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九章 弄痛你了吗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讪讪一笑,如果抱着他的大腿跪地求饶有用的话,她绝对会虔诚的献上她的膝盖。

    她为了捍卫自己也是拼了。

    “呵,我那是随便说说的,呵……傅大爷大人不记小人过,忘了这事吧,我一定给你烧高香!”

    说着,宋轻笑转身就想开溜,却不料被人一把抓着领子提溜了起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可恶的声音在她耳后响起,“烧高香就不用了,我受不起,这样吧,今晚拜某人所赐,我吃得有点多,肚子不舒服,你帮我按摩消化下,我们就一笔购销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轻笑纠结了半天,壮士赴死般点点头,“好吧,成交!”

    傅槿宴神情淡漠的躺在床上,腰间还系着白色的浴巾。

    望着磨磨蹭蹭的宋轻笑,他顿时眉头一皱,不耐烦的催促,“怎么还不动手?难道是想通了,要选择另外一种是吗,我也不介意呢?”

    宋轻笑脚下像被502粘住了,顶着那杀人的目光,愣是以蜗牛的速度来到床边,看着他的样子,有些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“可是怎么按?”

    傅槿宴眼中闪过一抹深邃,面上又嫌弃的看着她,“这么笨,按摩都不会,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,按摩当然是要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上哪儿去?”宋轻笑一脸懵逼,她没听过这种操作呀!

    傅槿宴将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,确定她是真的不会,一副你这么笨以后谁要你样子,拿过手机,轻点几下,然后将手机扔给她。

    看到手机里的视频,宋轻笑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,跨坐那个姿势是个什么鬼?

    双手在肚子上打圈圈是在帮助消化吗?

    帮助消化的话吃点健胃消食片不好吗?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不自觉的说了出来,要捂住嘴巴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那厮优雅的翻了个白眼,“是药三分毒,要吃你吃!”

    宋轻笑在心里傲娇的一哼,劳资才没有消化不良!

    她见所有的路都被封死了,给自己做了好一番心里建设,这才认命的撸起袖子爬上床,一屁股坐了上去,开始了她苦逼的按摩生涯。

    北风那个吹,按摩那个累……

    咦?还挺押韵的!

    傅槿宴看见白皙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肚子上轻轻打着圈,却没有他表面上那么淡定,心里咚咚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吐出一口气,静静观察着宋轻笑。

    只见她很认真的按照视频里的步骤,在为自己按摩,按摩算半个体力活,她额头浮起一层薄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我力气太大,不小心摁到哪股经了?”宋轻笑发现了他的异常。

    傅槿宴轻咳一声,嗓音有些喑哑,“没有,你做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某人得到夸奖,瞬间又来劲了,继续埋头苦干,完全忘了自己刚才是多么的不情愿。

    其实帮一个大男人按摩,饶是宋轻笑脸皮再厚,再喜欢帅哥,也是有心里障碍的。

    但她自我催眠了一番,就当自己是在揉面做饼好了,很快就进入了状态。

    傅大总裁如果知道自己被当成了一块面团,心里那点小心思会不会立马偃旗息鼓?

    揉着揉着,宋轻笑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流氓”两个字还没喊出口,傅槿宴就刷的一下坐起身,一手揽住她不稳的身形,用唇封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他下意识的反应,对着这个女人,他就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宋轻笑大脑彻底死机,安在头上只剩一个装饰作用了,就那样愣住,任由这个男人非礼自己。

    傅槿宴尝到了甜头,有点控制不住自己,开始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你混蛋……放开偶……”宋轻笑终于回过神,推拒着他的胸膛,结束了这个差点让人沉溺的吻。

    他低低的出声警告:“不许再叫知道吗?再叫的话,咱们就继续。”

    闻言,宋轻笑嘴角抽了抽,气愤又害羞的翻身下床。

    “混蛋、大混蛋、臭混蛋……”她把她能想到的词小声骂了个遍,但翻来覆去都是那几个字。

    傅槿宴挑眉,作势要起身。

    宋轻笑像个胆小的兔子一样,往后蹦了一步,双手环胸,“我可警告你啊,再这样我就不干了,辞职,绝壁要辞职!”

    傅槿宴好笑的摇了摇头,淡定自若的下床穿鞋,“你刚才不是在给我机会吗?”

    “给你个大头鬼!”

    特么的真会给自己加戏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还不至于这么饥不择食。”傅槿宴边往浴室走,边给了宋轻笑一个暴击。

    卧…槽!

    他这是在嫌弃她?嫌弃她这个青春无敌美少女?

    她如遭雷击的站在原地风中凌乱,画面不要太美。

    她用被子将自己裹了个里三层外三层,这全副武装的模样让傅槿宴好笑的摇了摇头,这个小笨蛋不热么?

    她睡得这么快,心这么大,他也是服气。

    傅槿宴慢慢凑过去,在她额前印下一个温柔的吻,“晚安,我的小傻瓜。”

    确定她已经熟睡后,他轻轻将她连人带被子打横抱起,放在床上,伸手关掉床头灯。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宋轻笑睁开眼睛,就懵逼的发现自己仍然在傅槿宴那厮的怀里,一只腿还豪迈的搭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明明睡在沙发上的?怎么又跑到这儿来了?

    她有梦游症吗,应该不会呀,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呢?

    傅槿宴无辜的摊摊手,表示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想起,昨晚自己追着一双长了翅膀的大闸蟹乱飞的梦,她吃到大闸蟹的时候,口感那么美味真实,再想想自己刚才那个样子,确实是一副投怀送抱的造型。

    她的脸红了红,尴尬的收回腿,若无其事的起床洗漱,包括昨晚那些场景,她好像选择性的忘了。

    嗯,她不仅有梦游症,还顺便得了失忆症。

    挺好,挺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