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三章 短信轰炸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宋轻笑看着宋清蓝甩手而去的背影,一脸懵逼的咬着吸管,她这个姐姐最近内分泌失调吗?做事总是想一出是一出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这个场面,傅槿宴是喜闻乐见的,见宋轻笑呆萌的样子,猝不及防的凑过去偷了一个吻。

    人心太复杂了,就让她一直这么单纯下去吧。

    宋轻笑回过头,一脸防备的看着他,“你干嘛?小心我告你非礼!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合法夫妻,你随便去告。”傅槿宴挑了挑精致的眉头,开启了耍无赖模式。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为什么有一种跳进火坑里的感觉呢?

    这边,傅夫人挂了电话,一个人皱着小眉头想了半天。

    傅军安放下手里的报纸,无奈的看着自家这个可爱的小老太太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哎,老头,我最近总觉得这个宋清蓝有点不对劲,你去派人查查,她背后里有什么小举动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眼睛眨啊眨的看着他,似乎在说,你要是敢不去的话试试。

    傅军安摸摸她的头,叹了一口气,认命的拿起电话拨了出去,刚交代完,就见这个小太太出门去了,疑惑的看着她欢快的背影,“你去哪里?”

    傅夫人头也没回,“明天就要回a市了,我去给我的好儿媳准备礼物去。”

    这边,宋清蓝正开着车,就接到一个电话,对方礼貌中带着疏离,公事公办的说道:“宋小姐,很抱歉的通知您,您的面试没有通过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面目狰狞的挂掉电话,狠狠的把手机砸在副驾驶上。

    她上午才刚面试完,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出结果。

    以她这么好的条件,应聘一个总裁秘书还不够资格吗,一定是宋轻笑在里面搞鬼!

    哼,走着瞧!

    下午上班时,宋轻笑哈欠连天,中午被耽搁得没有睡成午觉,她坐在电脑前,小脑袋一点一点的。

    手机短信提示音突然响起,宋轻笑焉了巴几的取出手机,看见上面的内容时,瞌睡虫顿时一哄而散,精神百倍的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卧了个槽,尼玛,搅屎棍又出来耍存在感了!

    真是日子美不过一天是吗!

    只见短信上写着:贱人,别以为背后有人给你撑腰,就可以肆无忌惮,总有一天我要你跪在我脚下唱征服。

    沈心愿从昨晚回到家后就越想越不是滋味,他这个小舅舅,从前不说有多宠她吧,但也不管她,任她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自从他认识了宋轻笑,她就没有哪次在那个贱人面前占过上风了,每次都有傅槿宴护着她,就连最宠她的外婆也有意无意的向着那个狐狸精,她宋轻笑凭什么呀?

    她昨晚试探的跟傅槿宴说自己要离开,没想到他不仅没有挽留,反而劝她离开,好好和霍子桦过日子。

    珍惜想方设法都要得到的,她真是日了狗了!

    气不过的沈大小姐就开始了她幼稚的手段——发短信谩骂!

    哼,看宋轻笑还能不能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小暴脾气的宋轻笑看到这信息,头顶的火蹭蹭蹭往上冒,整个人一副要随时干架的架势。

    温雅见她刚才还昏昏欲睡,一下子就切换成怒发冲冠的姿势,关心的问道,“轻笑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被一颗老鼠屎恶心到了。”宋轻笑那个压抑得呀,都快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温雅看她的动作就猜到了什么,她是个通透的人,温温柔柔的笑道:“轻笑,老鼠屎就让她蹦跶去吧,你越理她,她越嘚瑟,觉得自己赢了。你当她不存在,她就像狠狠挥出一拳,最后却打在了棉花上。那种无处着力的感觉是很让人抓狂的,有时候呀,无为而为才是最大的作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睛一亮,像被人顺毛了,“对呀,温雅,你说得真对,我为什么要把自己放在跟老鼠屎同样的地位呢,有那个米国时间,我还不如努力工作挣钱来得痛快。哈哈,你真是我的天使,爱你比心么么哒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个小时,没人回短信,发射出去的愤怒就像石沉大海一样,沈心愿越加不甘心了,又在手机上唰唰点着。

    宋轻笑正在看公司的资料,就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闪了一下,她早就有心里准备。

    果然,又是一条骂她的短信:宋轻笑,你特么的不回消息就是个缩头乌龟!

    她在心里狠狠的吐槽:哼,你颗沈大老鼠屎!

    上班第一天总是过得很快,下了班,刚走出大楼,就看见傅槿宴的车停在外面,他姿态优雅闲适的靠在引擎盖上。

    这个举动吸引了无数花痴的目光,大家在心里不停的yy。

    看见宋轻笑那小身板,他轻笑一声,三两步走过去,接过她手上的包包,仗着身高的优势,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“我来接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感觉心里有一股暖流流过,在这种有些疲乏的时刻显得特别熨帖人心。

    她顺从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车上,傅槿宴发现她状态不佳,跟平时那个血条满格的家伙不搭,“是累了吗?看上去有点消沉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一巴掌拍自己腿上,“能不消沉嘛,今天我特么的吃多了羊肉有火没处发呀!”

    而且今天过得真特么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傅槿宴:“……”

    怪他咯?

    他尴尬的摸摸鼻子,好吧,确实怪他!

    回到家,疲惫的宋某人实在没肚子来装晚饭了,洗了个澡,就很自觉的躺在卧室的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当然次日醒来,她又是在傅槿宴这厮怀里,对此,某人已经见怪不怪了,羞涩都羞涩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习惯果然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哇!

    第二天上班,感觉时间开始变快了,宋轻笑渐渐适应了这种节奏。

    由于她的二货逗比属性,在办公室人际关系也顺起来,开始大家还会因为她的空降,背地里抱怨一下,见她工作认真,人也很好相处,渐渐的就接纳了她。

    下了班,傅槿宴开车接上宋轻笑去机场,一路上,她兴奋得没个消停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她这么开心,也很开心,还有些自豪,毕竟婆媳关系这么好的家庭,他就没见过几个。

    到了机场,时间掐得刚刚好,看到傅夫人和傅军安从出口出来,宋轻笑就飞奔过去,给了她一个热情的大大的拥抱。

    傅夫人脸上的笑容也没停过,二人姐妹淘似的,就这样手挽手边走边谈心,丢下俩父子无奈的对视一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