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二章 下次我们不约饭,谢谢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宠上天?她这个当事人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这厮是在为自己塑造一个温柔体贴的好男人形象吗?

    今天他心血来潮请她吃饭,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个目的?她竟然又傻不拉几的成了他的棋子,任他摆布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脑洞大开的宋轻笑又阴谋论了。

    她悲愤的夹起羊肉,啊呜一口咬紧嘴里。

    这厮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他以为她不知道,他最讨吃羊肉了,不然哪会这么好的心给她夹菜,她哪里不知道他的尿性。

    但大庭广众之下,她又不能怼回去,不然她估计没法活着走出傅氏餐厅。

    周围一个个看着傅槿宴的崇拜目光,她尼玛就怂啊!

    望着眼前的孜然羊肉,她像个小狐狸似的笑了笑,做戏,谁不会呀。

    看见她那狡黠的笑容,傅槿宴就知道她想干嘛,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。

    宋轻笑夹起一块羊肉,嗲着嗓子温柔的开口,“老公,这个羊肉的味道很不错哦,来,你也尝尝。”

    她宋轻笑的做人原则是有仇当场就报了,成不成功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“哦?这盘羊肉很贵的,一块一万。”

    听懂了他意思的宋轻笑顿时目瞪口呆,卧槽这人太不要脸了,又拿欠债的事来威胁她。

    她剩下一块羊肉,契约上就多加一万欠债,怎么不去抢!

    手上的筷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转了个方向,落入一张小嘴里,卡巴两下就吃掉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还在餐厅吃饭的员工,就那样呆愣愣的看着他们的总裁夫人,粗鲁的将羊肉挪到自己面前,以一种他们平生从未见过的速度,将这盘羊肉消灭掉了。

    从此,这茬事成了傅氏集团的传奇。

    傅槿宴还在一旁关怀体贴,“慢点吃,瞧你的样子,没人跟你抢,别噎着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吃肉的宋轻笑噎住了,她一边悲愤的捶自己的背,一边急急喝水。

    她哀怨的向某人投去一个眼神:您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,乌鸦嘴!

    宋轻笑心若死灰的仰躺在皮质小沙发上,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皮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下次,我们不约饭,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那约什么?”傅槿宴抽出纸巾优雅尊贵的擦擦嘴,可是从嘴里吐出来的话就那么不是味。

    “约毛线!”要不是顾忌着这里还有这么多人,宋轻笑真想路见不平一声吼呀,该出手时就出手!

    她拿起自己的包包和手机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傅槿宴见小猫咪被自己逗炸毛了,好笑的摇摇头,起身追去,路过某处,停下了步子。

    那些好奇宝宝们见自家大bss过来了,纷纷低下头,装作很认真吃饭的样子。

    透露内幕正high的陈盛丝毫不知道危险来临,还在那里一个劲的向美女们炫耀,饭都没吃几口,跟个二货小青年似的。

    冷不防的,肩头被人拍了拍,他疑惑的回过头,就看见自家bss阴森森的看着他,“陈助理,看来你很闲嘛,正好非洲有个业务即将开展,你就代表我去那边跑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陈盛生无可恋的看着傅槿宴远去的背影,和纷纷作鸟兽散的美女们,很想哭唧唧有木有。

    他使劲捏了捏自己的嘴,这个话痨怎么就控制不住自己呢,这下好玩了,呜呜呜。

    饭后,宋轻笑没再坐傅槿宴那骚包的车,害怕再引起围观。

    “我就这样散步回去吧,反正离得也不是很远,顺便减减肥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不由分说的拉起她的手就往前走,“走吧,我送你,一起减肥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是怕宋轻笑走迷路了,毕竟她是他此生见过的最会迷路的女人,不管什么导航,都拯救不了她那颗执意要迷路的心。

    没走几步,宋轻笑就在傅氏门口眼尖的发现了一个人——宋清蓝。

    咦?她来这里干嘛?

    还没开口,就见宋清蓝噙着一抹笑容,向他们走来,“笑笑,槿宴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来了?”宋轻笑挣脱开傅槿宴的大手,一蹦一跳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,没什么,就是刚好有空,来这边转转。”

    她才不会告诉宋轻笑,她是想来傅氏应聘总裁秘书的。

    宋轻笑不疑有他,傻愣愣的点头,“对了,姐姐,你吃饭了没。”

    “没,怎么,你和妹夫是想请我吃饭吗?”

    宋清蓝调侃道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见这一幕,眉头一挑,眼里划过一抹幽深。

    “好啊,不过我和槿宴才吃过饭,我请你去喝咖啡吧,我记得公司楼下有一家咖啡厅,听同事说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于是,诡异的三人组就这样浩浩荡荡的杀到了咖啡厅。

    刚坐下点好吃的喝的,宋轻笑的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看来电提示,她下意识瞅了一眼对面的宋清蓝,最终接下了,撒娇似的喊了一声:“妈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傅夫人慈爱的说道:“笑笑呀,你吃饭了没?上班第一天感觉怎么样?能不能适应?”

    傅夫人知道她在欧氏上班,宋轻笑能做自己喜欢的事,她很支持,并不非要她去傅槿宴的公司上班,安保公司个个都五大三粗的,氛围并不适合她搞创作。

    宋轻笑嘴角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,“妈,谢谢你的关心,我觉得新公司很好,同事对我也都好。我们正在吃饭,我、槿宴还有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傅夫人不着痕迹的挑挑眉头,宋清蓝怎么又跟他们在一起?

    她明里暗里都把话说得那么明白了,她还是不死心吗。

    傅夫人无声的叹了口气,都是一个家庭养出来的孩子,她怎么就这么拎不清,不像笑笑,多惹人讨喜。

    “那笑笑你们先吃,哦,对了,我和你爸准备回乡下半个月,明天下午的飞机,顺便在你们那里待两天,看看你们,给我家笑笑做点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他们要回来,惊喜的喊了一声,“妈?你们要回来了?那我明天去机场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自从傅夫人他们去市筹备婚礼了,在家没人陪她刷言情剧了,感觉还有点寂寞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宋轻笑开心的挂了电话,宠溺的刮了一下她白皙挺翘的小鼻头,“明天下班我来接你,我们一起去机场。”

    宋清蓝静静的坐在对面,看见这二人当她不存在似的打情骂俏,心里不知道多难过、抓狂,看见宋轻笑和傅夫人说话时,那亲密的样子,就想上去狠狠把电话打掉。

    饭上来时,她没吃几口就借口有事要先离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