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包君满意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下班后,宋轻笑惦念着欧珊珊说的送给她的东西,连吃完饭的时候都在走神,被傅槿宴敲了个爆栗,才撅噘嘴认真的吃饭。

    傅槿宴心下好奇,他很少看见宋轻笑吃饭不专心,这简直就是个奇闻。

    宋轻笑三两下扒完饭后,撇下傅大总裁,匆匆上楼,按照欧珊珊的提示,打开邮箱,下载她发过来的一个超大附件。

    看着有好几个g,宋轻笑决定先去洗澡,再慢慢回来看。

    被丢下的傅槿宴疑惑的挑挑眉头,这丫头,今天有点不对劲呀,也起身跟着上楼,看见宋轻笑的电脑正在下载一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双腿交叠,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,摸着下巴沉思,这就是让这丫头今天吃饭都不专心的事情吗?究竟是什么重要的东西?

    没过多久,“叮”的一声响起,邮件下载完毕。

    傅槿宴听着从浴室里传出来的欢快得近乎走调的歌声“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嗷嗷嗷嗷”,眉头皱得死紧,简直不忍卒听啊摔!这女人是五音不全吗?

    他在这鬼哭狼嚎的歌声中,最终将手放在了鼠标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满意足的洗了个澡和头,穿着睡衣披散着头发就出来了,刚走几步,就看见傅槿宴坐在她电脑跟前,盯着电脑屏幕,一脸的复杂,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咦?他在看啥?难道是姗姗发给她的东西么?

    不过她一想到欧珊珊那“包君满意”四个字时,就有些头皮发麻,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顾不得多想,一蹦一跳的走过去,好心情的调侃着,“槿宴,吃独食可不好哟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幽幽的转过头,眼中像是有束小火苗在燃烧,“哦?我亲爱的老婆大人,你真的确定肯定以及一定要跟我一起看?”

    卧槽,傅槿宴这厮怎么了?说话阴阳怪气的!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不……”宋轻笑没心没肺的来到电脑跟前,剩下的话被噎在了肚子里,再也没有说出来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着屏幕,抖得像风中残菊一样,“这这这…”

    wt!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,欧珊珊给她发的是个什么鬼!

    宋轻笑的眼睛像被黏在上面了一样,木头桩子似的站着,直到傅槿宴那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笑笑,你这法子真是奇特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没有。”宋轻笑爆红着一张脸,气急败坏的上前将电脑一把扣下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的那个漩涡越来越深,他一把将人拉下抱在怀中,死死禁锢着她,不让她动,看着那羞得红红一片的耳垂,忍不住轻轻咬了一下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lia得更加面红耳赤,挣扎了好几下都没成功,感觉自己像是一块棉花糖。

    有种被人宰割的赶脚……

    “你、你不要乱来,这个真的不关我的事。这是我一个好朋友发给我的,我事先并不知道是这个玩意,要不然打死我也不收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哭丧着一张脸,这简直是史上最坑闺蜜的惨案有木有!

    另一边,正躺在床上美美做面膜的欧珊珊突然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我信你,但是,现在怎么办呢?”傅槿宴凑到她耳边,声音嘶哑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去给你放凉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会说打119来着。”傅槿宴的气息此时已经平稳了好多,还有心思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卧槽他怎么知道她刚才就是这样想的,简直日了狗了!但她敢怒不敢言呀,只能乖乖从他身上滑下去放水去了。

    周五,宋轻笑一回到家就葛优躺在沙发上,隔近了都能被她浑身满满的丧气波及到。

    傅槿宴推门进来,见到的就是这场面,一向精力旺盛的某人难得的颓废闷气,最爱看的脑残三流言情剧不看,最喜欢吃的零食也不吃了。

    他竟然有些莫名怀念那姨母般的笑。

    傅槿宴无声的挑了挑眉,将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,几步走过去,半蹲在她面前,大手在目光呆滞的某人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明天要加班?”

    宋轻笑条件反射的摇摇头,仍旧神游天外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们去‘虾王’吃饭?”

    头摇到一半,宋轻笑终于魂兮归来,呆滞的双眼聚焦在面前这张放大的俊脸上,眼神有了光彩,忙不迭的点头,“卧槽,又想套路我,还好我反应快。当然要去,必须要去,一日不吃,如隔三秋哇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无奈的摸摸她的小脑袋,放软了口气,“那你可以说说今天是怎么了吗?情绪这么低落,隔老远都能感受到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他问起了这个,苦恼的叹了一口气,坐起身,用手支撑着下巴,“哎,我不是才入职没多久吗,今天欧学长给我安排了一个任务,让我负责一个广告的手绘部分的制作。我以前没有接触过这块,再加上还在熟悉阶段,觉得有点亚历山大。”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,继续说道:“欧学长一直鼓励我,说我可以的,但我害怕辜负了他的期望,耽误这个广告的拍摄进度。”

    想起欧宫越那委以重任的期待眼神,宋轻笑就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。

    “欧学长?”傅槿宴听到她的话,手紧紧攥成一个拳头,不悦的反问。

    这个笨丫头和欧宫越之间什么时候这么熟悉了?

    “宋轻笑,你觉不觉得这样叫欧宫越,若是让你们公司的其他员工知道了,会怎么想你们的关系?而且他们大概都已经知道你已婚的身份了吧?虽然我们是契约夫妻没错,但我也不想在契约期间,被人误认为头顶带着一顶有颜色的帽子,你懂吗?”

    傅槿宴难得这么长篇大论,他听见宋轻笑这么亲昵的称呼别人,就感觉很不爽,怎么能让她的老婆和别的男人走太近!

    宋轻笑不满的嘟嘟嘴,“喂喂,你这话题跑得也太偏了吧,我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好伐,我们既然是契约关系,那在这期间,不用你提醒,我也绝对不会那啥……爬墙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话锋一转,突然一本正经的看着傅槿宴,“我说,你这是吃醋?难道你爱上我了?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傅槿宴突然欺身而上,幽幽的看着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