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章 口是心非的男人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她这才如梦初醒,“哦哦”了两声,看了眼脸色怪异的傅瑾宴,这才笑着摇了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人刚想说些什么,一直沉默的傅瑾宴突然将宋轻笑从他怀中扯出,双手握住她的肩膀,声音里都带着低气压:“没事?”

    宋轻笑这个反应慢半拍的,还没察觉出他有什么不同,乖巧的点着头:“我确实是没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宋轻笑!”

    傅瑾宴突然大声的叫了她一声,她不解的揉着耳朵,语气也变得有些冲:“我又没聋,你那么大声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多大的人了?看路都不会吗!还没事?你非要躺在路上动不了了,这才叫有事?”

    傅瑾宴突然开启怼人模式,宋轻笑一时没反应过来,睁着双大眼睛看着他,只觉得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她还没回击,他却又继续道:“你长这颗脑袋只是为了显高?你是不是出门从来都不带脑子?”

    宋轻笑皱着眉,这是什么打开方式?她是被当众训斥了?就这么突然之间?

    “你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啊!”宋轻笑气急。

    “嫌我说话难听?那你以后就别这么冒失。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互怼了起来,那对练习自行车的父女完全懵逼了。

    趁着两人吵嘴的间隙,小姑娘父亲连忙见缝插针:“这位先生,这件事情真怪不得这位姑娘。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,既然带着孩子练习自行车,就应该时刻跟在她身边才对。不然的话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了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你还好吗?”中年男人关心的目光再次看向宋轻笑。

    她回望向小姑娘的父亲,呆愣着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小姑娘父亲又看向傅槿宴,一脸的战战兢兢,生怕他说出什么责怪的话来。

    傅槿宴却什么话也没说,直接转过身就走人了,夹杂着一身的怒气。

    宋轻笑莫名其妙的盯着傅瑾宴的背影,白眼都要翻上天了,这男人到底是在干嘛?一惊一乍就算了,现在还要无缘无故的发脾气吗?

    中年男人却在宋轻笑的身边歉意的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姑娘,害你和你男朋友闹矛盾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中年男人又继续说道,这回脸上带了点笑意:“不过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别往心里去,他那是太害怕了,担心你才说的气话。”

    “气话?”

    宋轻笑冷哼,这是气话吗?

    这明明就是他们俩的怼怼小日常啊,不过她也懒得和中年男人解释,愣着没搭腔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没有看到,你男朋友刚刚跑过来的那瞬间,当真是快的要飞起来,生怕你被撞到了。要不是我亲眼所见,我都不能相信,能有人跑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即便中年男人的描述有些夸张,但是回想起傅瑾宴刚刚冲向自己的那瞬间,一直规律跳动着的心脏,突然有了加速的迹象。

    宋轻笑正兀自想的出神,感受着自己内心的波动与不安,就感觉手臂被人从后面扯着,有点别扭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回头一看,发着脾气走掉的傅瑾宴不知道什么时候,又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仍郁结着,拽着宋轻笑手臂的力量却很温和,兴许是感受到宋轻笑打量的目光,自顾自的解释着,却摆脱不了不打自招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你别多想,我只是担心你脑子不够用,找不到回家的路罢了。”说着,便不由分手的牵起她走了。

    宋轻笑被动的跟着他走,乖巧的没有挣扎。

    她抬起脑袋,仔细打量他的脸色,看着他别扭的表情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还真是口是心非得厉害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一路手牵着手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虽对于下午发生的事情存在诸多疑虑,但宋轻笑不想破坏了两人和谐的气氛,便生生将肚子里那些疑问都给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,有些话,一旦问出口了,就都变了。

    刚回到别墅,宋轻笑想着下午傅槿宴护着她的举动,觉得有必要感谢一下他的“救命之恩”,虽然她被莫名其妙的怼了一顿。

    but,她大人不计小人过。

    她偷偷摸摸的来到厨房,叽叽咕咕的跟做饭阿姨耳语一通,一张脸上都在放光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傅槿宴在不远处瞅着她的举动,无奈的摇摇头,这个小家伙又想整一出什么剧?

    他将外套脱下,上楼处理事情出去,人不在公司,但该他拍板的文件一个没落下。

    傍晚,佣人来到书房请傅槿宴下去吃完饭。

    他刚走到餐厅,就看见餐桌上摆着好几道菜。

    宋轻笑笑嘻嘻的坐到他旁边,殷勤的看着他,一脸求表扬的样子,“这些菜都是我做的,怎么样,看起来是不是很有食欲?”

    某人绝口不提浪费多少食材的事,也不提做饭阿姨被她急得快心肌梗塞的事。

    傅槿宴狐疑的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无事献殷情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尼玛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,这丫的是话题终结者吗!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忍住将菜扣他脸上的举动,拿起筷子夹了一个糖醋排骨,放到傅槿宴碗里。

    “尝尝这个,傅大侠的救命之恩,小女子无以为报。”

    傅槿宴眉头一挑,眼中的戏谑一闪而过,但某个神经大条的人压根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所以一顿饭就打发了我?”

    得,顺杆子往上爬您是第一人,她水土不服就服你。

    “那您还想怎么着?”宋轻笑看着自己做的菜,是不是美食还有待考量,但她非常有成就感,砸吧了下嘴,舀起一勺汤喝着。

    “以身相许!”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

    幸好傅槿宴在部队里待过,闪得快,不然就成落汤鸡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你……”宋轻笑刚想说想得美,突然想起了家里还有其他人。

    貌似她贴心的好婆婆特意安排人来照顾他们的,当然了,也顺带汇报下他们的情况。

    她顿时话锋一转,完全不过脑子豪迈的大吼一声,“你今晚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的视线不经意瞥见佣人们低着头,肩膀一耸一耸,想笑不敢笑的样子,一下子明白过来,小脸爆红。

    天呐,她都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尼玛她的羞耻心呢,赶紧在地上找找,看还能不能拾起来。

    相信要不了明天,她这番豪言壮语就会一字不差的落到傅夫人耳里。

    她婆婆不会嫌弃她太奔放了吧?

    宋轻笑不敢再看他们的样子,默默的缩着头,还是吃饭吧,这样也好堵住自己没把门的嘴巴,忽略了傅槿宴眼中一闪而过的幽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