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八章 欧珊珊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似在对宋轻笑放电。

    宋轻笑猝不及防的就被电了一下,回过神后,一蹦三尺高,迅速上前将这个女子紧紧抱住,嘴里还在不停的嚷嚷,“好哇,姗姗,你回来了都不提前给我说一声,突然出现简直吓了我一跳。”

    欧姗姗也开心的回抱住她,“这不想给你一个惊喜么!怎么样,这个惊喜大不大?这么久没见,从实招来,有没有移情别恋?”

    宋轻笑肉麻的嗲道:“嘻嘻,我这辈子最爱的就是欧女王了,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欧珊珊受不了的推开她,摸摸胳膊上的鸡皮疙瘩,优雅的翻了一个白眼,“我说笑笑童鞋,咱能不能不要这么肉麻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女王陛下!”

    两人顿时笑作一团,时光仿佛又回到了高中时代。

    高中整整三年,欧珊珊和宋轻笑一直都是同桌,大家都调侃他们,流水的老师,铁打的因缘。

    隔壁小王童鞋的同桌都换了好几茬了,这两货愣是分不开,跟装了吸铁石似的。

    那几年,她们也像现在这样,经常肉麻兮兮的各种角色扮演spy,末了又抱作一团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但高中毕业后,欧珊珊就被家人送到国外深造去了,宋轻笑则怅然若失的选择了h大。

    没想到,这么多年后的今天,她们又再度重逢了,缘分果然是种奇妙的东西。

    欧宫越嘴角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,他见这两人要开始没完没了的叙旧,急忙招呼她们坐下。

    要叙旧也得吃饱肚子才行嘛,他刚才就不小心听到宋轻笑肚子咕咕叫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像个孩子似的,开心的对欧宫越说道:“学长,这就是你给我说的老朋友,真是一个超级大的惊喜呀,我今晚估计要兴奋得失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敢情好,你失眠我也不睡,我们秉烛夜谈啊哈哈。”欧珊珊打趣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因为见到老朋友,开心得差点被她忽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学长,你怎么知道姗姗和我是老朋友呢?姗姗姓欧,你也姓欧,难道?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猜测,宋轻笑就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呢。

    欧宫越喝了一口茶,在她疑惑期待的目光中淡淡的解释,“嗯,姗姗是我堂妹,她经常跟我起你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瞪大了眼睛,被这个消息震惊得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敢情是一家人呀,怪不得她看着欧宫越有几分眼熟,她还以为是他长得帅的缘故呢。

    她端起杯子给自己压压惊,刚喝下,就被欧宫越下一句整得差点喷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次我从国外挖来的导演,就是姗姗。”

    “噗…咳咳…”

    欧珊珊急忙将纸巾递给宋轻笑,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欧宫越,“哥,你够了啊,不再逗我家笑笑了。”

    卧槽信息量好大,宋轻笑好久才消化了这些讯息。

    这么说,以后她和姗姗就是同事咯?再续战斗情吗?

    哇咔咔,想想就好激动。

    菜上来后,三人开始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情好,胃口也好,边听欧珊珊讲她在国外的经历,边津津有味的吃着这里的拿手好菜,当然也不忘给欧珊珊夹菜。

    欧宫越时不时插上一句,这个特殊的小聚会氛围很嗨。

    下午,欧珊珊跟着他们一起去公司,说要提前熟悉熟悉即将要办公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到公司,欧宫越就宣布了她的身份,当然隐去了他堂妹的身份,只说她是自己重金挖过来的导演,请大家务必配合等等。

    欧珊珊让人惊艳的外形和良好的谈吐,也惹得大家一阵喜爱,虽然某些大龄单身女青年有点失望不是帅哥,但有美女看也算是一种弥补了。

    欧宫越带着欧珊珊去每个部门都转了一圈,而她活泼外向的性格也很快得到了认可,没过多久,整个公司都在兴高采烈的谈论这个新来的欧导,一些小伙子更是卯足了劲要表现自己,好赢得美人芳心。

    还没到上班时间,欧珊珊和宋轻笑坐在休息室里继续聊天,当然电灯泡欧宫越识趣的退出了。

    欧珊珊突然眨眨眼,八卦兮兮的问道:“哎,笑笑,你有男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宋轻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直接跟她说会不会吓到她?

    欧珊珊见宋轻笑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猜到了几分,顿时假意哭丧着脸调侃,“hygd!不会吧,笑笑你真的弃我而去别有怀抱了吗?留我一个黯然神伤吗嘤嘤嘤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绷不住,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“哈哈,姗姗,你去国外这么多年,没想到成语还说得这么6,真是让人大开眼界,小女子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想了一会,宋轻笑决定坦白从宽,反正最后她也会知道的不是吗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没错,我不仅有男朋友了,而且还结婚了,才结婚没多久!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”

    这下轮到欧珊珊被呛到,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眼睛瞪得圆溜溜的,像一只可爱的小松鼠。

    “卧槽,笑笑童鞋,你竟然这么神速,快快,给我从实招来,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然摘走了我们这朵美丽可爱的鲜花。”

    呸,不要脸,宋轻笑脸红了一下,王婆卖瓜!

    从外在综合条件来说,她觉得,貌似是她摘走了傅槿宴那朵高岭之花才对,毕竟不管怎么看,她都不像和他登对的人。

    看着时间还早,宋轻笑就将她和傅槿宴的事从头到尾的说了,提到这个,又不得不提起霍子桦和沈心愿的事。

    欧珊珊听完后,不可思议的看着她,喃喃自语,“我笑啊,听你这说的,我怎么有种看连续剧的感觉?你来掐我一下,看看是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伸出两只魔爪,毫不客气的在欧珊珊那张漂亮的脸蛋上一阵蹂躏。

    “醒了没,欧大美女?”

    欧珊珊连忙点点头,“醒了醒了,嗯哼,你这么暴力,不知道你家那位怎么受得了。唔,你们小夫妻新婚燕尔的,日子一定甜得不要不要的,晚点的时候,我送你一样东西,包君满意哈哈。”

    不论宋轻笑怎么威逼利诱挠她痒痒,欧珊珊打死也不说,发挥出了革命先烈的优良品质。

    最后,欧珊珊霸气的宣布,“我笑,你是我罩的人,竟然有人敢给你戴绿帽子,下次遇到那对贱男渣女,我一定帮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感动得热泪盈眶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