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四章 姑娘,你没事吧?

作品:《无限婚契,枕上总裁欢乐多

    傅瑾宴又重提步子走了起来,只是速度比之前缓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宋轻笑也蹦累了,倒退着走在傅瑾宴的前面。

    她少女般的背着手,脸上的笑容带着几分柔和:“我之所以上h大,也是因为bss是那个学校毕业的。算起来,他也算是我的学长了…”

    突然被男人伸出的大掌捂住了嘴巴,她还未说完的话都被顺势咽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她睁着双大眼睛无措的看着他,他却用另一只手将人扯到身侧控制住,沉声道:“你话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宋轻笑还想反驳继续说。

    傅瑾宴一瞪眼,言语威胁:“不要逼我说那句老掉牙的台词。”

    啥老掉牙的台词?

    她正转动着大脑想到非常起劲,见傅瑾宴全神贯注的将目光集中到她的唇上,立即反应过来是哪句台词了!

    不就是那句:男人总会有办法让女人成功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她连忙捂住自己的嘴,一脸警惕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该死的傅瑾宴,一天到晚就只想着占她便宜,过分!

    见宋轻笑终于安静下来,傅瑾宴才重提脚步走起来,只是胳膊却懒懒的搭在她的肩上,不收回去了。

    她一路捂着嘴巴警戒的盯着他,抖了抖肩膀,沉的有点疼,这才气鼓鼓的松开捂在嘴上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手移开啊!很重好不好!”

    傅瑾宴懒懒的看她一眼,唇角一咧,还相当之站着说话不腰疼的,反手捏着她的下巴道:“我无所谓啊,重的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这说的是什么话?宋轻笑狠狠地瞪着他,男人却完全无视。

    无视她是吗?

    宋轻笑嘴角突然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,我看你再欺负我!

    她突然一个埋首,牙齿准确无误地咬在了傅瑾宴的手背。

    他吃了一惊,下意识就要收回手,依偎在他怀中的宋轻笑也被顺势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隔着离傅瑾宴有着一段的距离,嘴角噙着笑容,还颇为满意的抹了抹嘴角,迎接着他愤怒的凝视。

    “你突然咬我做什么?”他咆哮着朝着她怒吼。

    宋轻笑无所谓的耸耸肩,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:“反正痛的又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还俏皮的吐了吐舌头,俨然一副胜利者的模样。

    傅瑾宴揉着被咬痛的手,眼睛盯着她,脚步朝着她的方向移动,作势就要去捉住宋轻笑。

    她见形式不对,立马撒腿就跑,还非常放肆地边跑边回头吼道:“想抓我啊?没门!”

    傅瑾宴跟着追在她的后面,见她迈着小短腿、挥动着胳膊,跑的异常吃力又欢脱,那脸上的笑容带着喜悦与孩子气,也非常配合的慢慢跟在后面追逐。

    嘴上还非常配合的叫嚣着:“你有本事别跑啊,你看我能不能抓着你!”

    宋轻笑笑着回头,哼哼:“你当我傻啊?你要是不追我,我能跑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跑,我就不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孩子气的,在热闹的闹市区玩起了你追我赶的游戏,明知幼稚至极,傅瑾宴却甘愿配合。

    他控制着自己奔跑的速度,大概只用了平常速度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不疾不徐的,既不能抓到宋轻笑,也不至于落的太远,让她看出了破绽。

    倒是宋轻笑自己,渐渐的跑累了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她苦着一张笑脸,气喘吁吁的回过头看着傅瑾宴:“我们…我们和解…和…解怎么…样?”

    闻言,傅槿宴蓦地停住脚步,冲她比了个k的手势。

    相比起她的上气不接下气,他却和先前并无什么不同,脸不红气不喘。

    两人离着有一小段距离,宋轻笑累的弯腰撑在膝盖上休息,实在是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见状,傅槿宴只能慢慢朝着她靠近。

    他偏头看向一方,突然脸色一变,一个健步飞驰着奔了出去!

    “宋轻笑!”

    宋轻笑眼见着傅瑾宴突然飞奔了起来,又突然被叫到名字,一脸懵逼的回望着,正火速奔往自己所在位置的男人。

    心里却有了别的疑思:奇怪,跑这么快的人,竟然一直都追不上自己?

    她还没从疑惑中得出答案,已经被突然飞奔过来的傅瑾宴一把扯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脑袋直接撞上他结实硬朗的胸膛,宋轻笑迷蒙的脑袋被撞得更晕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有些紧张的问道,声音中都不禁带着几分颤抖。

    到底是发生啥事了?傅瑾宴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?

    难道…刚刚有失控的小车朝着自己冲来?又或者是,超重的大货车急速狂奔朝她而来?

    她后知后觉的有些惊恐,配合上傅瑾宴夸张的行为,以及一直狂跳不止的心脏跳动声,她总有一种自己刚刚和阎王爷擦肩而过的错觉!

    “傅瑾宴,到底怎么了?”她再问了一次,可是傅瑾宴却依然没有给她任何回复。

    宋轻笑窝在傅瑾宴的怀里,越想越觉得可怕。

    她转动着脑袋,慢慢的,慢慢的将视线投放至四周,还非常担心见到血腥场面,而半眯着眼睛。

    可待她看清楚周遭的一切,瞬间就想骂娘了。

    她见傅瑾宴把气势搞的这么大,她还以为多大个事情呢!

    不说像电视剧里面那种,很多辆小车连环相撞的惊悚画面,至少也是有一辆小车快要撞上而紧急刹车的画面吧?

    谁知道啊,真正入眼的,却是一个小姑娘骑着的自行车,车头被傅槿宴一只手给控制着的画面,和她大脑中想象的画面完全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她被眼前的场景搞的有点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而被拽住车头的小姑娘,明显被吓得愣住了,目光呆滞,跟傻了一样。

    小姑娘的后面还跟着一个中年男人,看面相,应该是小姑娘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小颖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唤做小颖的姑娘仍然还在蒙圈中,只傻愣的着看着傅槿宴,嘴巴张成一个圆圆的型,迟迟呆愣着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她的爸爸扶着她的肩膀,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,确定没什么问题以后,这才将目光投向面前相拥着的一对男女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傅瑾宴,又看了眼抱在他怀里的宋轻笑,谁是“受害者”,情况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歉意的笑着,朝着宋轻笑说道:“姑娘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宋轻笑却在想别的事情,根本没听到小姑娘爸爸关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姑娘?”中年男人又耐着性子叫了一声,碍于傅瑾宴的脸色太过于阴沉吓人,他只能一直试图与宋轻笑沟通。