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六章 论抓住女人的心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田清益满足了自己那颗不服老的童心,这才看向一旁被忽略了好久的欧宫越。

    “小越越,你来啦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,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,无辜的摇摇头,一副“我什么都没听到你们继续”的模样,但那双笑得弯弯的大眼睛里流淌着的笑意,毫不留情的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小越越,哈哈,她为什么莫名想到古代皇帝身边的太监?

    还有,他要是去说相声,说不定现在就没岳云鹏啥事了!

    欧宫越见宋轻笑这么欢乐,无奈的走上前,跟田清益打了声招呼,“田老。”

    看着这二人熟络的样子,她突然有种天上哗啦啦掉馅饼的赶脚。

    三人坐下开始聊天,这一聊就是好几个小时,当然,收获最大的还是宋轻笑,毕竟这种能跟泰斗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太少了,到了他们这种级别的,随便说句话,只要自己吸收了就受益无比。

    宋轻笑努力化身海绵宝宝吸收知识。

    田清益见宋轻笑如此认真好学,没有当下一点年轻人的心浮气躁,心里颇为满意,特意指点了她。

    临近下班时,欧宫越提议请客吃饭,田清益拒绝了,他喜清净,一向不爱外出参加什么饭局。

    欧宫越也了解他的脾性,好脾气的带着宋轻笑离开了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宋轻笑揉揉自己发红发烫的脸,轻轻吐出一口气,这才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欧总,田老前辈太厉害了,随便说几句话,我就觉得灵感唰唰的来,觉得自己下午在空中飘了好久,这才有种重新落地为人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见她收获很大,也颇为认同的点点头,“是呀,他就是这么厉害,当初我也得过他的指点,就那么几句话,就将人的思路都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羡慕的看着他,突然想到一件事,疑惑的问道:“对了,欧总,你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带我来见田老前辈呢?”

    欧宫越眼中划过一抹深邃,定定的看着她,邪魅的一笑,“当然是让你好好学习,然后为我卖命咯!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竟无言以对,我说,咱能不能不要这么诚实?

    吓坏了她这朵柔弱的鲜花怎么办?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脑洞大开的想到一副场景:她脖子上身上挂着几根粗大的绳子,在前面死命拉着一个板车,欧宫越高贵冷艳的坐在板车上,手里拿着一条鞭子,时不时抽她一下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哆嗦,急忙把这个画面甩出去。

    已经是下班时间了,几人便没有回公司,欧宫越直接吩咐司机先将宋轻笑送回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提前给傅槿宴发了个消息,怕他在欧氏楼下干等,回复她的只有一个好字,一贯的傅氏风格。

    她悄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下车告别欧宫越后,宋轻笑心情超好的进门,刚进去,就闻到一股香味,顿时眼睛亮成了一对探照灯,哇,是她最爱的麻辣鲜虾。

    扔下手里的包包,急不可耐的跑到厨房,刚想给做饭阿姨一个超大的么么哒,就看见傅槿宴围着一条与他极不相称的卡通围裙,在熟练的翻菜。

    这幅画面颇有些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鬼使神差的悄悄走过去,一把抱住傅槿宴结实的腰身,将脸贴上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炒菜的手蓦地顿在空中,回头就看见宋轻笑像只小猫咪一样,将脑袋在他背后蹭啊蹭的,心里软得像一滩温水。

    他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轻轻的说道:“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背后的人没有说话,但他感觉到她脑袋轻轻点了点,心情好得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间烟火的感觉,比高高在上的指挥江山温暖多了幸福多了。

    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

    回神后,他就见一只小手从身侧偷偷摸摸的伸出来,对象显然就是那盘刚出锅的大虾。

    就在那只爪子离盘子还有两厘米的距离时,傅槿宴毫不客气的一把拍在她手上,回过身,恶狠狠的说道:“洗手!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当场抓包也不气恼,调皮的吐了吐舌头,哼,本姑娘今天心情好,不跟你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家里的佣人本来就不多,在傅夫人回乡下之前,大手一挥,都给他们放假了,让隔两天来收拾一次就行了,佣人们顿时欢天喜地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。

    傅夫人这点小心思哪能瞒过精明的傅槿宴,他也乐得如此,母亲如此煞费苦心的给他们创造机会,他当然要好好把握了。

    吃饭时,餐厅里只有他们二人,看着宋轻笑小猪拱食的模样,他剥好虾放到她碗里,宠溺的说道:“慢点吃,又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俗话说,要抓住男人的心,就要先抓住他的胃。

    这句话对女人说也同样有效,尤其是对宋轻笑这种二得有些傻的吃货。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吃吧吃吧,他的小东西,吃饱了才好任自己宰割不是。

    宋轻笑吃饭之余,还不忘抬起头看傅槿宴,见他嘴角挂着一抹笑容,打了个抖,总觉得有些渗人。

    傅槿宴从呆愣的某人嘴角优雅的拈起一颗米饭,在她发窘的眼神中,慢慢放进了自己嘴里。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都看直了,“卧槽,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在裸的调戏吗?她真是分分钟想原地爆炸的节奏有木有!

    但美食当前,某吃货很明智的选择化悲愤为食欲,将那盘虾吃了个底朝天,连辣椒都不放过!

    傅槿宴调戏完毕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今天是欧宫越送你回来的吗?”

    说道这个,宋轻笑突然就来劲了,饭也不吃了,开始巴拉巴拉的跟他说今天下午发生的事,一张小脸兴奋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啊,欧总竟然带我去见田老前辈,哇塞,我好崇拜他,没想到竟然真的见到本人了,简直太激动太幸福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说欧宫越带她去见田清益时,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阴沉,男人对男人最了解,他能感觉出来,欧宫越带宋轻笑去拜访他应该有两个目的。

    其一,就是表面上说的,看中了她的设计天赋,想培养人才;其二嘛,就是他那点小心思了。

    哼,别以为他看不出来,就宋轻笑这个白痴二货还傻傻的相信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