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章 傅氏秘方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冷不防被他一吓,双肘撑在沙发上,脖子往后仰着,结结巴巴的开口,“哎哎,大哥,内个我们有话好好说,不要动手动脚好吗。”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宋轻笑尴尬的打了个哈哈,“刚刚那话我是开玩笑的,你不要介意哈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一皱,坐起身来,刚才的深情仿佛昙花一现。

    “其实,这个广告的手绘我觉得你可以接下来,你不试着挑战一下自己,怎么知道自己不会做呢?”

    “在职场上,锻炼自己最好的方式,就是不停接触、学习那些自己以前从未接触过的领域,这很能拓宽一个人的见识,也是提升自己比较快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傅槿宴淡淡的说道:“笑笑,想要成为一个领导,让大家都服你,光是把一门东西往深了钻研还远远不够,这样你只能驾驭一部分人。全面成长,弥补短板,用你的长去辅助别人的短,这样大家才会觉得你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很认真的听着这些话,毕竟傅槿宴的这些金玉良言,不是每个人都有幸听到的。

    她边听边点头,确实,对于自己陌生的领域,她会怯弱、内耗,害怕自己做不好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一副好学宝宝的样子,很欣慰,继续传授他的傅氏秘方。

    “其实在学习一样东西的时候,我们可以把对于结果的期待放下,把情绪从中抽离出去,因为有时候,情绪真的是世界上最无用的东西,我们只需要认真做好当下的每一步,那么其实你想要得到的东西,就在这一步一步中,已经被你得到了,结果只是顺其自然的到来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一亮,哇,傅槿宴这厮真有过人之处,怪不得能把公司做这么大,这似乎是个很不错的办法,可以让自己不那么焦躁,静下心来则事倍功半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宋轻笑领会了自己的意思,趁她还在回味中,悄悄凑到她脑袋边,速度极快的偷了一个吻,在她将小拳头挥来之前,心情愉悦的起身闪开,“这是报酬!”

    “你丫的就是一个资本家!”宋轻笑的小拳拳落空,不忿的对着他的背影吼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某人捂脸,傅槿宴实在是太无耻脸皮太厚了,她快扛不住了咋办?

    不过,经过了这番开导,她那些郁闷烦躁通通消失不见了,不就是一个手绘嘛,凭借本姑娘的聪明才智,哪有搞不定的!

    宋轻笑在沙发上静坐了一会,想了想本次的主题,灵感突至,刷的一下飞奔上楼,坐在电脑跟前就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傅大总裁则围着一个小围裙,在厨房里熟练的洗菜切菜,妥妥的家庭煮夫。

    在手起刀落间,他还有心思想着,改天一定要把宋轻笑拎去厨艺培训班上课。

    傅槿宴做好饭后,去楼上把不舍的宋某人硬是从电脑跟前拖下楼吃饭。

    见她吃饭的时候,心思还在工作上,傅槿宴挑挑眉,准备将她面前的麻辣小龙虾挪走。

    手刚碰到盘子,宋轻笑就一把抱住,护崽似的吼道:“不许动我的虾!”

    傅槿宴用筷子敲了敲她的手背,见她疼得龇牙咧嘴的,这才好心情的开口,“工作时认真工作,吃饭时认真吃饭,玩的时候就认真的玩,这才不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傅槿宴,有没有人说你很啰嗦?”

    “啰嗦?嗯哼,你是第一个,不知道好歹的小丫头!”

    傅槿宴宠溺的笑笑。

    宋轻笑见状,也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一种新婚小夫妻的氛围越发浓厚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是周六,宋轻笑在昨晚熬夜改稿子后,决定今天好好吃一顿,犒劳一下自己的胃。

    傅槿宴听了她那番理论后,优雅的翻了个白眼,这货哪天没有犒劳她自己的胃?

    想吃就直接说,找那么多借口干嘛!

    二人驱车去了“虾王”,傅槿宴在去之前,提前跟舒林打了个招呼,让他留了位置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小巷口的时候,仍旧是杨柳出来迎接的。

    一回生二回熟,宋轻笑下了车就朝杨柳走去,很开心的打着招呼,“嫂子,好久不见,都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杨柳拉着她的手,温柔的笑道:“你呀,是想我,还是想你舒大哥做的虾?”

    宋轻笑傻笑一声,“嘿嘿,都想,都想。”

    杨柳又转头看向傅槿宴,“走吧,小宴子,菜刚做好,你舒大哥在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快快,小宴子,我肚子都饿扁啦!”宋轻笑调皮的朝傅槿宴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又宠溺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得很热闹,两个大男人有一阵时间没见面了,都顾着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自己碗里突然多了一只剥好的虾,愣住了,眼里浮上一抹感动。

    舒林看着宋轻笑的动作,突然笑道:“弟妹,你对槿宴真好。”

    热闹的氛围有一瞬间的沉默,宋轻笑小脸爆红,尴尬的扯了扯嘴角,“啊哈,我就是那个,怎么说来着,投我以桃子,我还他个李子。”

    杨柳好奇的眨眨美眸,“笑笑,我们槿宴是怎么给你投桃子了?说给嫂子听听好不好?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脸都快埋在碗里了,大哥大姐,饶过她好不好,这么尴尬的事怎么好意思拿出来说。

    在二人期待的眼神下,她终于扛不住,嗫嚅道:“槿宴他…在家都是槿宴下厨。”

    舒林突然爆发出一阵爽朗的笑,拍了拍傅槿宴的肩膀,“哈哈,槿宴,好样儿的,作为新时代的三好男人,自己的媳妇就是要宠着,怎么宠都不过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淡淡的说道:“嗯,某个没良心的都快爬到我头顶了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杨柳都捂着嘴笑了,终于有人能制住傅槿宴了。

    小脸通红的宋轻笑决定做一个沉默的吃货!

    说多错多,用虾塞满自己的嘴是唯一正确的闭嘴方式。

    在吃完饭开车回别墅的路上,傅槿宴一直都心情愉悦的翘着嘴角,宋轻笑则默默的缩在副驾驶上当哑巴。

    “你剥的虾很好吃。”他突然头也不转的开头说道,声音很温柔很认真。

    平时基本上都是傅槿宴在下厨,她偶尔为他剥一个虾,他竟然会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宋轻笑更沉默了。

    车子刚开进大门,就听到熟悉的声音,傅槿宴不动声色的挑挑眉。

    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