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四章 我去我去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,破口大骂,“卧槽,你混蛋、大混蛋……!”

    两人鸡同鸭讲,压根不在一个频率上。

    傅槿宴听而不闻,很干脆的将头蒙在被子里补觉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小笨蛋,骂人一点新意都没有!

    宋轻笑边骂边起身去洗手间,过了会,又是一声冲破天际的大叫传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觉得自己一定和她八字相克!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大早上的这么叫,你不怕被爸妈和外面的佣人听见,以为我又把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满脸通红的从洗手间出来,支支吾吾的看着他,尴尬的说道:“没,没什么,刚才误会你了,不好意思哈。我、我以为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?很失望吗?”傅槿宴看见她这副害羞的样子,瞌睡虫一下就跑完了,坏心眼的逗着她。

    当然,迎接他的是个卡通抱枕。

    宋轻笑忍着腰酸背痛将自己收拾好,出门之前,看见傅夫人盯着她那喜不自胜的目光,顿时尬笑一声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办公室,她刚从洗手间出来,就被欧珊珊拉到了她的独立办公室。

    欧珊珊一脸八卦的看着她,“笑笑,昨晚,你们有没有?嘿嘿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翻了个白眼,“我说,欧导,您是不是闲得头上都快长草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快就忘了?昨晚是谁说的,伺候好了重重有赏啊,啧啧,真没看出来,笑笑你竟然这么豪放。”欧珊珊坏笑一声,毫不留情的揭露宋轻笑的尴尬二三事。

    宋轻笑闹了个大红脸,昨晚她只记得她喝醉了,傅槿宴来接她,后来发生的事她几乎都没印象了,更别提自己说了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赏毛线,我今天早上发现我大姨妈来了,想要干点啥,客观条件也不允许呀!安啦,收起你那满脑子龌蹉的思想。”

    显然,欧珊珊又成功的跑偏了,她眼里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,露出一个姨母般的笑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来大姨妈,笑笑,你打算干点什么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再度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闺蜜太奔放,招架不住啊卧槽!

    上班的时候,傅槿宴总有些心不在焉,连开会都在走神。

    下面坐着的高层诧异的看着神游天外的傅大总裁,他们从来没有见过bss这样,难道是昨晚总裁夫人。。。。。?

    不得不说,有些人真的是乌鸦嘴,一猜就准!

    陈盛坐在傅槿宴旁边,好心的轻轻喊了一声,“傅总?”

    傅槿宴犹自未觉,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捏着下巴思考,“陈盛,你说,送女人应该送什么东西好呢?”

    陈盛脸上的笑容蓦地僵住了,总裁,大庭广众之下,酱紫真的好吗,说好的高冷人设呢!

    下面的管理层有捂嘴偷笑的,也有猝不及防喝水被呛到的。

    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纷纷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笑容:看吧,总裁果然在思春!

    自从傅槿宴有了媳妇,他们的日子好过多了,至少这位冷面男神不会天天充当人形降温器,走到哪冷气放到哪。

    为了表达对总裁夫人的感谢,他们要不要帮忙出出主意呢?

    最终,坐在傅槿宴旁边的人力资源部总监轻咳一声,冒着被“杀头”的危险开口了,“那个,傅总,以女人的角度来看,我觉得送宝石一类的比较好,女人喜欢亮晶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立马低下头,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,一副“我是好员工,我在认真记笔记”的模样。

    陈盛见神游天外的某魂魄终于归位了,将手里的报表掩饰般的递了过去,他这个当得助理容易嘛,前段时间差点被发配到非洲去了。

    “傅总,这是财务总监刚刚汇报的内容,我将重点圈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也是个影帝级别的,知道刚刚自己走神了,脸都不带红一下,淡定的接过财务报表,又恢复了一贯高冷的表情,继续开例会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傅槿宴拿上车钥匙,将一份资料递给陈盛,“下班前将今天会议的重点整理出来,还有可行性报告,到时候一起发我邮箱。”

    陈盛看着他绝情离去的背影,满脸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总裁呀,您为了嫂子就把我无情的抛弃了吗?这样任性的翘班真的好吗?

    说好的战友情呢嘤嘤嘤。

    哼,他也要去找个妹纸来谈谈恋爱!

    地下车库,傅槿宴突然想起了什么,急忙摸出手机,看了下今天的音乐会门票,见还有几个位置,连忙预订了两个一等席位,这才满意的向本市最高端的商场驶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昨晚喝醉了,头有些晕,今天一天工作都不在状态,无精打采的坐在电脑跟前东描描西画画,好不容易撑到下班,却接到了傅槿宴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下班后在公司门口等我,我们吃了饭去听音乐会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的声音听起来还有一丝愉悦。

    宋轻笑无奈的捂住额头,顿时有些不淡定了,“大哥,我可以不去么?”

    她头疼啊尼玛,况且音乐会那么高大上的东西,她怕欣赏不来,对牛弹琴。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一挑,语气没有丝毫波澜,“不去呀?行!那这两张门票我就扔垃圾桶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等等,”宋轻笑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,急忙叫停,“那个,门票你一共花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哦,不多,也就五六千吧。”傅槿宴的口气仍旧很淡,五六千在他眼里,仿佛跟五六十没有任何区别。

    “卧槽,不要扔,我去我去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倒吸一口凉气,抓狂得不要不要的,两张门票抵她半个月的工资啊尼玛,说扔就扔,她实在心痛。

    这要换成小龙虾,她得吃多久。

    资本家把剥削人民来的血汗钱就这么糟蹋,对得起他的良心吗!对得起党吗!

    傅槿宴不动声色的一勾唇,不战而屈人之兵,这才是上上策。

    二人简单的吃了点晚餐后,就驱车去了音乐会现场,一路上宋轻笑都兴致不高。

    傅槿宴也没在意,这女人再兴致不高,也总比去酒吧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来得好吧,就是要给她找些事做,免得老是不安分。

    况且,他们也有好久没过过二人世界了,他还莫名想念。

    音乐会在本市很出名的大剧院演出,主题是世界歌剧经典音乐会,很受欢迎,普通门票都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