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章 想搬出去住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第二天,欧珊珊看见宋轻笑胸前那么夺人眼球的胸针,忍不住啧啧感叹。

    “笑笑呀,妹夫对你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妹夫?”宋轻笑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欧珊珊无辜的眨眨眼,女王秒变傻白甜,“难道有什么不对吗?你比我小,就是我妹妹,你老公当然就是我妹夫啦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,宋轻笑磨牙,颇有冲上去咬一口的意思,“你就比我大一个月而已,好意思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“大一天你都注定是我妹,别说大一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摊摊手,很光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妹!”某人炸毛。

    “噗,轻笑你这是在喊你自己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宋轻笑一脸吃了便便的表情,欧珊珊顿时不顾形象的捧腹大笑。

    欧珊珊长着一张冷艳女王脸,在外人面前也一副高冷的样子,唯独在宋轻笑面前秒变逗比。

    时光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,俩逗比时常拌嘴,当然基本上都是宋某人居于下风,谁叫她脸皮不够厚呢。

    欧珊珊笑够了,在宋轻笑郁闷的表情中喝了口水,缓了缓,又感慨了一句,“妹夫真是大手笔呀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撇撇嘴,傻乎乎的又将傅槿宴搪塞她的说辞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说完,她还煞有介事的感慨了一句,来了个总结陈词,“难道我才是被上天选中的女主角吗?不然为嘛看个音乐会都能抽中一等奖。嘿嘿,改明儿买个福彩去,中了五百万我分你一半哈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刚刚才消停下来的欧珊珊又哈哈大笑起来,笑声相当魔性。

    还好办公室隔音效果好,除了她们就没别人了,不然欧珊珊这苦心经营的形象就毁于一旦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懵逼的眨眨眼,这货又咋啦?

    她怎么完全get不到她的笑点?

    “哈哈,宋轻笑,你丫的…哈哈,真可爱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表扬我吗?”宋轻笑没好气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上,估计也就只有你这个小傻瓜会认为,这枚蓝宝石胸针是赠品了。啧啧,我看了那么多音乐会,连个安慰奖都没见着一个。这是宝格丽最新出来的一款,得花我大半年工资,我心水了很久都没舍得买,在你这里,就成了音乐会的赠品了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呀,偏偏某人还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欧珊珊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宋轻笑的脑门,“你说说,妹夫对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被点脑门的某人这次没炸毛了,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胸前的美丽配饰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……

    “我要是遇到这种男人啊,倒贴也嫁了,颜值高,有才又有财,温柔体贴还专情。送个东西都能忸怩得这么可爱,你说说看,上哪去找这么个极品!”

    宋轻笑下意识的摸摸展翅欲飞的胸针,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两句:会下厨、会壁咚!

    她蓦地捂住脸,卧槽,怎么想到那方面去了,恬不知耻呀。

    欧珊珊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“我说,轻笑啊,你突然捂脸,该不会是在思春吧?被我说得心动了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又沮丧的放下手,“心动个毛线,我们是契约结婚,现在只不过是在他爸爸妈妈面前做戏而已,时间一到就一拍两散,而且我还在还债,哼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才不信这些,这些年,她的一双眼早就炼成了火眼金睛,真情还是假意一眼就能看明白。

    她见宋轻笑这样子,也不拆穿,只是神秘兮兮的说道:“笑笑,我敢打赌,你绝对不会和他分开的,我们走着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她可以垂死挣扎吗?

    她又想到了那枚结婚前买的钻戒,似乎心里有些隐隐明白起来。

    但宋轻笑并没有跟傅槿宴明说,二人之间仿佛有默契似的,保持着这样一种距离,比朋友更亲近,说是恋人却还差了点火候。

    这天,四人一如既往的吃着饭,傅槿宴看着傅夫人和傅军安,突然放下筷子,淡淡的说道:“爸,妈,我想和笑笑单独搬出住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咳咳…”冷不防傅槿宴这厮会突然说起这个,宋轻笑一下子就被呛住了。

    “笨丫头,你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,而且,听到这个消息,你也不用这么兴奋吧?”傅槿宴拿纸巾为她温柔的擦了擦嘴,一脸的宠溺加无可奈何的神情。

    兴奋你妹!

    宋轻笑憋红了一张小脸,很想骂人,这丫的放炸弹前可以先通知一下吗。

    但碍于有长辈在场,她要保持淑女风范,收住自己的小暴脾气,遵守一个演员该有的“职业操守”。

    傅夫人听到这话,眼睛一亮,饭也不吃了,觉得很有道理的点点头,“就是,早就该搬出去了,你们小两口新婚,有我们在多不方便啊!”

    她话中有话,但直白得连脑筋拧巴的宋轻笑也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妈,你们在方便,很方便的!”宋轻笑可怜兮兮的眨着眼睛,期盼的看着傅夫人。

    上次的事件,给她幼小的纯洁心灵造成了极大的阴影,她现在只要一想到和傅槿宴单独处在一个屋檐下,尼玛就怂啊!

    虽然这货颜值高身材好,浑身肌肉有看头,但她莫名的就是怂!

    宠妻狂魔傅军安也在一旁附和自家老婆,“我看槿宴说得有道理,哪有结了婚一直跟父母住一块的,小俩口就该有自己的空间,这样才能培养感情。”

    况且还打扰他和他可爱的小太太甜蜜的独处时光!

    当然这句话傅军安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傅夫人看见老头力挺自己,给了他一个“干得好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傅军安立刻欢喜的妻奴上身,为她又是夹菜,又是舀汤的,好不殷勤。

    投票结果一比三,宋轻笑全面败阵,孤立无援,但她还想垂死挣扎呀。

    她调整好面部表情,刚张口,冷不防,嘴里被温柔又坚定的塞了一块油腻腻的红烧肉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”宋轻笑瞪着一双大眼睛,鼓着腮帮子说不出话来,像是要把始作俑者用眼神杀死一样。

    傅槿宴好笑的又夹起一块肉,“来,笑笑,这是你最爱吃的粉蒸肉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还用手捏了捏某人脸上的肉,“最近都没照顾好你,都瘦了,脸都小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本正经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。

    卧槽!宋轻笑一脸惊恐的看着那块肉,小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一样,全身每个细胞都在表示拒绝:尼玛,劳资这辈子嘴讨厌吃粉蒸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