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一章 撩得一手好妹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果不其然,刚下车,傅夫人就走了过来,人老心不老,步子倒是快得很。

    她亲热的拉着宋轻笑,“笑笑,我们回来了,没提前给你们说,就是想给你们一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惊喜的抱着她的胳膊,开启了撒娇模式,“妈,我太惊喜了,嘿嘿,这么久不见,好想你呀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前一秒还沉默不语的某人,下一秒就欢脱成这德行,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这丫头是学过演戏吗?变脸这么快!

    别墅里的佣人们也回来了,前段时间寂静得仿佛鬼屋似的别墅,一下子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宋轻笑天生就是个喜欢热闹的人,这下兴奋得不行。

    哇咔咔,终于不用单独跟傅槿宴那厮同处一个屋檐下了。

    某人显然乐极生悲的忘了晚上的睡觉问题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见他的亲妈把他的媳妇拐走看电视去了,吐出一口气,莫名的想念之前二人独处的时光。

    晚饭后,一行四人在花园里散步消食,傅夫人和宋轻笑挽着手走在前面,傅军安和傅槿宴并排走在后面,边走边聊公司最近的发展方向。

    傅夫人突然神秘兮兮的凑到宋轻笑耳边,“笑笑,那个你用了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脸懵逼的看着她,“妈,哪个呀?”

    傅夫人嘴角浮起一抹不可言说的笑,“就是上次我给你带回来的那个睡衣。”

    hygd!

    宋轻笑心中有一万头羊驼轰隆隆的跑过。

    她这个婆婆也太开放了吧?

    宋轻笑小脸一阵爆红,偷偷转过头看了傅槿宴一眼,支支吾吾的说道:“还、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怕她穿上那睡衣,第二天连骨头都不剩了嘤嘤嘤。

    谁知道,傅夫人一副过来人的样,了然的笑了笑,“哦,我知道了,我们笑笑啊魅力大,不用那些东西,也能将宴儿那不解风情的木头收拾得服服帖帖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心中流下两条宽面条泪,傅槿宴,救命呀,你妈妈太奔放了,我快被摧残得枯萎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宋轻笑那哭笑不得的神情,三两步走上前,将她搂在怀里,在她嘴上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妈,你在跟笑笑说些什么呢?”她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?

    傅夫人一阵挤眉弄眼的,语重心长的拍了拍傅槿宴的肩膀,“宴儿啊,妈和你爸年龄也大了,人老喽,没别的想法,就是希望家里能再热闹一些,趁你们年轻,加把劲,争取三年抱俩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阵面红耳赤,又有些纠结愧疚。

    傅夫人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,她却在结婚这件事情上瞒着她,想想就觉得心里很不好过,很有负罪感。

    要是有一天她知道真相了,不知道会怎样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哎,现在骑虎难下,进退两难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想到这进展神奇的剧情,不由得又抬起头,哀怨的瞪了一眼某个始作俑者:都是你,那天开车来我家楼下干嘛!还有你那好外甥女,尼玛结婚就结婚呗,打电话来示威个毛线呀!

    回到卧室,宋轻笑自然是继续熬夜加班了,先天不足,后天来补。

    傅槿宴洗完澡后就拿着一本书,坐在她旁边安静的翻看着。

    室内一时静谧得只能听到呼吸声。

    傅槿宴时不时抬头看看认真工作的宋轻笑,大大的黑框眼镜架在鼻梁上,显得整张脸越发白皙小巧。眉头时而皱在一起,时而舒展开,像一片在水中沉浮的鲜嫩茶叶。

    嘴巴紧紧抿着,线条柔和,唇色嫣红,让人忍不住想含住轻尝。

    不知道工作到几点了,宋轻笑点击保存,疲惫的伸了个懒腰,这才想起某个被她遗忘到旮旯里的某人,转身就看到傅槿宴正拿着一本书定定的看着她,眼神深邃得她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她心中浮起一阵异样的感觉,清了清嗓子,问道:“你困不困?”

    傅槿宴淡淡的收回目光,抿了抿唇,“我不困,你呢?坐这么久身上很酸吧?我给你揉一下。”

    不知怎么,在他的轻言低语中,宋轻笑鬼使神差的点点头,心中有一种隐隐的期盼。

    大手在她肩膀上时轻时重的揉捏着,力道恰到好处,缓解了久坐的僵硬与酸痛,宋轻笑舒服的喟叹了一声,开起了玩笑,“你要是不做总裁也饿不死,掌握了这样一门好手艺,去给人按摩妥妥的。”

    身后响起了一阵低低的笑,只听傅槿宴说道:“能享受到这种殊荣的,这个世界上,只有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阵脸热,心中很明白他说的这个人是谁,心顿时没有章法的乱跳,掩饰般的顾左右而言他,“傅大总裁真是撩得一手好妹,改天也教教我成不。”

    “不教,这世上,我也只撩一人。”

    面红耳赤快招架不住的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天没法聊了!

    嘤嘤嘤,快防守不住了肿么办?求广大网友支支招,在线等,急!

    晚上睡觉时,鉴于傅夫人他们都回来了,宋轻笑为了演戏逼真,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沙发,自觉的爬到了床上,扯过自己的被子,与某人睡在一起。

    当然,中间隔着一条“天堑般”的三八线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将自己包裹得像个蚕宝宝一样,只露出个小脑袋的宋轻笑,道了一声晚安。

    这一晚,二人之间没有任何暧昧的举动,但宋轻笑愣是烙煎饼似的,翻来覆去滚啊滚,凌晨两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。

    见身边的人终于安静了下来,傅槿宴睁开一双毫无睡意的眼睛,叹息了一声,轻轻掀开被子,大手一伸,将宋轻笑抱在了怀里,在她额前印下一个深情的吻,这才心满意足的睡去。

    “晚安,我的傻丫头!”

    周末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,周一上班时,宋轻笑将自己加班两天的作品给欧宫越审核过目。

    欧宫越拿着稿子沉默的看了好久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他的样子,心里都在打鼓,该不会不行吧?

    过了一会,欧宫越终于抬起头,突然冲她灿烂的一笑,“peret!”

    啊咧?

    突然飚英语,宋轻笑没回过神,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,这是在赞美,心头的大石终于落地,看来自己揣摩得没错,就是要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新晋导演欧珊珊童鞋也坐在旁边,冲宋轻笑挤眉弄眼的。

    欧珊珊对这个也很满意,宋轻笑不愧是她的死党加黄金搭档,工作了两人一样能一拍即合,那个蛇鼠一窝?

    欧姗姗还在纠结自己的成语用得对不对,就见宋轻笑推开总裁办的门出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