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五章 拜访田老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眼神深邃的看着她,口气却轻柔得像三月的春风,“笑笑,你可以给我解释下,这是什么东西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如遭雷劈,呆愣愣的立在原地,尼玛真是怕什么来什么!

    那几片嫣红的布在空中飘啊飘的,她突然想起了古代的那些小姐,风情万种的倚在栏杆上,拿着一块红色手绢,嗲着嗓子喊道:大爷,来呀!

    啊呸,宋轻笑,都这种时候了,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!

    “你想做点什么可以直接给我说,我会非常配合你的哦。”傅槿宴再度不要脸的开口,最后一个字拖长了调子,听起来格外魅惑、诱人。

    宋轻笑小脸爆红,边气急败坏的解释,边冲过去想抢衣服,“混蛋,还给我,我才不想对你做什么呢,这个,这个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还没说完,脚下没注意,被傅槿宴的大长腿一绊,整个人顿时不受控制的向前扑去。

    傅槿宴猝不及防的被人一推,仰躺下去,看着面前这张放大的红脸,感受着嘴上传来的香甜触感,鬼使神差的舔了舔。

    嗯,像果冻一样,甜甜的。

    卧槽,又耍流氓。

    宋轻笑回过神,不忿的狠狠一口咬了上去,然后得意的起身,拎着那几片布,双手叉腰的看着他,“混蛋,看你还敢占我便宜不!”

    到嘴的鸭子飞了,还被鸭子啄了一口,傅槿宴舔舔嘴角隐隐的血迹,简直一千个p都说不尽心里的苦楚。

    “宋轻笑,明明是你先扑过来的,你先凑上来的,还咬我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!”

    宋轻笑心虚的看着被自己咬破的薄唇,又想到刚才确实是她没站稳,尬笑一声,顿时升起一种愧疚的赶脚。

    她用一副商量的口吻好脾气的说道:“那我给你吹吹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划过一抹意味不明的神色,高冷的点点头,等着小白兔自动送上门。

    宋轻笑刚走过去,就蓦地被他一把抱住,反ya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傅槿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露出雪白的牙齿,很是欠揍的一笑,“我改变主意了,不用你给我吹,我要咬回去!”

    说罢,不等她反应,就俯下身讨债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这晚,宋轻笑嘴角没有被咬出血,但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某人后来也忘了解释那几片布的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,她刚坐下没多久,平日嘴巴没把门的周姐就鬼鬼祟祟的凑过来,“哎哎,轻笑,昨天下午在门口那个,长得像明星的帅哥是你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她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,暧昧的看着宋轻笑微肿的嘴,“真是男友力爆棚,啧啧,都不知道怜香惜玉一点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羞愤得不要不要的,立即拿出包包里准备好的口罩带上,低下头装死。

    周姐见她害羞了,了然的笑笑,感慨的拍拍她的肩膀,就回到自己座位上工作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甩甩头,也投入到工作中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下班时,宋轻笑被欧宫越的秘书lda叫到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欧宫越坐在宽大的旋转椅上,正低着头认真处理文件,听到敲门声,抬起头,看见宋轻笑此时的样子,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弟妹,你这是怎么了?感冒了吗?”

    没人的时候,欧宫越一向没个正经,总是调侃似的叫她弟妹,对此,宋轻笑也反抗过,但抗议无效,也就随着他去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尴尬的摇摇头,绞尽脑汁的撒着谎,“没感冒,是我的嘴不小心被烫、烫到了。”

    真尼玛憋屈呀,总不能说这是被某人不要脸的混蛋弄的吧。

    欧宫越见她神情不对,关心的问道:“烫得严重吗?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欧总关心,还好,对了,您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瞧我这记性,差点忘了,下午带你去见一个人。”欧宫越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脑门,懊恼又好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一亮,期待的看着他,“欧总,咱们去见谁呀?”

    “秘密,下午去了你就知道了。”欧宫越调皮的一眨眼,摇了摇食指,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。

    呃…不得不说,这个姿势有点二。

    宋轻笑心里的好奇心更甚了,她努力压下,装作一副淡定的样子点点头,“好的,那我去准备下。”

    出了总裁办,想着下午要见人,宋轻笑赶紧跑到就餐处,在公司为员工准备的冰箱里找到一些冰块,取下口罩,对着洗手池的镜子冷敷着微肿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一边被冰块刺得嘶嘶的叫,一边在心里暗骂傅槿宴。

    混蛋、臭男人、不要脸……宋轻笑在自己不大的脑容量里,把各种词都搜出来骂了个遍,看着肿的地方渐渐消下去,这才心满意足的打住。

    下午,欧宫越带她来到一家私人工作室,从外面看很普通。

    宋轻笑觉得有些奇怪,又有些好奇,欧宫越本身就是个很有名气的设计师,不像能看得上普通水准的人。

    直到见到那个她好奇了很久的人时,宋轻笑顿时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,一张小脸都憋红了。

    卧槽,竟然是老田田清益!

    这个设计界的泰斗在圈内无人不知,声名赫赫,欧宫越这个级别的在他面前也就是一学生,可想而知他的名气有多大。

    许多人都想花钱请老田设计东西,但几乎无一例外的失望而归。

    老田做事很有个性,心情好时免费给别人设计都可以,颇有一掷千金的风范,心情不好时,万金都请不动。

    对此,大家也只能唏嘘叹息一声,高人总是有些自己的怪脾气,理解理解。

    没想到欧宫越竟然将自己带来见老田,宋轻笑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时,赶紧上前一把捧住田清益的手,激动得都口齿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田、田老前辈,您好,我叫宋轻笑,我特别崇拜您,今天终于见到本人了,真是三生有幸,我太激动太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田清益看着宋轻笑这副纯然不做作的样子,心下对这个小女娃子很喜欢,顿时起了逗弄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高深莫测的摸摸自己没有多少胡子的下巴,“我不叫田田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愣,嗯?怎么跟她设想的剧情不一样呢?

    她突然很想掏出镜子照照,自己脸上是不是刻着一个大写的囧!

    说好的脾气古怪的高人呢?为什么跟传闻中的人设不符?

    那个谁,你出来,我绝对不砍死你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