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一章 请吃饭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槿宴眼神都没给她一个,专心开着车,“我的公司就在欧氏广告旁边,婚假结束了,该上班养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整得都结巴了,“养老、老婆?”

    可怜她一个伶牙俐齿的人最近老是结巴,她总结出了一个原因——脸皮不够厚。

    “不是吗?”傅槿宴轻描淡写的回答。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一个锋利的眼刀子射过去,“我有那么老吗?不对,谁是你老婆!”

    傅槿宴仍旧边专心看路,边逗她,“谁回答谁就是咯。”

    车里好一会没声音,在等红灯时,他偏头看了一眼宋轻笑,只见平时叽叽喳喳的她,这会沉默的坐着,低着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忘了,我们只是契约结婚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声音里有一丝沉重,她承认,她刚才被他的话撩到了,心乱跳个没停,可是那张契约时不时跳出来提醒她,要跟他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欠账一还完,他们就两不相欠,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几不可查的皱起,她这么在意那张契约,看来,他必须得做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沉默着到了傅氏财团,下了车,宋轻笑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情,一路好奇的跟着他进了这栋美轮美奂的大楼。

    助理陈盛正在大厅等着,看见他们进来了,立马上前汇报,“傅总,都已经点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视线看向宋轻笑,这个传说中的总裁夫人他有幸见过几次,傅总真是将人藏得够深呀,恭敬的打着招呼,“夫人好,我们见过面的,我叫陈盛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也点头微笑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她记得这人,不就是那次来别墅笑得跟个二傻子似的助理么。

    傅槿宴将宋轻笑一把揽过,淡淡的吩咐,“好,辛苦你了,你也下班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陈盛点点头,等他们走得远了些才跟上去。

    宋轻笑一路上看得两眼都是星星,这么豪华的装修,傅槿宴这厮真有钱,资本家都在剥削劳动人民的血汗钱呀。

    她也是劳动人民中的一员,为了报复,她决定,等会要狠狠宰他,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某人又不要脸的为自己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去餐厅的路上,不停有人向傅槿宴问好,顺带好奇的看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总裁夫人么?果真是非同一般!

    “傅总好”这三个字时不时响起,宋轻笑看得咋舌,我滴个乖乖,傅槿宴这厮到底剥削了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钱!

    “从实招来,你公司到底有多少员工。”宋轻笑一下子蹦到他面前,不忿的讨伐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了有什么好处?”傅槿宴挑了挑眉,“没有好处的事,我们这种资本家是从来不做的。”

    被人看穿了心思,宋轻笑小脸一红,尼玛这人有读心术吗?

    “想知道的话也可以,很简单,亲我一下就行,要那种法式热吻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凑到她耳边,再度不要脸的提要求。

    “哼,当我人傻吻多吗!”宋轻笑红着脸后退一步,机智如她,才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斗着嘴来到了傅氏餐厅,刚走进去,喧闹的大厅有那么一瞬间默了一默,然后大家才若无其事的该干嘛干嘛。

    只是,那乱转的眼珠子泄露了他们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傅槿宴淡定自若的拉着宋轻笑的手,坐到靠窗边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宋轻笑闻到了食物的香气,肚子咕噜的叫了,好歹没多久就上菜了。

    她有种错觉,不知道是不是这厮是总裁的缘故,他们这桌的上菜速度特别快,分量也特别多。

    她撇了撇嘴巴,哼,滥用特权的家伙!

    傅槿宴好像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,好笑的拉过她的手,用湿巾擦了擦,然后将碗筷摆放好。

    “肚子都叫得震天响了,吃吧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得,这么吵的餐厅都能听到她肚子叫,他还长了一对顺风耳是吧!

    吐槽完毕,看向桌上的菜时,眼睛骤然一亮,口水差点都流下来了,满满一桌都是她爱吃的菜有木有。

    她抄起筷子就开吃。

    餐厅里,那些傅氏的员工看见傅槿宴的动作与表情,纷纷惊讶得忘了咀嚼。

    “哇,小美,你看,总裁他笑了,他竟然笑了哎,我没眼花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我来公司两年了,特么的还是第一次看见总裁笑,神情还这么温柔。”

    那个叫小美的女人一脸哀怨的摇摇头,“尼玛公司里都是些糙汉子,好不容易有个绝色,竟然还是咱们的总裁,是总裁也就罢了,养养眼膜拜下也不错,但他整天摆着一张冰山脸,真是浪费了这副好皮囊。”

    “上次财务经理去汇报工作,出来时浑身都虚脱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总裁把他怎么了,好可怕的说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盛贼头贼脑的凑过来,插进了几位女士的谈话中,“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,总裁大人在夫人面前乖顺得像一只小猫咪。”

    他一副知道内情的八卦模样,顿时惹得几位女士纷纷偏头看向他,“哎,陈助理,你快给我们说说,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,竟然让总裁变成了绕指柔哇。”

    此时,被人称为的小猫咪的傅槿宴冷不防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宋轻笑抬起一张吃得鼓鼓囊囊的脸,口齿不清的问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感冒了?”

    傅槿宴斯文的夹起一块羊肉,仔细的看了看,“嗯,有点,某人睡相太差,昨晚抢我被子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被噎得翻了个白眼,喝了口水才顺下来,很明智的决定不跟他讨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哪知道傅槿宴这厮突然将羊肉夹到她碗里,一脸心疼的说道:“笑笑,多吃点,你看你都瘦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餐厅的氛围又默了一默,各种羡慕的眼神都快把宋轻笑淹没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额头划过三条黑线,这种人肉盾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隔壁桌,两个小姑娘的谈话声飘过来。

    “哎哎哎,你快看,总裁大人好体贴,还给夫人夹菜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总裁夫人真幸福,一定被宠上了天。我要是有个这样的老公,做梦都会笑醒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就你那副二货样,哪个好男人瞎了眼才会看上你。”

    “切,看本姑娘去给你勾搭一个,像咱们总裁大人这样有颜有钱又体贴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听着她们的谈话,抬头看了一眼傅槿宴,暗搓搓的想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