,不再嘴硬的不承认,也没有那种无所谓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乌黑的发顶,心疼的轻声说道:“没关系,等会我帮你一起找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她还有很多话没说出来,关于她的曾经,但没关系,他可以等,等到她对自己彻底敞开心扉。

    他傅槿宴别的不说,有的是耐心,就像当初诱哄她一步步上钩一样。

    “咕噜咕噜…”

    突然传出来的声音打破了此刻温馨的氛围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好意思的摸摸肚子,脸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要命,这个肚皮总是不解风情的出来打扰他们谈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自己都没发觉,她的心第一次偏向他们之间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笑意、几分宠溺,“嗯,理解,喂饱了才有动力嘛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她思想太不纯洁了,还是傅槿宴说的话太容易让人跑偏了?

    为嘛她总觉得他的话里意有所指呢?

    算了算了不想了,宋轻笑忍着饥饿坐起身,眼巴巴的看着这位傅大厨,“我们一会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傅大总裁耍黄腔的本事越来越强了,简直是见缝插针,无孔不入。

    当然,回应他的是来自宋轻笑的小拳头。

    傅槿宴故作痛苦的抚摸着被打的地方,弯下腰不说话。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紧张了,该不会真打到哪里了吧?可是自己明明就饿得没力气了好吗?这个男人真有这么弱?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我打痛了?”宋轻笑不安的戳了戳他的肩膀,弯下腰查看他的“伤势”。

    傅大灰狼一下子抬起头,采花大盗似的在她嫣红的嘴上啄了一口,很好的发挥了他不要脸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这下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脸色发红的捂着自己的嘴,眼睛瞪得圆溜溜的,自己果然还是太傻太天真了吗!

    她正想再度扑上去报仇,就见傅槿宴拿出手机点开外卖软件,在她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小馋猫,来吧,点自己喜欢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刚刚还高涨的怒火,在听到“吃”这个字以后,一下子像被戳破的皮球,偃旗息鼓了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大约真的是饿死的。

    她不再客气忸怩,拿过手机,小眼神像激光一样,快速扫描着手机上的美食图片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蒸羊羔儿、蒸熊掌、蒸鹿尾儿、烧花鸭、烧雏鸡、烧子鹅、炉猪、炉鸭、酱鸡、腊肉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顿时好气又好笑,他是从来没给她吃饱过吗?这幅样子要是被外人看见了,估计会说他堂堂总裁虐待自己老婆。

    还有,他是不是应该要监控下家里的网络了?别什么段子都看,尽把人给带傻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