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二章 项链呢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“姐姐,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宋轻笑不明所以的看着她,这种时候,她不是应该在前面吃饭的吗?

    “怎么?我就不能来找你了吗?”宋清蓝毫不客气的反驳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愣,宋清蓝这是吃了炸药?

    “没,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,只是想亲口祝福你和妹夫,祝你们百年好合,早生贵子。”宋清蓝神色莫名的看着眼前浑身喜庆的宋轻笑,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捏着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见这祝福,莫名打了个抖,正想回答,就听见熟悉低沉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那还真是谢谢你的祝福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穿着礼服进来,带着高高在上的尊贵之气,像古时候的帝王,让人只能仰望。

    宋轻笑正尴尬着呢,就有人来解围了,她顿时开心的招招手,“槿宴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摸摸她的小脑袋,将沉重的古典头饰取下。

    “害怕某人的小身板被这一身绫罗绸缎金玉配饰给压垮了,我就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见这二人旁若无人的亲昵,顿时如鲠在喉,吞不下去,也吐不出来,最后自讨没趣的走了。

    见她一走,宋轻笑轻轻吐出一口气,苦恼的说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我一看见我姐姐整个人就瘆得慌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边帮她取发饰边安慰,“放心,一切都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轻笑情不自禁的笑了。

    婚礼结束后,按照之前说的,二人补办了婚礼就搬出来住。

    傅槿宴很有行动力的早就将新房子装饰一新,宋轻笑啧啧感慨他的速度。

    某人在心里淡淡的想到:想要抱媳妇,能不着急嘛!

    这天是个周六,宋轻笑一个人在新房子收拾东西,傅槿宴一大早就被一个电话催走了,应该是公司有什么急事要办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包包的行李,宋轻笑有些头疼,暗搓搓的自言自语,“这个陈盛该不会是故意的吧,将主力军喊走了,剩下我一个人来整理,好抓狂啊!”

    正在总裁办汇报工作的陈盛毫无预兆的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看见傅槿宴向他投来的疑惑的眼神,陈盛连连摆手,“我没事,总裁,咱们继续吧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却在想到:莫不是有谁在咒他,可是他也没得罪过谁呀,怪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蹲在地下,苦哈哈的清理着自己的东西,看见自己的手腕,突然想起一件很严重事,她爸爸留给她的紫水晶项链呢?怎么没看见?

    冷汗一下子浮上额头,宋轻笑的心有点发慌,赶紧拉开一个个行李包的拉链。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没有!

    还是没有!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宋轻笑脸色苍白色坐在地上,额头上布满了汗水,望着这满屋狼藉,她毫无所动,目光呆滞的看着。

    别墅里没有佣人,就只有他们二人住,宋轻笑也无法找佣人帮忙,她心慌着急得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那是她亲生爸爸留给她的唯一的东西了,丢了的话,在这个世界上,就再也找不到二人维系的凭证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收藏着,一个人的时候,总喜欢拿出来细细抚摸。

    好像爸爸就在自己身边,在那些黑暗的岁月里,唯一照亮自己的一道光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到底放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站起身,无头苍蝇一样乱转着,明明知道项链只有可能在那些行李里,她还是忍不住将整个屋子翻了个遍。

    顿时,干净整齐的新房就像遭遇了打劫一样,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傅槿宴下班回来后,见到的就是这场面,宋轻笑了无生趣的坐在沙发上,整个屋子乱七八糟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他原本加了一天班就比较疲惫,谁知道回来后,迎接他的是这样一副场面。

    傅槿宴眉眼一沉,顿时就忍不住了,阴测测的开口,“宋轻笑,你这一天到底在干嘛?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这声低沉威严的声音唤回神志,她呆滞的看向傅槿宴,愣愣的说道:“什么干嘛?”

    傅槿宴心里的火一下子就起来了,低吼一声,“你还好意思说!我昨天忙了一天,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,你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,这屋子被你搞得像什么样子了!你以为这是垃圾场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撇了撇嘴,视线环绕了一圈,看见这满地的东西,都无处下脚了,顿时无力的小声辩驳,“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!”傅槿宴眼神犀利的看着她,对她这无所谓的态度很是冒火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大声干嘛?你有理就大声了啊!”宋轻笑对他的大嗓门表示不服,有理不在声大。

    小声点会死呀!

    傅槿宴脱下外套,将公文包放在沙发上,姿势优雅的挽起衬衣袖口,居高临下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一分钟时间,将这里收拾好。”

    what?

    宋轻笑立马炸毛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在开玩笑吧?一分钟收拾好这里,卧槽打死她来得更轻松些!

    麻蛋,风度呢?气度呢?说好的疼爱老婆的好男人人设呢?

    果然都是套路,该死的作者!

    宋轻笑翻了个白眼,很光棍的两手一摊,躺在沙发上,“不干,你这是异想天开!”

    看见她这副无赖的样子,傅槿宴简直要气笑了,他上前走了两步,“不干是吗?好,很好!”

    他弯下腰,宋轻笑被惊得往旁边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傅槿宴嗤笑了一声,“你怕什么?我还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!”

    卧槽,见自己的女性魅力被贬得一文不值,宋轻笑觉得自己快控制不住浑身的洪荒之力了,下意识挺了挺上身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嘛?抽筋吗?”傅槿宴边毒舌她,边从包里拿出一张纸。

    宋轻笑华丽丽的被他毒到了,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等她看见他手上拿着的纸时,突然有种不妙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傅槿宴继续淡定的拿起笔,“没什么,就是加一项条款而已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还有些云里雾里的,很单蠢的问道:“什么加什么条款?”

    上一刻还在怒气冲天的让她收拾房子,这一刻就拿出纸和笔加条款,怎么看怎么诡异呀。

    难道是…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“傅槿宴,你你你,你又想窜改我们的合约内容吗?”宋轻笑不淡定鸟,激动的一下跳起来,不可置信的仰着小脑袋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收拾,我就只有请人来收拾咯,请人是需要钱的。房间是你弄乱的,所以这个钱理所应当由你来出,至于多少,我大概算了下,在你的欠债上加一成利息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脸平静无波的发挥出了他这个商人的特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