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六章 不请自来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只是这哐当之声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她抬起头,腮帮子塞得鼓鼓的,好奇的看着傅槿宴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在干嘛?

    他左手夹起排骨,似乎不太熟练,排骨哐当一下落到了碗里,反复了好几次,愣是没吃上,英俊的眉头狠狠皱着。

    她在一旁看得心焦,美食当前却不能吃的感觉她太了解了,挠心得很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用左手?之前也没发现你是个左撇子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想开发一下右脑?平衡一下自己的脑子?”

    傅槿宴脸色一黑,你才需要开发一下自己的脑子!

    这女人的脑回路这么奇葩,当属他见过的人中之最。

    他没好气的看着她一鼓一鼓的腮帮子,动作跟个小仓鼠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没发现我的右手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啊咧?他下午不是都还好好的吗?怎么突然就受伤了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宋轻笑脑中突然闪过下午他救自己的一幕,可是不该呀,对方只是个自行车,要是辆摩托车她都觉得没毛病。

    她看着傅槿宴多次奋战都没吃上一口的样子,心里突然一软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宋轻笑夹起排骨,还顺带张开自己的嘴,像喂小孩子那样,啊了一声,示意对方张嘴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那傻不拉几的模样,莫名的心情超好,很是从善如流的张开嘴,就着筷子就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于是,客厅里就出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那个,我要吃那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,有大蒜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咸,给我点汤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像个打仗的小兵似的,被他指挥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傅槿宴就只用动动嘴,就有人把食物呈上来,这种感觉,不要太美妙。

    做饭阿姨在一旁暗自开心,少爷和夫人这么恩爱,老夫人知道了一定很开心。

    她偷偷摸摸的拿出手机,选了一个隐蔽的角落,咔嚓一声。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一挑,察觉到了什么,没有告诉宋轻笑,仍旧继续着,一个喂得不亦乐乎,一个吃得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终于,在傅大爷高冷的摇头表示拒绝后,宋轻笑开始狂往自己嘴里塞,刚才只顾着给他喂饭,自己快饿死了有没有。

    她下午一回来就做饭,刚才就吃了块小排骨,喝了一口汤还喷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看着她这副小猪拱食的样子,粗鲁却可爱,心里软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宋轻笑吃得正high,就有佣人来报,说沈心愿和霍子桦来了。

    傅槿宴仍旧坐在主位上,屁股都没抬一下,看着不请自来的两人,淡淡的点头,“坐下一起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他又吩咐佣人将桌上的菜扯下去,上几个新菜。

    开玩笑,宋轻笑亲自给他做的菜,哪能让别人吃,看一下都不行。

    沈心愿一手挽着霍子桦,笑脸盈盈的走上来,递上一个高档礼盒。

    漂亮的盒子上印着世界闻名的英文,简直要闪瞎人的钛合金狗眼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这是我下午跟子桦逛街时买的领带,是你最喜欢的款式,是我的一片心意,还没祝你新婚快乐呢。”

    她特意强调了“最喜欢”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款领带我挑了好久,售货小姐说这是全球独一无二的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说到独一无二时,向宋轻笑丢去一个不屑的眼神。

    似乎在说:这么贵的东西,你个穷逼绝对买不起。

    宋轻笑接收到来自沈心愿的挑衅,立马坐不住了,她这个小暴脾气哟,不怼回去心肝脾肾都疼得慌。

    沈心愿突然变脸似的,可怜兮兮的看着她,“小舅妈,你这么生气的站起来,是不欢迎我们来做客吗?”

    宋轻笑看了看傅槿宴,见他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不说话,一双眼睛深邃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她将心里那股火强压下去,算了,看在傅槿宴的面子上,她不跟这个幼稚的讨厌鬼一般见识。

    她心宽体胖,宰相肚里能撑船。

    宋轻笑慢吞吞的坐回去,扯出一抹假笑,“你说的这是什么话,小侄女,我只是想去看看厨房菜做好了没,毕竟不能怠慢了客人。”

    沈心愿神经兮兮的自言自语,“我还以为某些人要将我们赶出去呢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总有些人看不清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尼玛我忍!

    “总想着鸠占鹊巢,霸占别人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宋轻笑唰的一下看向她,“小侄女,你是在说你自己吗?我好怕怕呀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狐狸精就是不要脸。”沈心愿顿时气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太对了,小侄女,某些狐狸精就是不要脸,鸠占鹊巢,你说是吗?”

    她意味深长的说道,继续狂补刀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菜端上来了,宋轻笑计上心来,开始了她的秀恩爱模式。

    她不顾对面坐着的两人,自顾自的夹起一个麻辣虾仁,亲昵的凑到傅槿宴身边,“老公,这是你最喜欢吃的虾哦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一脸黑线,这明明就是她最喜欢吃的吧。

    他看着宋轻笑一副你不吃就死定了的样子,配合着张口。

    “木啊,老公真好。”宋轻笑见他如此配合,豪迈的在他俊脸上附赠香吻一枚。

    见傅槿宴眼神深邃的看着她,她硬着头皮又夹了块回锅肉。

    “老公,这也是你喜欢的哦。”

    望着面前油腻腻的肉,傅槿宴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,无奈的吃下,真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跳。

    “老公,还有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很好吃,你尝尝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沈心愿看着这两人当他们不存在似的秀恩爱么么哒,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她拿着一双筷子在碗里狠狠的戳戳戳,面前的菜压根没动,尼玛她心塞呀,哪里吃得下。

    当然,吃不下饭的不止她一人。

    霍子桦在一旁默默的坐着扒饭,余光瞥到这辣眼睛的场面,心里针扎一样疼。

    宋轻笑夹菜的间隙,看见沈心愿脸色都要黑成锅底了,乐得想打滚,谁叫她就是这么有仇必报呢。

    “小舅舅,我想回市,这里待不下去了。”沈心愿再度不死心的开口。

    她没说待不下去的原因,在场的哪个不是人精,哪里不清楚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傅槿宴用纸擦了擦嘴角,淡漠的看向她,“你们回去也好,免得在这里闷出病,回去就和子桦好好过日子,子桦也是个不错的人,相信他会对你好的。想方设法都要得到的人,既然得到了,就好好珍惜,等到后悔时就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