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章 中了个一等奖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被傅槿宴一路拉着进了剧院,一坐下后,她就开始昏昏欲睡,没办法,刚吃完饭,血液都涌到了胃里,脑部供血不足,最容易犯困了有木有。

    但为了这几大千的门票,她硬是撑起眼皮,坐直身体认真听着,她自己都被她的顽强精神感动了。

    然而,音乐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,宋轻笑还是睡着了,她歪着脑袋靠在椅背上呼呼大睡,传到耳中的美妙乐曲都成了催眠的音符,让她睡得更舒坦了。

    这一幕被人偷偷用手机拍了下来,发到微博上,配的文字是这样的:高端音乐会现场某女呼呼大睡,我们是该痛心疾首的谴责?还是哀叹对牛弹琴?

    评论盖楼竟然到了几百层,博主还小火了一把。

    睡得正香的宋某人,压根就不知道,自己已经被列为缺乏品位还硬要装的那类人中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转头,看着她嘴角一抹可疑的亮晶晶的东西,好笑的摇了摇头,拿出纸巾擦了擦,然后将她的小脑袋轻轻扶过来,靠在自己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小笨猪!”

    这声亲昵的爱称被乐音盖住了。

    音乐会结束,傅槿宴见她仍旧做着春秋大梦,不得已将她摇醒,“笑笑,醒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,看见周围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诧异的瞪大了眼睛,“咦?这么快就结束了?我怎么觉得我才睡了一会呢?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能睡,这么大的声音都硬是没把你吵醒。”傅槿宴犀利又毒舌的评论。

    宋轻笑无言以对,因为他说的都是对的!

    直到坐上了车,宋轻笑还在为自己浪费的那几千块钱懊恼哀叹,这一觉睡得真特么的贵!

    傅槿宴看她垮着一张小脸,轻笑一声,揉了揉她脸上的婴儿肥。

    在宋轻笑炸毛之前,他赶紧拿出一个漂亮的粉色丝绒小盒子,满含笑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疑惑的接过,打开后,只见盒子里静静躺着一枚蓝宝石胸针,顿时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整个胸针小巧晶莹剔透,看上去像一个展翅欲飞的凤凰,蓝宝石镶嵌在头部,泛着神秘高贵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枚胸针简直太漂亮了有木有,宋轻笑惊喜的看着它,眉眼间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好奇的看着傅槿宴,“这是?”

    傅槿宴右手握成一个拳头,放在嘴边轻轻咳了咳,有些不自然的解释,“这个是音乐会的赠品。”

    纳尼?

    宋轻笑懵逼了,“音乐会怎么会赠这么漂亮的胸针?这蓝宝石一看就很值钱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买的门票是最贵的,主办方为了酬谢大家,回馈社会,这次特意举办了一个买赠活动,买票后,后台会生成一个抽奖号码,这枚胸针是一等奖,我恰好中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,撒谎都不带眨眼睛,瞎掰能力妥妥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还是觉得有点不可置信,一等奖?这对于从小喝饮料都没中过再来一瓶的人来说,简直是天上掉大馅饼,可是看傅槿宴的神情也不像是在说谎,难道这厮的运气真的就这么好?

    “可是,你什么时候去拿的奖品我怎么不知道?”她狐疑的看着他,想从他脸上看出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傅槿宴要是这么容易就被人看穿想法,就不会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了,尤其还是宋轻笑这种不攻于心计的小渣渣,更是秒杀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还真好意思提,在国际知名大师面前睡得那么香,整个会场你怕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忽的凑到她面前声讨起来,声东击西,围魏救赵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在眼前忽然放大的俊脸,往后缩了缩,张张嘴,却不知道该怎样反驳。

    好像、貌似他说的很有道理哎?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,“那个,我睡觉的时候,其实也能接受到大师传达出来的美感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皮笑肉不笑的一扯嘴角,意思好像在说:编,你接着编!

    宋轻笑撇撇嘴,将胸针递过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的动作,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,低沉磁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送给你的,笨蛋!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尾音轻轻勾起,听上去无限宠溺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最后两个字酥炸了,这丫的是随时随地撩人的节奏吗?

    她一张脸暗暗发热,在平息乱跳的心跳时,傅槿宴拿出这枚蓝宝石胸针为她别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动不动的傻坐着,任他在自己衣服上比划、捣鼓。

    她的心神都被这白皙修长的手夺去了,真是漂亮得一点都不输给他手中的胸针。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长一双这么好看的手干嘛!

    她偷偷看了看自己那肥肥的小短手,在心中吃味的想着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家时,傅夫人和傅军安正坐在客厅聊着些什么,看见二人回来了,傅夫人热情的朝宋轻笑招招手,“笑笑,来妈妈这边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宋轻笑小狗撒欢似的奔了过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仿佛看到了某人屁股后面,那条隐形的小尾巴一摇一摇的,颇有兴味的一笑。

    傅夫人眼尖的看到了宋轻笑胸前那枚胸针,不由自主的赞叹,“这么胸针真漂亮,很衬你,笑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见她的眼神,主动开口解释,“今天槿宴带我去看音乐会,这是他买票抽中的一等奖呢,妈,这个漂亮吧?我取下来给您带上。”

    “别取下来,笑笑,我都是老太婆了,这么漂亮的东西,你们年轻人戴起来更好看,给我带岂不是浪费了么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听着这番解释,差点破功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急忙制止了宋轻笑的动作,还偷偷给傅槿宴使了个眼色:干得好,儿砸!

    她看了一辈子的音乐会,也没见主办方什么时候举办起抽奖活动来了,她这么可能不知道,这是傅槿宴特意去买的,

    傅槿宴会以一个心照不宣的笑。

    “妈,您才不老,您还年轻漂亮着呢,我们出去呀,有人说我们像姐妹。”宋轻笑一张小嘴像抹了蜂蜜似的甜,把傅夫人逗得嘴都合不拢。

    “我们笑笑多会说话呀,不像宴儿,闷嘴葫芦一个。”傅夫人慈爱的摸着宋轻笑的脑袋,保养得宜的眼尾都笑出了褶子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底善良,人又单纯没心计,偶尔还傻乎乎的,很合她的胃口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客厅里热闹成一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