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章 吃醋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晚上,做饭阿姨展露厨艺,做了满满一大桌菜,傅夫人不停的给宋轻笑夹菜,一边夹一边心疼的说道:“笑笑,多吃点,你看你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“宴儿,你个大男人是怎么照顾自己媳妇的!”

    傅槿宴看了看宋轻笑已经明显有婴儿肥的脸,眉毛一挑,很明智的选择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审美观不同没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宋轻笑开心,胃口也好,对于傅夫人的热情来着不拒。

    吃完饭,本来想让他们休息,但二人都表示不累,况且这次回来也就只待几天,就要回乡下了。

    于是一个跟着父亲上楼谈心,一个跟着婆婆追剧去了。

    和傅夫人肩并肩坐着,宋轻笑正被电视里男主角的表白羞得直叹hld不住时,手机振动了一下,她摸出来瞅了瞅,眉心几不可查的一皱,又放了回去。

    傅夫人转头,刚好注意到那几个谩骂的字眼,疑惑的看着她,“笑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宋轻笑龇牙咧嘴的一笑,“没什么,妈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是个人精,哪里看不出情况,见她没有跟自己说,也隐约猜到几分。

    笑笑这是顾忌着他们吧,需要顾忌他们的事,除了愿愿那个骄纵的小丫头,还能有谁呢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无声了叹了口气,为宋轻笑的懂事与忍让,也为沈心愿三番两次的挑衅。

    她拉过宋轻笑肥嫩的爪子,爱怜的拍了拍,“要是有什么事,一定要跟妈说哦,妈一定站在你这边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亲昵的将脑袋靠过去,感动得热泪盈眶的,“妈,您真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再度将视线放回电视剧上,客厅时不时响起一阵姨母般的笑,渗人得很。

    两天时间过得很快,送走了傅夫人他们,日子也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这天,傅槿宴一如既往的来接宋轻笑下班,他坐在车里研究着股票走势图,余光瞥到欧宫越正将一个精美小巧的零食盒递给宋轻笑,手上的动作一顿,双眼一眯,周身的气压骤降。

    该死的,这个女人对别的男人笑得这么开心干嘛?

    她难道不知道,自己笑起来的时候有多么吸引人!

    而且,她不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吗!

    傅槿宴开门下车一气呵成,他迈着大长腿几步走到门口,一手揽住宋轻笑的腰,一手拿过零食盒,语气不善的说道:“欧总,我怎么不知道,你公司还有给员工送下班福利的好习惯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见傅槿宴黑着一张脸,放在自己腰间手箍得很紧,心里顿时一咯噔,这种心虚的赶脚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不对,她心虚个鬼呀?她又没有爬墙!

    她扯起一抹讨好的笑,仰头看着傅槿宴,“你来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我不来,怎么能看到欧总如此体贴关怀员工的一幕呢,真是让人感动流涕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p,她还怎么接话!

    欧宫越苦笑一声,尴尬的摸了摸鼻子,“那个,槿宴,你误会了,这个是客户送的,你知道我不吃甜食,碰巧看见了弟妹,想着女孩子应该都比较爱吃这些,就送给她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在心里冷哼一声,公司这么多女职员老员工不送,偏偏送给新来的宋轻笑,说心里没鬼谁信。

    他哦了一声,三两下拆开包装,口气阴森森的,“这样啊,我也喜欢吃甜食,正巧,我有点饿了呢,欧总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他说完,几口就把盒子里装着的高级巧克力吃掉了。

    他一使劲咬,一边恨恨的想着,竟然还送她老婆巧克力,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!

    当他是个死人么。

    宋轻笑目瞪口呆的看着剧情神转折,有些没跟上。

    “你那是什么眼神?没吃到是不是很遗憾?”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,炸得宋轻笑一下子神魂归位。

    她急忙摇头,开玩笑,这个时候敢说一个是字,指不定就横尸街头了。

    跑到老虎头上偶尔挠挠痒就行了,真要拔毛,她巨怂好不好!

    “不不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说完,就被傅槿宴一把搂住,用唇狠狠的堵住了。

    她的一张小脸顿时爆红,卧槽,大庭广众之下,就做羞羞的事,特么的明天还有没有脸来上班!

    这厮的脸皮是鳄鱼皮做的吗!

    她死命推着他的胸膛,突然认识到了一个事实:吃醋的某人太可怕了,呜呜呜!

    特么的她也很无辜好吗,她明明什么都没做,就要被人强吻!

    傅槿宴终于吻够了,放开她的小脑袋,脸色又由阴转晴,这种大庭广众之下宣告主权的事真是爽!

    他看着羞愤欲死的宋轻笑,宠溺的点点她红透的脑门,“老婆,巧克力味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滚你丫的!”宋轻笑一脚踹他腿上,转身就往停车处走去。

    被踹的某人心情爆好,这点疼痛在他眼里简直就是毛毛雨,他转过头,看着满脸复杂的欧宫越,貌似真诚的道谢,“多谢你的零食了,改天我和笑笑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欧宫越本是想拉进一下与宋轻笑的关系,谁知道,竟然被傅槿宴看见了,猝不及防的被塞了一嘴狗粮不说,还被人围观,心里的草泥马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他看着傅槿宴脸上那嘚瑟的笑,就想一拳将它打掉,在心里酸溜溜的想着:哼,有媳妇了不起啊,欺负他光杆司令一个么!

    傅槿宴心情愉悦的开着车,时不时看一眼宋轻笑,见她脸上的神色变幻莫测,一副苦恼的样子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你在苦恼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,混蛋,还不都是因为你,要死了!卧槽卧槽,我明天上班怎么见人!”宋轻笑送给他一个白眼让他自己体会。

    傅槿宴毫不在意,这也叫事么,“这有什么害羞的,这是夫妻情趣!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他开车的份上,她真想狠狠咬他丫的!

    情趣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不过,想到情趣,她就想到前几天,傅夫人他们回来的那天晚上,刷完电视剧,这个小老太太说要送自己一个礼物,偷偷摸摸的将她拉到房间,递给她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。

    在傅夫人期待的眼神中,她好奇的打开一看,顿时就羞得想凿地钻进去。

    天啦噜,没脸见人了!

    她婆婆的思想简直太开放了,她真是有点吃不消哇。

    傅夫人刚离开,傅槿宴就回卧室了,宋轻笑一个激灵,赶紧将那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鬼鬼祟祟的藏起来,又若无其事的去洗漱。

    自以为隐藏得很好的某人洗漱完毕,换好睡衣,哼着欢快的调子出来时,就见傅槿宴坐在沙发上,修长的腿叠在一起,闲适又优雅。

    然而,他手里拎着的几片布,彻底破坏了这份优雅矜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