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章 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搬了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最终,抗议无效,她含着泪吃下了那片命运的粉蒸肉,顿时胸闷头闷,再也顾不上说拒绝的话。

    傅夫人看着傅槿宴这么体贴的为宋轻笑夹菜,欣慰的点点头,“宴儿,做为一个男人,就是要这样体贴,可不许把我们笑笑给饿瘦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回味了一番刚才的手感,忍住笑意,很孝顺的点点头,“是,妈,我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饭,傅夫人将几人召集到客厅,神情端庄中隐含着一丝激动。

    “笑笑,宴儿,是这样的,中式婚礼的筹备我们差不多已经做好了。婚礼时间定在半个月后,把那边的婚礼补办完,你们再搬出去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对此,二人表示没有异议,一切听从傅夫人的安排。

    傅夫人开心又期待的看着二人,“那这样吧,这几天你们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安排一下,然后提前把礼服选好,因为是中式婚礼,流程会有些复杂,所以要先熟悉一下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满含笑意的看着宋轻笑,“为了避免折腾,到时候再把你爸爸妈妈他们接过来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宋轻笑想到上次宋清蓝陪自己去选婚纱的情况,确实太特么折腾了。

    她顺从的点点头,整个一副小媳妇模样,“嗯嗯,有妈为我们操心,我一点都不担心,完全听从妈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回到卧室后,宋轻笑还念念不忘搬出去住的事,期期艾艾的看着傅槿宴。

    “槿宴,我们就跟爸妈住一块好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一挑,敢情这个小女人还不死心呢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想跟爸妈住?其他女人结了婚,哪个不是巴不得离自己的婆婆越远越好,你倒是巴巴的往上贴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深吸一口气,保持自己完美的笑容,“搬出去住一个人看电视好无聊,没人陪我追剧聊剧情,我会郁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你老公我是死的么!”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,哪敢呀。我们傅大总裁走到哪都是一道光芒,还是晃瞎人那种。”宋轻笑笑得那叫一个狗腿。

    傅槿宴爱莫能助的耸耸肩,“那不就得了,你想干什么都有我陪着不是很好吗?还是,你嫌弃我?”

    宋轻笑暗暗磨了磨牙,右手举起,伸出三根指头作发誓状,“我家小宴子上得厅堂下得厨房,这样的绝世好男人上哪里找去,我绝壁不嫌弃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信誓旦旦的话,傅槿宴突然绽开一个晃瞎人心的笑容,在宋轻笑呆愣的眼神中,微微蹲下,指了指自己的右脸。

    宋轻笑以为他的意思是,亲一下脸这事就有得商量,顿时小狗似的扑上去,叭的一声响彻卧室。

    亲完后,她两眼亮晶晶的看着傅槿宴,“怎么样?那咱们就说定啦,不搬了?”

    傅槿宴好整以暇的站起身,定定的看着宋小狗,嘴角浮起一抹略邪恶的笑,“我什么时候说过不搬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又被套路了!

    她这才明白自己上了某人的当,顿时风中凌乱,指着傅槿宴,你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将她肥肥的手指握住,放在唇边亲了一口,“我们必须要搬出去住,难道你想打扰爸妈甜蜜的小日子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就我们两人住,我总觉得不太好。”宋轻笑皱着眉头思索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敢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来,那两件事纯粹是个大乌龙,但谁也不知道,命运在哪一刻还会给你安排什么乌龙,来推动这该死的剧情发展。

    人参真的是太曲折了,还有辣么多须须!

    傅槿宴知道她心中的顾虑,但没直说,他在心中隐约期待着,这样的事多来几次。

    宋轻笑要是知道他此时心中的想法,估计会一口老血溅三尺!

    傅大总裁瞬间化身披着羊皮的狼,循循善诱,“其实我觉得搬出去住对你反而更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还有这种说法?

    宋轻笑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见鱼儿上钩了,傅槿宴再度发挥他那三寸不烂之舌,为自己未来的美好生活极力忽悠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还在契约期间吗?如果搬出去的话,我妈就不会这么严密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了,到时候你想干嘛就干嘛,想睡哪里都没人管你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一亮,说得好像真有理。

    她很勉强的点点头,还不忘讲条件,“那好吧,我们补办完婚礼后就搬出来住,不过先说好了,你不得干涉我的自由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在心里打了个响指:鱼儿上钩,该收线了!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,宋轻笑主动来到欧宫越办公室请假,“欧总,是这样的,我下周要请一周的假,补办婚礼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放在身侧的手一紧,心中一酸,他表面掩饰得很好,语气仍旧跟平时一样,带着三分调笑,“弟妹,上次去法国出差,没来得及参加你们的婚礼,这次送请柬可不要忘了我哦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忙不迭的点头,“当然不会忘记学长。”

    出了总裁办,宋轻笑想到欧珊珊也回来了,刚好也给她说一声,瞒着她偷偷结婚的话,估计会被那丫的剥下一层皮。

    想想就很惊悚!

    果然,欧珊珊得知后,立马开心的表示她也要提前跟她一起去,宋轻笑好说歹说才劝住,开玩笑,刚来的导演,就这样被自己拐走大半个月,欧宫越估计会发飙。

    中午,宋轻笑抽空给苏梅女士打了个电话,电话一接通就开始撒娇模式。

    “母上大人,我好想你呀。”

    苏梅女士嗔道:“你这孩子,结了婚还这么小孩子心性。”

    却掩饰不住话里的开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笑嘻嘻的咧开嘴,“妈,我结婚了也是母上大人一辈子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她听见电话那头宋华年好像在说“对”。

    三秒钟后,宋华年慈爱的声音响起,“笑笑,你什么时候回来看你妈妈和叔叔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知道那边开了免提,顿了顿,把今天打电话的目的告诉两人,“妈,叔叔,我下周和槿宴提前准备一下婚礼的事,到时候我把票给你们预订好,你们再过来好吗。”

    宋华年顿时惊喜得不行,“好好好,好孩子,辛苦你了,我和你妈妈都很开心。对了,你最近和槿宴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轻笑脸上飞上一抹红霞,好得不能再好了,差点被吃得骨头都没剩啊p。

    “叔叔,槿宴一直都对我很好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一句大实话,傅槿宴对她好得没边了,当然除了在某些问题上。

    “那叔叔就放心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