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睡你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霍子桦斯文清俊的脸上闪过一抹难过,他心里很烦躁,却强忍着自己的口气哄她,“愿愿,你变了,我们结婚前你不是这个样子的,你那时候温柔又可爱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解释,不管我做了什么,但我是爱你的,不管你相不相信,我都爱你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听着他这番深情中又隐含哀怨的表白,熊熊燃烧的怒火像淋了暴雨,一下子熄灭了。

    她沉默的坐在那里想了想,好像是的,自己自从结婚后就变得疑神疑鬼的,整天控制不住想去调查跟踪他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一眯,都是宋轻笑那个该死的贱人,说什么他婚前劈腿,婚后也一定会出轨,搞得自己现在整天神经兮兮的。

    这狐狸精就是来破坏自己和霍子桦关系的。

    哼,她才不上当。

    沈心愿靠进他怀里,放软了语气撒娇,“子桦,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刚才就是太气愤了,才会那样说。”

    霍子桦也从善如流的搂着她的腰,深情的看着她,“愿愿,你放心,我既然娶了你,就一定会对你负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好。”沈心愿又被安抚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宋轻笑酒足饭饱,懒洋洋的圾拉着拖鞋上楼进了卧室,拖鞋上的兔耳朵随着她的动作一抖一抖的,分外可爱。

    傅槿宴刚沐浴完,腰间只系着一块浴巾,头发上的水没擦干,一滴一滴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俊朗英挺的五官柔和了很多,抿着唇,看上去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宋轻笑乍见这副美人出浴图,双眼秒变星星眼,视线像光一样,上上下下的扫描。

    用她的话来说,这是对人体艺术的纯然欣赏,不带一丝龌蹉。

    不过,大哥,你这么奔放你麻麻知道吗!

    你洗了澡不穿衣服就出来了,也不怕人觊觎你的美色吗!

    宋轻笑突然想起那天在商场里,摸在他身上那美妙的触感,开始神游太空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一副“我只是研究下你身上肌肉”的眼神,好笑的摇摇头,拿起毛巾就开始擦头发。

    宋轻笑看见他利索的动作,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但就是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当她的视线落到他拿着毛巾的右手上时,突然脸色涨怒,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傅槿宴不明所以的看着她突然变脸,这丫头刚才不是还研究得好好的吗?

    他还打算继续牺牲自己,成全她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一副被人欺凌了的模样?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还有脸说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三两步走过去,双手叉腰,仰头看着他,一副劳资很生气劳资需要解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刚才吃饭的时候,你不是说你的右手受伤了吗?这下怎么擦得这么6?”

    她突然想到什么,双眼蓦地瞪大,不可置信的指着他,“好哇,你耍我,我想起来了,你那个时候明明是用右手搂着我,左手挡住车的,要受伤也是左手才对!”

    傅槿宴好看的双眸中终于闪过一丝笑意,这个小笨蛋,现在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薄唇轻启,“逗你玩!”

    宋轻笑表示她现在手很痒。

    尼玛这不是她前一刻才说过的话吗?现世报竟然来得这么快!

    还有,这个混蛋,耍她很好玩吗?

    天知道,她听到他的手受伤时多么紧张与愧疚,尼玛她被人卖了还在为他数钞票啊摔!

    傅槿宴这厮有毒啊有毒!

    资本家果然都是万恶的,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,我的手没事,我这么做只是想让我妈更放心一些,今天吃饭的时候,我听到拍照片的咔嚓声了,你说,这代表着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好好想想,我妈一旦真的对我们放下心了,后面是不是就不会看这么紧了?你也更自由了,不是吗?”

    他循循善诱的语气与表情,活像一只诱哄小白兔的大灰狼。

    宋轻笑听到被偷拍时就竖起了耳朵,此时已经完全相信,他这么做是真的想让傅老夫人放心,傻愣愣的点点头,“对哦,等你妈妈放松了警惕,我们就可以不用睡在一个房间了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眸色一深,很好,这个女人时刻都想着离开他,那么,他更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,以后这类事我们只要多来几次,并且每次都要想办法让我妈知道,那离你心里的愿望就更近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想到以后自由的样子,头点得更厉害了,天知道,她多喜欢一个人在床上打滚。

    but,她怕被傅槿宴看见她那副放飞自我的二货模样,毒舌的打击她。

    宋轻笑想到什么,开始理直气壮的提要求,“今晚你睡沙发,我睡床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沙发太小,容不下我。”刚刚说话还带着商量口吻的傅槿宴毫不客气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你睡地下,我睡床!”宋轻笑还在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我拒绝,地下太硬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快要给他跪了,这大爷真难伺候,她可以罢工吗?

    可是她一想到自己欠他的那些钱,就捶胸顿足,皱着一张小脸没好气的问,“这也不行那也不行,那你想睡哪里?”

    “睡床!”傅槿宴直勾勾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what?

    宋轻笑瞪大眼睛看着他,一副呆愣愣的模样。

    卧槽,傅槿宴这丫的还有没有点下限,这么直白粗鲁的话都能说出口,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有为青年,三观怎么如此不正,况且他们只是协议结婚好嘛!

    傅槿宴抬起他的大长腿,往前跨了一步,迅速拉近两人的距离,低下头,暧昧的说道:“你说过的话,这么快就忘了吗?”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喷在宋轻笑的脸上,挠得她心里痒痒的,某人被他超高的撩妹技巧弄得脸色爆红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已被他磁性低沉的嗓音苏得当机,完全没法思考,结结巴巴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说过什么了?”

    傅槿宴轻轻一笑,俊朗的脸上一片无辜,“咦,今晚某人不是还在那里豪言壮语,让我今晚等着你吗?我信了你的话,刚刚还去特意洗了澡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可以骂人吗?

    p智商下线害死人,她得去喝点六个核桃!

    “你绝壁听错了,我没说过这样的话。”她开始耍赖。

    “非要我把录音放出来你才肯承认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顿时如遭雷劈,特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!

    这种事他都还录音,果然是资本家,一点亏都不吃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