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七章 要来个老朋友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看着宋轻笑嘴角那迷妹般的傻笑,傅槿宴就气不打一处来,将她面前的宫保鸡丁一把端走倒掉。

    正在嘟嘟嘟嘟的某人突然愣住了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最爱,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垃圾桶的怀抱,她就想咆哮。

    “傅槿宴,你干嘛倒我的菜!”

    太可恶了,尼玛深井冰啊!

    “你话太多了,我看你的样子也不饿,就不用吃了。”傅槿宴精致的眉眼凝着一层薄薄的冰霜,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势。

    眼见着大手伸向了她装着米饭的碗里,宋轻笑顿时顾不得生气了,尼玛她刚才只吃了个半饱呢。

    她迅速端起碗,以平生仅见的快速,几口就将白米饭刨完了,腮帮子塞得鼓鼓的,咽得脖子一哽一哽的。

    吃完,她将碗一把放到他手里,还挑衅似的朝他一仰头。

    意思就是:倒吧倒吧,您随意!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场面,心里的火突然熄灭,深深吐出一口气,算了,自己好好保护这个单纯的小笨蛋就行了。

    指望她开窍,估计他头发都白了,养个老婆养出了女儿的感觉,他觉得自己真是操碎了心!

    这个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,宋轻笑心大的压根没往心上去,仍旧没心没肺的该吃吃该睡睡。

    睡的……额,当然是傅大总裁了!

    两人吵闹欢笑的过着二人时光,看上去倒像是真正的夫妻一般。

    第二天,宋轻笑刚走进办公室就觉得不对劲,整个公司的氛围有些热烈,大家的神情像吃了兴奋剂似的,看这一个个兴奋的小眼神,难道公司有什么事发生?

    她摸摸头,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,开始做准备工作,耳朵却像兔子似的竖起来,眼睛骨碌碌的转,满足自己的偷听癖。

    坐在旁边的温雅看着她这幅样子,好笑的凑过来,“轻笑,你想知道什么,可以直接问我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宋轻笑觉得自己脸上的每个细胞都在表示好奇,“我就是想知道,他们在兴奋啥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听说呀,咱们公司要来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导演,主要是做新兴广告这一块的,但具体资料保密得很,是男是女都不知道,所以你看他们这么兴奋。万一要是来了个金发碧眼的帅哥,那这群大龄单身女人不就有动力了么。”

    温雅耐心的给她说着,神情和语气温柔之极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她,突然说了一句,“温雅,我要是个男人,我铁定赖着你不放,死缠烂打也要追到你。”

    温雅猝不及防的被“表白”,对方还是个漂亮姑娘,顿时闹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宋轻笑就在这显得有些high的氛围中,度过了一上午,摸摸叫得欢快的肚子,她刚将桌子上的东西收好,拿上手机与钱包准备去吃饭,就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是欧宫越打来的,他只说了一句话,“十分钟之后,来‘湘天下’。”

    湘天下是这附近一家比较有名气的餐馆,听说味道非常好,很受在附近上班的白领的欢迎,遇上饭点,要是去晚了,经常订不到位置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是下班时间,但宋轻笑也没有问原因,去了就知道了,刚好趁此机会尝尝她垂涎了很久的菜。

    一提到美食,她瞬间小宇宙爆发,一边抚慰着咕咕乱叫的肚子,一边往外面冲。

    宋轻笑按照欧宫越的指示,来到包间门口,好奇的推门进去,却见里面只坐了欧宫越一个人,他十指正在手机屏幕上飞快的点着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欧宫越放下手机,招小狗似的向宋轻笑招招手,朝她露出一个颠倒众生的笑容,“过来坐,轻笑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这灿烂的笑容刺激得有点晃神,这才发现欧宫越长相俊美气质风流,年轻还未婚,丝毫不亚于傅槿宴,不过一个走的是明骚路线,一个走的是闷骚路线。

    这点也成为了他商业上一个隐形的资本,吸引了很多有实力的未婚女性来他公司,但貌似现在还没人得到他的“芳心”?

    欧宫越不愧是她粉了多年的爱豆,其他方面也这么牛逼。

    直到大麦茶的香热气息扑面而来,宋轻笑才回过神,双手捧着漂亮的青花瓷杯大大闷了一口,缓解了一下腹中的饥饿感。

    欧宫越又给她续了茶水,这才开口解释,“叫你来是因为一会要来个老朋友。”

    见bss为自己添茶续水,宋轻笑简直受宠若惊,见他的杯子空了,急忙要去端壶,却不小心和欧宫越的手碰到了。

    她刷的一下缩回来,脸红红的解释,“抱歉,欧总,我想给你倒水的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看着她,突然说道:“以后私下里,你不用叫我欧总,那样听起来多生分。”

    那叫啥?宋轻笑一脸懵逼,突然想起了那天田清益叫他小越越,忍不住又想笑了。

    欧宫越见她一副想笑不敢笑的样子,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,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,“你可以叫我的名字,或者学长也行。”

    他简直为这个老小孩的脾性操碎了心!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知道宋轻笑是他的学妹,当然是他仔细看过她的入职资料了,发现她跟自己都就读于h大。

    宋轻笑从善如流的点点头,说实话,她也觉得叫他欧总怪怪的,生生把一个年轻俊美的钻石王老五叫得老气死板,做设计的人思维自由奔放开阔,大概都不喜欢被这么称呼。

    她这才反应迟钝的想起刚才的话,后知后觉的问道:“欧学长,今天要来的是哪个好朋友?”

    她怎么不知道,她和他还有什么共同的好朋友?

    唔…到底是谁呢?

    欧宫越只是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他越是这样,宋轻笑越好奇,跟上次带她去见田老时的心情一样,都有点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要是换成傅槿宴那厮这样遮遮掩掩的,她绝对威逼利诱,一定要逼他说出来,但看着眼前的人,她打消了那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就这样,没多久,宋轻笑忍受着心里猫爪似的痒痒,终于见到了来人。

    门被推开那一刹那,宋轻笑有片刻的怔愣与惊艳,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穿着高跟鞋嗒嗒嗒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一身火红色的紧身连衣裙,将这副好身材凸显到了极致,头发是栗色大波浪,长长的披在背后,显得风情万种,精致的五官只画了个淡妆,但也衬得起她的衣着,气场十分强大,很有女王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