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章 要二婚了,恭喜恭喜呀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挂了电话,宋轻笑捂着发烫的脸愣了一会,才下楼吃饭。

    下班后,回到家,宋轻笑见到了两个她这辈子最不想见到的人。

    沈心愿坐在沙发上,满脸笑容的撒娇,逗傅夫人开心。

    傅老爷子坐在一旁和霍子桦喝茶。

    宋轻笑换好鞋子走过去,扯出一个很长辈的笑容,“愿愿和子桦来了?”

    霍子桦端着茶杯的手一顿,被这笑容与口气刺激的。

    沈心愿屁股像黏在了沙发上,高傲的抬起头,不情不愿的喊了三个字,“小舅妈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在一旁神色有点淡,没了刚才的笑容,“愿愿啊,笑笑和槿宴结了婚,以后就是你的长辈了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见傅夫人不高兴了,顿时切换面具,笑得天真无邪,“外婆,小舅妈还这么年轻漂亮,在年龄上跟我不相上下,我就是还不习惯把她叫得这么老气嘛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听到年轻漂亮时,不知道为什么,打了个抖。

    咦,听着真特么恶心,黄鼠狼给鸡拜年!

    阿西吧,真是万年女配,时不时就出来刷存在感。

    沈心愿二人自然要被留下来吃晚饭,傅夫人特意吩咐做饭阿姨多做几个菜。

    吃完饭时,宋轻笑眼里只有美食,很专心的和排骨战斗,眼里压根没有膈应人的那颗老鼠屎。

    沈心愿又怎么可能忍住不怼这个眼中钉肉中刺,“小舅妈,听说你半个月后就要二婚了,恭喜恭喜呀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宋轻笑冷不防被呛了一下。

    二婚!卧槽,特么的沈心愿这货是出来逗比的吗?

    宋轻笑决定将这个皮球踢给某人,她眨眨眼,无辜的看着脸色有些黑的傅槿宴,“槿宴,小侄女说我们是二婚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傅夫人听到这话,不开心了,加重了语气,“愿愿,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小舅舅和小舅妈呢!你这是在咒他们分开吗?”

    沈心愿没事人一样,笑嘻嘻的给傅夫人夹了一块桂花莲藕,“外婆,我这是开玩笑的,我祝福他们都还来不及呢,怎么会诅咒他们呢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皱皱眉头,低声呵斥,“沈心愿,不说话就别说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。而且,食不言,你妈妈没教过你吗?”

    沈心愿被他脸上的冷意吓得一缩,吞下了喉咙里的话,不爽的扒了几口白米饭压压惊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还时不时瞥向对面的宋轻笑,筷子在碗里戳啊戳的,仿佛这就是那个该死的贱人。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想出幺蛾子了,“小舅舅,听外婆说你们过几天就要结婚了,要不我跟你们一起吧,也好帮小舅妈参照参照,选什么衣服。”

    该死的宋轻笑,看回去我怎么整死你!

    傅槿宴哪能不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,眼睛都不眨一下,一口就回绝了,“不用,笑笑想干什么自有我陪着,还轮不到外人来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嘴巴一瘪,可怜兮兮的看着傅夫人,寻求靠山,“外婆,小舅舅说我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在一旁不怎么说话的傅军安开口了,“愿愿啊,结婚是他们两个人的事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我们都是外人,所以我们就不要去瞎参和了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平时倒还好,但一旦这个外公用这种语气跟她说话,挂上那种面无表情的严厉样子,她就怂了,顿时像霜打的茄子,焉儿了!

    “是,外公。”

    这顿饭吃得最舒心的怕是只有宋轻笑一个人了,无论对方扔来水果还是炸弹,她都四两拨千斤的将他们抛给傅槿宴。

    嘿嘿,咱们人品好,有个实力强劲的靠山,不用白不用。

    不像霍子桦那厮,整个过程屁都不敢放一个,像个旧社会的受气小媳妇,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饭后,她开心的看着沈心愿臭着一张脸离开,反正这事儿精不开心,她就很开心。

    她上辈子大约挖了她的祖坟!

    沈心愿离开后没多久,傅军安接到一个老朋友打来的电话,说是要聚聚,也拉着傅夫人后脚离开了。

    刚才还热闹的别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好心情的哼着欢快的调子回到卧室,将自己那个粉色行李箱从柜子里拖出来,慢慢的收拾着东西。

    毕竟还有几天就要回市了,还是提前收拾好要用的必须品,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。

    傅槿宴在一旁看着,挑了挑眉,故意逗她,“怎么?要回去和我结婚了,你这么开心?”

    “滚你丫的!我这是为取得了革命阶段性胜利而欢呼喜悦,这种感觉你是不会懂的。”宋轻笑从鼻子里傲娇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哦?”傅槿宴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没遇上你之前,我老是被沈心愿打压、辱骂,还被戴绿帽子,你说可气不可气!但现在不一样了,我有了这么多神助攻,而沈心愿只有一个猪队友哈哈,看着她一脸吃了便便的表情,我就有一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感觉,这种滋味不要太美妙啊哇咔咔!”

    宋轻笑眉飞色舞的说着,那小表情逗乐了某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听她将霍子桦这个前男友称呼为猪队友,心情好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,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这个神助攻?”

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宋轻笑有一瞬间的呆愣,这男人会不会带节奏啊摔,话题明显跑偏了好吗!

    “感谢?我这不是都在打工为你还债了么!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她就那个气愤呀,自己怎么辣么想不开乱扔东西呢,果然,没砸到花花草草,但砸到一个1280万的车子了吧,阿西吧!

    大话西游里的唐僧说的真是警世名言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,我可是帮你挡了好几次来自对方的攻击了,打工还债也是因为你乱扔东西,自己的锅自己背。”傅槿宴很不要脸的开始翻旧账。

    宋轻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,抬起头,掐着嗓子嗲道:“老公,难道要人家以身相许么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受不了的打了个抖,看着演戏上瘾的某人,一把将她抱起放自己腿上,对准屁股啪啪就是两下。

    宋轻笑抓住了他的把柄,几次都拿这个恶心他,他要是再不好好振一下夫纲,这个女人怕是要爬到他头上撒尿。

    宋轻笑没料到他会有这个举动,感觉到屁股上传来的痛感,她像条咸鱼一样,两眼含泪,悲愤的在他腿上挣扎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,放开我,君子动口不动手,你个小人!”

    傅槿宴充耳不闻,这点骂人的程度简直太渣了,血条都不带减一下的。

    大手抬起,又要落下去,就听到宋轻笑的手机铃声响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